师父从死亡线上把我救回来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我是九六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在近二十年的风风雨雨中,要说的事儿很多,对师父的感恩无法用语言表达。下面把师父从死亡线上把我救回来,我闯“病业”关时的教训及体会写出来,愿对同修有所帮助,让师父少为我们操心,少为我们承受。

一、念不正招来的祸

那是零九年夏天,一位老年女同修得了淋巴癌,在天津手术康复后,来我家说了此事。不长时间,我就突然发现我左乳房上有个核桃大小的包,她一摸说:“都这么大了!”我说:“没事儿,大不了我也去你住的医院弄掉它,之后到大连侄女家住几天回来,谁也不知道。”说完后,觉得这念不对,就发正念否定它,几天后包就没了。但过了一些时候,在左乳房的下面又出现一个包。也没引起我的重视,心里想:我修大法了,有师在有法在,不会有什么事儿!认为修大法就上了保险了。结果我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包越长越大,后来到了二零一三年就天天流血。

二、没有及时曝光邪魔,酿成大祸

我在病业假相愈演愈烈的情况下,也没有找同修交流,在法上提高,曝光邪魔;而是用人心对待:反正不影响做“三件事”和正常生活;面子心作怪,我是老弟子了,出现这样的状态多丢人;自以为是,觉得就是与同修说了,能解决啥问题?怕心,怕对大法有影响,怕失去生命……正因为有很多的人心作怪,我的病业假相越来越严重:开始是扶着墙一步一步挪到附近商场讲真相救人;后来走不了了,女儿、儿子换班拽着我每天去商场讲真相;再后来,拽着也走不了了,孩子就开车送我到商场,讲完真相再送我回家。

就在二零一五年大年刚过,我就一步也走不了了,再也没有下过楼,不能出去救人了,生活也不能自理,我痛苦极了!

三、走了常人的路更是祸上加祸

就在二零一五年正月,我一步都不能走的情况下,才引起我的重视:旧势力真狠啊,不但不让我救人,还要置我于死地。怎么办呢?我当时心态很不稳,就想用常人的办法,住院看看我的腿怎么了,用点药好了就行了呗,这关就不过了。结果在住院的几天里,本来高压一百三十,后来就增高到一百八十,吃什么药也下不去;原本面貌端正的我,几天后就嘴歪眼斜,饭也吃不進去,往外流;腿不但一点没好,还多了其它毛病;另外更可怕的是,医院告诉我是乳腺癌晚期,扩散到全身,只能活两个月了!

真是祸上加祸晴空霹雳,弄的家人、朋友都心神不宁,一时间阴云笼罩着我的家庭。病业的折磨,我也一度出现放弃生命的想法。

四、慈悲的师父点化我,救了我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很多同修纷纷去医院和我交流,切磋,我在法理上有了提高,心性也开始转变,我之所以这样,是走了旧势力的路,没有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才如此的迫害我,我悟到来医院这正是上了旧势力的当了,一个神怎么能找常人去治病呢?多住医院一天,就离师父远一天,离法远一天,离整体远一天,离同修远一天,就没有我的活路了!

同一天,我做了一个梦:坐车旅游,游山玩水,回来时,车开走了,我没赶回来;去车站坐客车,一转身同伴就不见了,只剩下我一人,那孤独可怕的感觉,真是无以言表啊!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必须放下常人的执着,在常人的路上多待一天都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为我的承受。想起慈悲伟大的师父,我泪流满面,悔恨交加,我真是不争气啊?我还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吗?就这样怎么跟师父回家?

由于痛苦的折磨,我的精神压力很大,正念一再不足,多次有放弃生命的想法,只因为太痛苦了。还是师父及时的唤醒我,在一周内就四次把《洪吟》中的法打到我脑海里,每次都是凌晨四点左右:第一次是“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时隔二天又打给我“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2],我在梦里接出了后二句。又隔二天是“了却人心恶自败”[3],最后的一次是“众生切莫急 神佛已在笑”[4]。师父第一次把《洪吟》的诗句打给我,我知道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跟师父说:“师父啊,我错了,我怎么能放弃自己的生命呢?那不是旧势力想要的吗?是旧势力高兴的,可是却伤透了师父的心,慈悲的师父怎么伤心也没放弃我,我真后悔啊,请您放心,我要奋起直追,抓紧师父的手,往前走,不回头,我要跟您回家!”

