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二十年风风雨雨、关难不断,然而就在这复杂的环境中使自己真正体悟到必须做好三件事。 真正学法实修才能得法,故而使发出的正念强,讲真相时的正能量场就强,则救人效果好!

遭迫害初期,恶警们每天用警车把我和老伴拉到自己单位進行所谓的“转化” ,尽管心中对大法坚信不移, 每次都对警察们讲真相,但是心情烦躁不安,因为那漫漫长夜的说教无休无止。直到后来有一次,另一市区的警察把我骗到派出所,让我说出关于送联合国签名之事有关的一位同修时,我拒绝配合,遭到他的大打出手。在精神和肉体的不断折磨中,我才想到自己有漏啊!在当我向内找的念一出时, 那暴风雨似的打骂就骤然停止了,打我的人也突然从身旁消失了。这使我深深的体会到,在这环境恶劣的情况下、讲真相证实法过程中,要真正学法实修、向内找。

由此,自己就静静的读着大法的语句,默默的思想那法中的意思,然后对照自己那内心的名、利、情、欲望与执着,真正向内找出那些人的污垢!于是心性在提高,思想在升华,那么再学法时,感受到其妙无穷。得法了,正念也就强了!修炼就得向内找,不断的去执着,自然心内净化,结果会出现“静”的越来越深, 那么神的一面就会越多,人的东西就会减少。否则,就会静不下来,也就不会得法,正念也强不起来!

记得当时单位会议室内经常聚集大量区政府、区公安局和“610”以及街道、派出所人员对我進行洗脑,然而每次都是以我大篇幅的讲真相、揭谎言和他们的会心的客气结尾而散会。

记得在劳教所时,他们为了“转化”我,先以伪善的面孔出现,见我不为所动,就原形毕露,开始折磨我,不让我睡觉,连续六天六夜不准闭眼,四班人轮流不停的对我围攻, 结果我精神不衰,他们还因听了真相,改变态度,悄悄的让我看了一些大法经文。劳教所并未罢休,为了“转化”我,又把我送去省劳教所,他们认为那里的“转化”力度大。起初省劳教所选了六个所谓“转化精英”对我進行攻坚迫害,第一天其中一人被我说服而离开了攻坚组,后几天其他人突然都陆续发生了不同严重病症,他们都心生恐慌,不愿再做这件事。劳教所头目只好把原来提前释放的三个打手叫回来迫害我,一人听了我讲了半天真相,就推托有事回去了,另一人两天后突发心脏病,被送去抢救。

冤狱内,因为时刻都在过关中,必须心中不断学法向内找思想中的执着, 并及时清理不好的思想,保持正念越来越强,才能更好面对监狱中那没完没了的严厉迫害,才能尖锐的揭穿他们的谎言以证实法,从而震慑住那些打手们的邪劲。面对那些谩骂与殴打大法学员的恶人,自己目视他那眼睛发正念时,果然他就停止恶行。面对那些“转化精英”们许多歪理,自己会不假思索的直言揭穿、谎言识破,使其不能得逞、气急败坏、无言相对。面对那复杂的不同层面的服刑人员,施以不同习性人员口味的讲真相内容,以使他们理解、认同法轮功

在长期被“严管”迫害的期间, 我曾写了近二十篇抨击邪恶迫害、讲清真相的长篇材料,送给“政府领导”,也曾冒着风险画了多本洪传大法与讲真相的连环画书给大家传阅,后来被那些警官抄走了。

由于实修,渐渐的觉察到自己静的越来越深,享受到了定的玄妙,宽容心也强了,面对施以精神与肉体迫害的那些“攻坚分子”与打手们也无怨恨之心了。尤其明显的是:原来遇到事情时总是想如何如何做,而此时觉察到遇事时念一出就做的很顺利。由此想到师父说的:“无论为大法做什么,无论你在干什么,你们都把自己摆到大法当中,没有原来的那种我想要为大法干点什么、我想要如何提高。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没有去想自己是在为大法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去为大法做、我怎么样能够为这个法做好,都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你就象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1]

通过一系列的思想变化,豁然开朗,觉察自己真正悟到:不断的真正学法、实修、得法,神的一面越多,人的东西就少,则净化如初。慢慢的,自己明白了师父的一段话: “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师父还讲:“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2]。

个人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