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想听好听话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师父说“有的人哪总是强调:啊,那个人为什么总是这样态度不好?他怎么对谁都这样?也有人说:大家对他都有想法。要叫我这个师父说呀,大家都错了。你们都没有愿听好话的心了,你们都能做到骂不动心了的时候,你看他还会不会这样做了?正因为你们都有这样的心,才会有冲击你们心的因素;也正因为你们起了这样的心,你们才反感;你们都有这样的心,你们才形成大家都反感冲击了你们心的人。你们都能够在强烈的语言冲击下心态平稳,根本就不动心,你看看还有没有这样的因素存在了?”[1]

对照师父的这段法,就是因为我有愿意听好听话的心,没有及时查找出来,才接二连三的出现我与甲同修在心性上的摩擦。

时间还得退回到去年做台历的时候,我最后就剩下七十个台历芯,没有架子了,已经到了一月中旬了,再進货也不值得了,我知道同修甲那里还有几百个架子,我就默默的拿过来,想把这七十个台历完成了。因为和甲发生过矛盾,为了减少摩擦,我就和另外的同修把这七十个台历做好了,装箱刚要走的时候,甲同修回来了。

因为我的人心没修去,几次和甲发生矛盾后,我都没有找到根本原因,这次甲同修再次暴露出魔性来。他将我收尾做的几十本台历摔在了地上,我捡起来后,他再摔,我再捡起来,他再摔。当时我虽然守住了一念,就是我要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做,没有和他发生争执。但是,并没有完全达到师父在不同层次对我的要求,我当时没有及时向内找,没有在第一时间想到向内找,只是不与他争执,没有动气。

可是,当我从那里走出来后,心里就不平衡了,心想:我用的台历架也不是你们家的,那是同修花钱买来的,再有,我也是在做证实法的事,做好的台历也是为了救度众生,也不是拿我们家去,等等想法。

走在半路上,我还在认为我对呢,就想:他还是这样的态度,一点改变都没有,还想了他很多负面的东西。这时自己也想,为什么让我碰到这样的事情呢?到底是去我的什么心呢?愤愤不平的心?争斗心?怕丢面子的心?因为当时还有另外两个同修在场,一会儿想他的不是,一会儿找自己,来回这么折腾着。但是,我觉得都没有找到根子上,心里仍然七上八下的,搅得我的心里很乱。

在不平衡心的作用下,一天,我与另一同修说:以后他做的事,我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因为以前我还是比较支持他做证实法的项目的,也总是能多看他的长处和优点,少看他的不足。我接着还说:因为他个人修炼欠火候,跟同修爱发火,守不住心性,我无法判断他是人做事,还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在做事,所以,我不想再象以前那样支持。对他做的事,我还不能起到“拆台”的作用,那样,我也不符合法。他做他的,我做我的,自己还自以为是。其实当时自己也没有悟到,这样做的本身就已经不符合法了,是师父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让旧势力高兴了,无形中就消弱了证实法的力量。就这样,我们有半年的时间没再见面,没有见面不等于人心修去了,表面上我从他家门口过时,我都不再想起他什么了。

这几年,我个人的修炼体会是:不管自己遇到什么事情,即使当时自己没有做好,回来后,都是学法,而且是该学哪儿,就接着学哪儿,从不找为了去自己人心的某个讲法去学,因为师父让我体会过“无求而自得”[2]的法理内涵。不记得多少天后,我看到了第一段引用的师父的讲法,才发现了自己原来是有愿意听好听话的心。发现了,就不能要它,这时,翻腾了好些天心才平静下来。心找到了,理明白了,实修才真能考验人。

半年后的一天晚上,同修乙叫我到他家去,我们交流了他过家庭关的问题,约半个小时,同修甲和另外三名同修也来到同修乙家,其中两名是我和同修甲发生争执在场的同修,我们彼此之间都不知道对方要来。可是,师父知道我还有人心在隐藏着,必须通过一个方式把它去掉。她们三人進来后,我们打声招呼,同修甲也随后進来,我们俩也勉强的打了个招呼。

但是,这时我的心表现出来了,好象在翻腾,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心在怦怦跳。我心想,我可能哪里还有不对劲的地方,表面上我强装着平静,因为客厅小,我们都到屋里的大炕上去了。我和同修甲面对面的坐在炕沿上,别人坐在炕里头。

沉默一会儿后,我们就继续交流。这时,一边交流,一边我就意识到,这可能是师父给安排的一次让我提高的机会。我心想,我不能错过,我要利用这次机会,抓住这次机会,彻底消除我俩之间的间隔,不来往,不等于没有间隔,不来往,不等于没有人心。过一会儿后,我主动打破我和同修甲的僵局,我问了他一个技术上的问题,同修甲心性也很好,他也很友善的告诉我了。

这时师父的法理又打到我的脑子里,因为那天是为了同修乙过家庭关而去的,自然交流时就围绕着这个话题。可是此时,师父讲的法理:“哪方面修的不好表现出来了,互相的就会发生摩擦,意见不和、不同,那就看一看问题在哪里。每个人都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自己哪个地方没做好啊?别人不认同我啊?那个也想,我是不是提问题的方法有问题啊?人家接受不了?每个人都能找自己,这就是修炼”[3]。我与大家交流了通过同修乙的事情,我看到自己还有抱怨心,指责心,等等,当我自己向内找之后,我觉得那个场是平和的了,不再说同修乙你怎么怎么做的不对,你应该怎么怎么做才行。与宇宙的法理拧着劲的地方开了。

回家的路上,我感觉真的轻松了。我在心里谢着师父,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同时,也感觉对不起同修甲,因为自己修的差,善心不足,境界不够,在他魔性出来时,自己没有能抑制住他的魔性。

在后来的学法过程中,根据与同修甲发生的事情,在我现有的境界中理解师父讲的“善”的一层涵义,师父说:“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4]那么我们要修善,是需要我们修炼人必须得先做到“忍”,否则就谈不上善了。也就是,在两个人发生矛盾时,一方能忍的下,坦然的忍,不与对方发生冲突,就是对对方的善的一种表现形式。这样,不仅自己在这一关中过去了,境界提高了,那自然也就能抑制他魔性的一面,那个魔也就够不着了,对方也发作不起来。如果两个人互相之间存在业力关系,这一下也了结了,互相之间的欠债也还了。能忍得下了,其实是符合法了,那么,自己和对方所在境界中的众生也得救了,我个人现有境界理解,这也是救度众生的一个方面。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