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和睦家庭的由来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一直在过家庭关,直到今年暑假,我才感觉总算把执着放的差不多了,从而师尊给了我一个和睦的家庭。

一、去掉对丈夫的埋怨、疑心

我是个把家庭看的很重的人,我与丈夫都是老师,丈夫有许多小脾气,有许多与我不相同的观念,与他在一起,心里总是疙疙瘩瘩的。一不小心就吵架,互相埋怨、指责,整日心里不踏实。

有了孩子以后,家务活也多了,丈夫是个比较懒的人,除了在单位努力工作外,在家里几乎不干家务,我也是上班族,做饭、带孩子、打扫卫生,几乎都是我一人承担。得了大法之后,在家庭关这一方面,我一直过的很苦。一边做家务,一边心里不平衡,在这时,就想师父讲的:“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因为这有个业力转化问题。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还业就快,开悟就快”[1]。

多次魔炼之后,我的心渐渐平服了,那颗不平衡的心渐渐去掉了,为什么多付出点就不平衡呢?再挖挖根,是人的那种付出了就得得到回报的心造成的。想得到丈夫的呵护,得到疼爱,追求人中的幸福,说到底就是情,它是个自私的东西。这哪是修炼人的心态啊!这离大法的要求相差太远了。

尤其是对丈夫的男女之情,老担心他对我不忠,对他老有疑心。日常生活中,为此经常恶语相向,守不住心性。久久不去的男女之情,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二零一一年三月份,由于自己的怕心,招来了邪恶操控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我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十一天。这过程中,丈夫承受了常人无法承受的精神折磨,他为我四处奔波。我被放回后,只感到了怕的因素,当地政法委还想送我去洗脑班,我每天只有大量学法,多发正念,有时间就出去讲真相,才破除了这邪恶的安排。

在这过程中,丈夫和孩子每天都在痛苦中度过,我想到了离婚,但我知道不对。丈夫也同意我协议离婚,他实在承受够了。那天中午,丈夫苦苦威胁,师父的一句法在我脑海中滚动了两个多小时:“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2]。无论丈夫怎么说,我一点也不动心,丈夫也无计可施。在当时那个层次,我守住了心性,做到了师尊讲的“我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3]那时我还不知道他与别人发生了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丈夫上下班的时间有些不对,看到丈夫时有焦虑、心神不定的样子,我心中也隐约感到他出了轨。当我知道后,为了这点情,我偷看他的手机短信,种种疑心挥之不去,由此而产生了巨大的仇恨,我想到了自杀。但是,伟大的法归正了我的想法:“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4],我明白了,这一切强加的迫害都是师父不允许的。我也不能承认,我的家庭是为证实法而存在的。

在这段时间里,干扰时时不断,直接影响到我做三件事。我与身边的同修交流这件事,她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都是冲着你的情来的。”我每天只有靠大量学法来充实自己的正念。脑中一出现不正的念头时,我就想到这是冲着我的情来的,解体它,这不是我。渐渐的,我不再恨他,尽管心里还有些不平衡,但尽量做好,照顾好丈夫的衣食起居。抽时间努力去做三件事。不知不觉中,我对他的男女之情慢慢放下了,不再怀疑他这样那样。我对丈夫没有了一点点怨恨,事事为他着想,我明白了,过去他在我眼里的种种不好,都是为了提高我的心性用的,去我的情用的,那都是假相。

我从内心里对他充满了慈爱,同时我发现丈夫也变了,也不再老盯着手机,那个人已出国,与他再也没有联系。我知道:旧势力安排的这段家庭意外,在伟大师尊的呵护下,在学法的过程中,解体了,我走过来了,支离破碎的家有了从未有过的温馨和信赖。叩谢师尊!