五、提高心性,闯过二次难关

第一关就是出院。孩子不同意,医院更不同意。怎么办呢?一边求师尊加持,一边发正念解体把我困在医院迫害的旧势力及黑手烂鬼,同时每天都有同修来看我,帮我发正念。大家轮班帮我解体邪恶,保持每天都有同修陪伴我。在师尊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孩子们的态度缓和了,于是我就坚决的表态:“再不让出院,我就不吃不喝,你们看着办吧!”于是当天就办出院了。

第二关是是否吃药的问题。出院时开了三千多元的药,我是百分之百报销,医院就使劲给我开。儿子怕我不吃药,就嘱咐保姆,规定每天吃药时间,种类,写在笔记本上,每天他们要检查。我要求保姆配合我,保姆怕担责任不敢,我就说:“我给你写个字据,不吃药是我的决定与你无关。”她才同意。二天后协调人来看我,谈了自己的体悟,就是这样瞒下去,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再说怕孩子不高兴,不也是对“情”的执着吗?我觉得有道理,应该用法理来衡量,决定跟两个儿子公开谈明白。我还是求师尊加持,让同修帮助发正念。

我与儿子谈论一个多小时,他们出于孝心都不同意,都哭着求我,我们娘仨哭了一阵,我跟他们说:“儿子啊,你们的孝心不但我知道,单位、邻居都知道,你们是妈妈的骄傲,是孝顺的孩子,从不惹妈妈生气。修炼大法,被非法打压后,你们承受压力,还是支持我,妈妈感谢你们,妈现在的病业都是假相,都是我心性上有问题,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大法是好的,不修大法就没有你妈我啊!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管着我,你们尽管放心,什么事儿都不会有。妈妈的个性你们也知道,什么事都是自己说了算,我这辈子最开心的就是选择了修炼之路。不管遇到什么大风大浪,就是没后悔过。你们就让我走我喜欢的路吧,一切交给我的师父,去留由师父说了算。不管后果如何,我不怨你们,你们支持我修炼也是积了德了,对子孙后代都有好处。如果非让我吃药,就是走了常人的路,常人就是应该生老病死的,那你们就没妈了,那是一定的。”儿子止住了哭,大儿子还没等开口,老二就说:“哥,别说了,就让妈走自己选择的路吧,要不咱俩会后悔一辈子的。”就这样,过了第二关。

在一粒药没用的情况下,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好,特别神奇的是,在我胳膊不能动的日子里,法轮一直给我调整,左三圈儿,右三圈儿的转,我的胳膊在均匀的画圈,不紧不慢的,常人都看得出来,儿子说,我也学学怎么转,他的胳膊怎么也转不出我的状态来,他不停的说:“真神了,真神了!”二十多天胳膊痊愈了,法轮也不来调整了。更神奇的是我现在能坐起来了,扶着椅子在客厅里走个五六圈,能在餐桌前与家人一起吃饭了。亲戚、朋友无不称奇,没有不赞叹大法好的!尤其是儿子。

回想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回来这大半年的激烈闯关的日子里,整个过程都离不开师父的保护,每当我遇到难关过不去时,困惑时,解不开时,迷茫时,师父都安排同修及时来帮我,明晰法理,在法上解开心锁,冲出迷茫,闯过难关。我已深深的体会到在大法的整体环境中得到师父的保护、加持的幸福。借此我也告诫同修,当身体出现不适或闯病业关时一定要正念正行。

1、要及时向内找,及时和同修交流,不能人为的滋养邪魔。

2、敬师敬法、信师信法是根本。(信师信法有时还是停留在口头,在具体事上有打折扣的时候,一思一念,时时事事都要看自己是否信师信法,是否在法上。)

3、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分清哪个是师父所要的,就是按师父的要求做,不是师父所要的那一定就是旧势力安排的,坚决不要、否定。

4、在闯病业关时,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向内找、同修交流、(看明慧文章、同修当面交流)都要做。要统筹安排好,不可偏废。

5、要有自信,珍惜生命,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无上荣耀的自豪感,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缔造的特殊生命,谁也动不了,邪魔烂鬼什么也不是,只有在法中才能保持正念。

点滴体会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最后叩拜师尊,感谢师尊给了我新的生命,也感谢帮助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大法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