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岁澳洲小弟子:参加香港游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十五岁,出生在一个修炼人的家庭。当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妈妈和姥姥学法、炼功、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妈妈说每次学法的时候我大部份时间都会变的很安静,好似睡着了一样;有时还会用小手指戳妈妈的肚皮,好象是告诉她我听懂了师父的讲法。在尊敬的师父慈悲呵护下,我从小就身强体壮。在两、三岁的时候,我坐在手推车里就开始和姥姥一起邮寄真相信和张贴真相标语了。

二零一一年,我来到澳洲悉尼,在这里,我可以自由地走到街上拉横幅、讲真相。我可以直接把大法真相资料传递给渴望被救度的人。讲真相的自由环境和国内邪党的打压、迫害相比是天壤之别。我感到从未有过的高兴和激动。这是师父赋予我的珍贵机会,我一定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去讲真相,多救人。

我每周都参加大组和小组的学法。每次参加游行的时候,我都会被天国乐团雄壮、震撼的音乐所吸引,梦想着有一天我也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吹奏出大法的音乐去消灭邪恶,助师正法。

师父看到了弟子的愿望,不久我就有机会在一位同修叔叔的指导下吹奏长号。因为我没有基础,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很不容易。在学习的过程中,每当我想偷懒和懈怠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对师父发的愿望,深感羞愧,仍然坚持苦练。

在师父的加持和叔叔的帮助下,大约过了半年的时间,我就如愿成为了天国乐团的一员。我要和我的法器——长号一起努力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到二零一五年,我参加悉尼天国乐团已有两年的时间了。过去的两年,悉尼天国乐团都有同修参加每年的香港游行,回来后分享他(她)们的心得。我很感动,也想和叔叔阿姨同修一样,参加七一香港游行,走到铲除邪恶的第一线。

我知道香港路途遥远,来回的飞机票也很贵。于是我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要自己打工挣钱买去香港的机票。我于去年圣诞节期间在大型购物中心门前或是在海滩等地演奏长号。除了跟随天国乐团演出之外,这是我头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吹奏,心里不免紧张,满身冒汗。但是想到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挣钱买机票去香港,心里又是无比的激动。我还利用暑假期间到面包房打工。就这样,一点一点,我攒足了去香港的机票钱。

香港游行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具挑战的游行。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在摄氏四十度的高温下游行四个小时,这对我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今年七月一日香港游行当天,我跟同修们早上九点就到集合点炼功、发正念。我在那里见到了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大法弟子。当时的气温是在三十度以上。我在炼功之前就满身大汗,衣服早已湿透。我看到周围的大法弟子跟我的情况一样,但是他们都精神抖擞,笔直站着。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我就不停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克服一切干扰。并请求师父加持。不一会儿,我的心就慢慢静了下来,就不感觉那么热了。炼功、发正念之后,我们一起背师父的《论语》。我感受到一个非常祥和,强大的场。

到了下午一点,气温越来越高。指挥让我们取出各自的法器,排好表演方阵。当我把长号取出来时,发现它已经被太阳烤的滚烫。天国乐团一开始的三十分钟音阶练习就已经吸引了很多常人来观看。当指挥带领大家吹奏《神圣的歌》时,观众们立刻拿出手机,照相机在拍照、视频。

下午两点,我们在大小鼓鼓点的指引下来到了游行出发的位置。太阳晒的我浑身难受。指挥让我们放下乐器,去上厕所。我利用上厕所的时间在阴凉的地方站着休息。十五分钟过后,我回到队伍当中。我惊讶的看到很多同修没有休息,而是站在烈日下炼功。他们的神情是那样的慈悲、祥和。我打心眼儿里对他们肃然起敬,看到了自己和同修在修炼上的差距。

我再没离开队伍一步,在太阳暴晒下一直等到下午三点钟,天国乐团终于可以出发了。我走在队伍中,心情无比自豪和荣耀。但是,炎热的天气对我是巨大的考验。走了不长时间,我就感到疲惫,体力下降。我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步子也跨的越来越大。我旁边是一位台湾同修,他迈着矫健的步伐,全神贯注的吹奏,丝毫看不出他有一丝疲劳。看到自己与同修的差距如此悬殊,我很惭愧。旁边的同修看到了我的状态,笑着鼓励我说:“小伙子,加油啊,我们还没走完一半的路啊。”我振作了起来,但是走着走着,突然我的眼前一黑,接着身体开始打晃。我意识到这是邪恶旧势力的干扰,我绝不承认它!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旧势力,并求师父加持弟子。我坚定的发出一念,我一定要坚持到游行结束!这时,在我们游行队伍旁边突然有一群常人挥舞着旗子,不停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加油!”这声音深深震撼到我疲惫的心,我的眼前瞬间清亮起来,身体也不晃了。在那一刻我深深感受到大法的威力,正如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谢谢师父!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坚持走完了游行全程。在最后半个小时的站地演奏时,我感觉我的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舒服极了。我顺利地吹奏完所有的曲子。

香港七一游行,使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与同修在修炼上的差距。我非常珍惜这次难忘的经历。我发了一个愿望,我要参加每一年的香港七一游行!

就在我写稿的过程中,有一天清晨,我清清楚楚地做了一个梦。梦境中,我被一辆疾驰的火车狠狠撞飞出去,就在我将要落地的一霎那,一个大大圆圆的法轮从我的背部把我轻轻托起,放到了地上。我深知,是师父又一次替弟子消去了业债,给了弟子新的生命!弟子叩谢师恩!弟子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来报答慈悲伟大的师父!

说来很惭愧,我仍有很多不足,离师父的要求距离太远。例如,我喜欢睡懒觉,不能够保证每天学法、炼功。还有我至今刚刚做到单盘。就连这次法会投稿,我也是犹豫再三。一是觉的没什么可写,二是担心自己写的不好,不发表怎么办?从中暴露了自己的怕心,虚荣心和爱面子的自私心理。谢谢鼓励和支持我第一次投稿的同修。

最后,我想以师父写的诗与同修们共勉:“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二零一五澳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