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金英子控告首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阳明区法轮功学员金英子女士于2015年7月21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追究其法律责任。

今年53岁的金英子女士曾多次被江泽民集团迫害。她曾2次被劫持入洗脑班,被非法拘留4个月,被非法判刑5年,曾被非法抄家7次,非法抓捕8次,至今仍被非法监视、限制出入境。

以下是支持本的个人情况和被迫害信息:

我是1996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通过修炼法轮功,我的身心得到了健康,由一个疾病缠身、弱不禁风的重病号,成为了家里现在唯一身体从不有病的健康人,性格变得格外的开朗。身心的巨大变化,给亲人们带来了无比的欣慰,给家庭带来了快乐。原来靠家人照顾的我,成了婆家娘家唯一的总后勤,老人、孩子们全都托付在我身上。(他们都去外地打工)照顾着他们的一切日常生活,忙碌在整个市区,随叫随到,义务服务,成为家中不可缺少的人,父母、姊妹、丈夫充满了对我的感激。

当我沉浸在饱尝无病一身轻,以助人为快乐的幸福之中时,1999年7月20日起,被告人江泽民将自己的权力凌驾于宪法之上,挑起了一场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用谎言伪善欺骗世人,为迫害法轮功给自己提供所谓的证据,酿造了中国历史上最惨烈的人间悲剧。数千万善良的百姓,无数家庭遭受了被控告人江泽民灭绝政策的血腥迫害。

在这多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我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常人无法承受的迫害,曾被非法抄家7次,非法绑架8次,非法刑事拘留1次长达4个月,非法强迫洗脑2次(1次在黑龙江省的监狱),非法判刑5年,强迫服冤刑3年半,至今还在被非法监视中,家中电话24小时被监听,被限制出境无法和丈夫孩子们生活在一起,独自一人在国内生活成为孤独老人,被非法剥夺财产4次(2台电脑,1台打印机,炼功垫子——警察说拿去钓鱼用、通讯录等)等,被非法勒索2次金额20000多元。非法抄家7次都是在所谓的敏感日节假日之前的2~3天和年末,我周围有其他人被绑架时,我就无故遭受到绑架抄家。具体日期已经记不清了。

2000年末,牡丹江阳明分局国保大队几个便衣警察,开黑色轿车到我家把刚买的新电脑,1台打印机搬走了,并且非法拘留我近30小时,向家人勒索5000元保释金,才把我放回家。

2001年1月20日原牡丹江光华派出所几名警察,把我从娘家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当时因母亲刚刚去世,我在父亲家中正在做饭,我父亲从前也曾是一个保卫干部,在省政法学校学习过。我父亲问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我,他们说上面有令:必须一个一个过筛子,踩像(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像)就让在家过年,不踩就进去(拘留),保证不再炼法轮功写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我维护宪法给予公民的信仰自由权,就这样我被非法拘留4个多月后,又被送到洗脑班非法强制洗脑被监禁40天,直到2001年7月4日才放回家。

在非法组织“610”办的洗脑班期间,家里按每天50元标准,被非法勒索610所谓的“工作费”和“保证金”共计1万元,并且经过8个部门加盖印章,层层勒索后我才获释。这期间8岁的小儿子无人照顾,每天放学也被拘留在铁护栏的洗脑班中,早晨由当班警察送学校上学,酿造了一个活生生的现实的“当代小萝卜头”。我从洗脑班回家后,父亲诊断为肺癌早期。

2002年9月28日晚,东宁县国保大队,市国保大队,阳明分局,光华派出所多人非法入室抄家,地板都扒开,在无任何收获的前提下,将我强行绑架到牡丹江市公安局,当时我连鞋都没穿,孩子受到惊吓大声哭喊,边哭边对他们说:“警察叔叔,我妈妈是好人!你们知道失去妈妈的痛苦吗?”由于受到强烈刺激,孩子失声好几天,经过治疗才好。

这一夜他们半小时一个班,轮流换人审讯我,闭眼睛都不行,有一个东宁县的女警察提到我家孩子就流泪,她恳求她的上级警察释放我。第二天上午,将我放回家,中午我去学校接儿子,看到哭的失了声的儿子,作为母亲我心如刀绞,紧紧抱住儿子,孩子说不出话,笑着看着我,豆大的泪珠打湿了我的衣服,我的心都快碎了!孩子能说话的时候问我,妈妈警察不是抓坏人吗?为什么要抓妈妈这样的好人呢?我真的无法告诉孩子这是问什么?因为孩子当时太小。

2003年10月27日,我因给了一位法轮功学员1500元钱,当时她的家境十分困难,警察就动用消防车,破门窗非法强行入室将我绑架到光华派出所。在光华派出所24小时不许睡觉,当时外面下着大雨,我的父亲,一个身患绝症的老人,整整在派出所门前站了一天一夜,泪水和雨水融在一起,有几个善良的警察劝我父亲:你回去吧!我们不会打你的女儿,您就放心回去吧!(这些是后来这几个警察到看守所告诉我的)。我知道爸爸是怕我被打死,他整整就站了一夜。

我被非法判5年。当父亲得到我被判刑后,病情急剧加重,在我服冤刑期间继母不忍心看到父亲离世,在我父亲去世前的前几天,上吊自杀。这对善良忠厚的恩爱夫妻,带着对女儿的牵挂和思念离开了人世!

2003年10月27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前一天我接到久别8年没见到面的丈夫从国外打来的电话,他兴奋的对我说:“媳妇,我好想你!好想你!咱们俩终于能见面了,我买了回家的机票了!我回去后咱们好好过日子。”当我沉浸在全家团聚的幸福之中时,我被绑架了!送进了看守所。久别8年的夫妻,在看守所相聚。他那痛苦失望的表情让我刻骨铭心。他在众人面前嚎啕大哭,在场的管教也都落泪了。

当他接到判决书时,他崩溃了!他选择了离开中国移民国外。家中扔下了12岁的儿子一个人。当时大儿子在上大学。12岁的小儿子独自一人往返于牡丹江至哈尔滨的省女子监狱的路上。省女子监狱当时特批允许孩子可以往监狱通电话。幼小的他由于极度的思念,恐惧孤独无助,悲伤使他患上了忧郁症。

现在由于限制我出境,移居国外的丈夫,两个儿子,老年痴呆症在床上15年的婆婆,八十多岁靠人造的心脏起搏器维持生命的老公公,都没有人照顾,为了维持最基本的生活,患重病的丈夫(这三个月两次胃出血,呕血)和儿子都要出去打工,家中靠80多岁患病的老公公做饭,还要护理疾病在床不能自理的婆婆。这几口人每天盼着我能回到他们的身边,给他们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让他们有力气上班,但是,对我们的家庭是一种奢求。

是谁在破坏家庭?是被控告人江泽民制造了一个个人间悲剧,多少家庭破裂,妻离子散。我和我家人的遭遇,是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庭遭遇的冰山一角,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中,这种事情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