并且,丈夫对师父和大法也表现出了应有的虔诚和尊重,有新鲜的水果先给师父供上,遇到他的亲朋好友,也支持我给他们讲真相,有时也帮着说。他当众证明我们全家人已多年不生病。也愿意花真相币,有新钱都带给我备用。

这段经历,使我从内心里感到大法的超常,师父讲:“任何事情都不简单,如果真能够放下自己的执著呀,执著牵动不了你,矛盾也就烟消云散了。”[5]也明白了“相由心生”[6]的一层内涵。修炼人内心的转变力可劈山。

二、去掉对孩子的溺爱

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基本上是我一手带大的,我对他的情更重。儿子生性老实、善良、胆小怕事。在家庭中,丈夫要强,爱面子,希望儿子也能事事出人头地,那种无形的压力时时逼迫着他。表面上的这些原因,导致我对孩子呵护过多,唯恐任何人伤害到他,包括他父亲。家庭中的争吵,很大成份是因为孩子。我老想通过我的努力来使丈夫改变对孩子的态度,希望丈夫能对孩子好。对丈夫的埋怨、怕、指责也是他对孩子的不好造成的。

今年上半年,孩子在大学功课紧,压力大,出现了强迫症的状态。每次打电话让我听到的都是他哪方面不好了,哪方面出意外了,时时都在刺激着我的心灵,让我担心他的身体,担心他的前途。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冲着我的情来的,用这种方式来提高我的心性的。“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师父的法破了我的心结,一切由师父安排。再听到这样的电话,我也不动心了,只盼他快放暑假,和他一块学法。

到了六月底,我看了明慧几篇关于诉江的文章后,“顺天意、顺应天象”几个字在我脑海中特别重,我知道诉江是新的天象变化,明白师尊用这种方式来救度各个行业的众生,我决定写诉江状。这一念一出时,顿时有种距离师父很近、要跟师父回家的感觉。真要动笔时,怕的因素也随之而来。我扪心自问:“你怕什么呢?”这时最大的干扰来自对儿子的担心,怕我万一有事,那精神状态不好的孩子会承受的了吗?但我明确诉江是天意,理直气壮,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放!对孩子的情在干扰我。在同修的鼓励下,我迈出了这一步。诉江状七月八日寄出,八月十五日最高检签收。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多向内找,同化法。

儿子放假后,丈夫主张陪孩子到医院看一看。这时一句法打入我的脑子“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7]我明确了师父在点化我,师父已经在管孩子,孩子应该得法了。

刚回到家的时候,孩子的心态很差,不爱说话,通过游戏躲避与他父亲的沟通和交流,我们三人在一块的时候,我老担心丈夫说出的话刺激孩子,以前他俩在一起的时候,丈夫总是强势,孩子不敢说违背父亲的话。我感到他们之间有一段恶缘没了结,丈夫从内心里讨厌他。

终于有一天,他们之间发生了冲突,丈夫气的上老家住了好几天,我打电话他也不接。我开导孩子让他给爸爸个台阶下,儿子没有任何表情,我与儿子沟通:“哪一辈子咱们欠你父亲的,欠债要还,咱们只有好好待他才行。”儿子说:“长期对他的怕,造成了怨恨,一见他就怕,我只有不理他,他才伤不着我。”我说:“跟我一起学大法吧,那些不好的思想和念头只有师父能给你消掉。”儿子同意了。

我与儿子一起到同修家学法,每天一讲,孩子学的也很认真。一天,孩子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梦到师父把干扰我们家庭的一个坏东西给杀了。我说:“好好修吧,师父把你与父亲的恶缘给化解了,多想想父亲对你的好处,善待你爸吧,我们知道法理,只有他最苦了。”有一天,孩子的同学来我家玩,师父安排了这个机会让爷俩和好了。

在学法期间,我与孩子之间心性摩擦不断。在孩子眼里,从小到大我对他的呵护,对他在学习上的严格要求,都变成了埋怨我的因素,说我管的太严,造成他今天心里不健康。反反复复,使我幡然醒悟,这不是冲着我的儿女之情来的吗?修了这么多年,竟没从根本上修掉这个情。无神论真是害人不浅!一直以为孩子会顺着自己的思路走,老想左右孩子的将来。我彻底的把孩子的情放下了,他已得了大法,他的将来是由师父管的,我不再挂他。

开学一周了,周末打回电话来,告诉我开学一周学校发生的事情和他自己的状态,他变了,看到同学都顺眼了,也不和同学计较了,身心健康,一切归正。叩谢师尊!

这段经历,使我明白了人来世上的真正目地都是来得法的,遇到的任何事都是为修炼人提高而设的。

顺便说一下,在暑假中我参加了三个学法小组,我亲身体会到:只有在这个环境中,同修间的鼓励、配合、心性交流能使人提高的特别快。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是最好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