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现在感到很难精進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在这里是想跟大家交流一下最近的学法体会,希望能给同修们尤其是对“修炼如初”[1]感到困难、很难精進的同修一些启发。

得益于大法,我曾经在修炼中有过一段突破,我发现自己逐渐能够对很多问题一目了然,很多问题可以一针见血的看清,觉得自己变得很有智慧,也自信满满。在人中的专业上也有不少突破。当然通过法理打开专业的水平,我还领悟过更多,也让我坚信大法帮助神韵很多孩子们在短时间内达到世界水平,是绝对有可能的。

当然,这并不是我这篇文章想交流的主要话题。我想交流的是,我在这个过程中,在和同修做项目当中,媒体也好、其它环境也好,我觉得很多问题好象都能看的挺清楚,比如这个学员是什么状态、那个学员误在哪里了,项目要怎么做怎么做才行,为什么他们不这么做呢?从而会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自己在修炼中呢,也逐渐形成了一些对修炼的“经验”,比如碰到问题,我觉得用自己从大法中得到的智慧就可以化解,我自己觉得好象懂得大法修炼怎么修了。

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我开始经营自己觉得对的事情。有时学法、炼功放松,也觉得没事,自己有正念,不怕。但是我发现不知不觉中,越来越不对劲,想问题越来越常人化,碰到干扰,自己还觉得用自己的修炼经验就可以解决,但是逐渐思维上就解决不了了,很多问题穷尽了自己的智慧也做不了了,这时候还想不起来学法。而且这时候的状态也已经是学法不怎么多,也不爱炼功。有时也觉得内心总在矛盾中,大法那面要坚持,人中这面受不了;人这面要坚持,就好像常人了。

我碰到了魔难,自己执意要按自己想的办法解决,但在同修努力的劝说下,我才勉强去学法,准备学完法后再按自己想的去做。但是我只学了十五分钟左右,解决不了的问题和干扰一下子解开了,我原本的想法已经被证明错误了。我才意识到该学法了。

我第二天翻开《转法轮》,新的《论语》当中开篇第一句:“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2]将我点醒:你再觉得你看的对,你的智慧大,比起大法来说,啥也不是。你的一切都是大法造的。我又悟到,我以为自己看的对,我分析的透彻,很多时候,是我拿自己人中的观念来认识法的,潜意识中有显示自己、标新立异、看不起别人的东西在,保护着对名利情的执着,慢慢觉得自己的认识对,别人都不对,而且越来越不想约束自己。师父的话对我来说,点透了我在人中形成的思维系统,包括我对名利情的各种执着心,都是在“排神”的社会中形成的,和真正大法要求的信神的社会中的观念完全不融合的,逐渐会变的自大而狂妄,因为那里面只有“自我”的意识,思考问题中,是不会考虑到比自己境界更高的生命的,没有高于自己境界的一切考虑的。

因此我一下子明白,无论我认为自己看的多么对、多么准,我统统要放下,从此,倒空我一切之前的观念,包括对大法修炼认识的所谓“经验”的观念。那只是那一个时期那一个层次中的认识,也不应该长期执着。从此我只把自己的容器倒空,只装大法,要求自己尽量同化大法。真的在法上,你还有什么问题呢?就没有了。有了这种认识的时候,我发现我连以前不知道该怎么放下的那些执着好象都容易放下了,因为不放掉这些,我就无法将大法装入到我这个容器当中,旧的观念、执着占地方。就好比一个宫殿,里面都是旧货,装的很满,旧货不搬出去,新的宝藏就无法装進去。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很多知识分子,不要把自己在人中形成的科学社会中造就的分析事物的学术观念看重,那个都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在“排神”基础上的观念。我们有很多同修、包括我自己,用了理论学习的思维学法,就可能会出现法理说的很溜,但并不一定我们真的认同或去实践,只是学理论而已。

我想到“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2]就觉得任何其它的思维观念、还有人中执着的东西,都无法比拟,非常快就感到求法心切和大法的威力把很多常人心都抑制住了,主观强烈的愿望要学“创世主的智慧”[2],体会到真正学大法的感受。以前觉得自己还是有所保留,有常人心不愿意放下,所以空间场也不清。这段时间每天一讲、两讲的学法,都觉得不够,而且感到能量特别大。自己抑制常人心的能量也变强了,由此也悟到,如果通过学法我们能抑制住自己的常人心,这个能量打到体外来,就能对常人不好的思想起到抑制作用,对救人的效果是很有好处的。萌生了为了救好众生,我得有更强的抑制常人心的能力,将自己纯净下来。短短两、三天,我就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师父说过:“人家也跟我说:你叫他们修的也太容易了。人就自己那点难,人与人之间就那点事呀,还有很多心还不能去呢!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3]我悟到,如果我们觉得自己不是太精進,但是好象精進起来又特别的挣扎,就要看看根子上的问题,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没放下,或者还没有真的意识到大法是什么。

学法中,我看到师父说:“我发出的能量场分布均匀,能量有针对性。”[4],我明确主动愿意接受这种能量的心愿,由此我发现以前开始不好好学法、不爱炼功的我,也愿意学法炼功了,根本没什么挣扎或过度,是求法心切带动着我,觉得要快点装入创世主的智慧到生命中来,把人这面很多纠结的思路给顺过来了。

这时我想到了一个画面,上面是师父,下面是我们,我们每个人都是容器,师父想把他的智慧给我们。如果我们每个人在不同层次上,都能把自己原来的一切思维方式倒空,师父给的智慧和威力才能装進来,然后我们才能真正成为大法粒子,和师父才能配合起来,才能符合标准的助师正法。如果我们抱着旧的或人的观念去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或者自己以前觉得聪明的思维方式,就可能不自觉起到抵触大法的作用。同时也包括我们大家对修炼本身的认识,比如“大家只要都动起来,就能怎么怎么样(好象人多力量大)”,我理解是需要我们大家在修炼上提高、互相配合好、走出来证实法,而不是变成什么公式性的东西。

说到思维方式,我举个例子,过去修道的人好象做事情要观天象,天象到了他动,天象不到他不动。但是在不信神的社会里,我们在为私的本性下,又灌输了“排神”的一切观念,我们做事是不管有没有天象的,做事都容易自己觉得怎么做好就怎么做,总是在自己的角度上看问题,也想不起来这个到底是不是符合师父要的,所以就看似在助师正法,但其实可能碰的头破血流。

我就由此想到媒体、各种项目碰到的困难。当然我看得也许不准确,但大体上我经常看到的就是我们同修都辛苦的在尝试用不同手法去解决,向外去找,这个办法、那个办法,怎么能把钱多赚来,一味的不知不觉钻到钱眼里去了。有的同修在项目中追求名、有的看不起别人、有的觉得自己想法对、有的生起对权力的执着、还很多人盯着负责人、人与人之间不信任。我体会到,其实我们就都是在用“排神”社会中形成的观念在行事,总在想自己有大本事、自己的想法对。当然问题是存在的,但是如果我们在碰到这些的时候,都能自己无条件同化法。试想你装入的是法,是创世主的智慧,你自然知道怎么做、怎么帮学员、怎么帮这个项目。很多事情是我们和另外空间的配合带来的,但我们要太看重自己的认识,就没法圆容师父要的了。威德修上来,钱的问题自然也会越来越好,否则用尽办法反而适得其反。因为那是在利益的执着中向外找。

我想到了师父的诗句:

“觉者

常人不知我
我在玄中坐
利欲中无我
百年后独我”[5]

师父说“利欲中无我”[5]。我有了对这句话新的认识:如果我们在利益欲望的执着中求师父,是没有用的,因为师父根本不在那里。要不停的同化法,我们思维中同化法的部份和师父才真正能形成配合的关系。否则的话,你觉得什么想法好,可不一定是师父要的。

带着这样的愿望学法,我就真的开始有看书看一遍一个样的感觉。第一遍带着虔诚的想学创世主智慧的心去学法,就觉得能量特别大,常人心都被抑制住了。每当有解不开的问题、让自己心烦意乱的时候,我就打开书,我就看,并没有去想这些问题能不能解决,只是有个基本的愿望想把这些心烦啊、想东想西的思路都赶快倒出去,腾出空来装法的愿望。真的不知道师父讲的哪句话就解决了我的问题,而且立竿见影。

交流这个是希望大家都注重学法,破除无神论、科学给我们形成的观念,不要抱着人中形成的观念和思维来学。旧势力就藏在我们原来的思维方式里,因为那一切本来就是它们这么安排来的。我们倒空自己,装入大法,那些不好的观念就结束了,旧势力可以藏身的地方就没了,救人的威力就会增强,邪恶就能尽除。

以上是个人层次所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论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觉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