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中的风波是提醒我们提高的

提醒同修清醒严肃的对待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本地同修参与诉江,因带着很多执著心没有及时归正,基点也不纯正,导致多个同修的诉状被邮局非法扣押,转到国保大队,国保大队和当地派出所拿着诉状抓人,A同修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被非法审问时说出和某同修在一起写的诉状,(因某同修也被非法抓捕),所以A认为说出他也没关系。

回来后大家交流,同修们说这是出卖同修,应该写严正声明。可该同修不认为那是出卖同修,只是口头向某同修道歉,不同意写严正声明,认为多发资料救人就可弥补损失,可该同修明显受到干扰,拒绝看《明慧周刊》,他女儿原来很支持大法,现在看着他,不让他再做救人的事,他老伴也是修炼人,警察来家抓她丈夫,问她是否也炼,她随口回答:“我不炼”。警察走后,她知道自己错了,在心里向师父认错,也认为没必要写严正声明,就在A同修从拘留所回到家的当天,他就迫不及待的把师父的大法像供上了,可在给师父上香时,突然一股邪风从窗户進来,把师父的大法像刮到地上,相框的玻璃全碎了,法像被扎出个窟窿,同修们听到这件事,都觉得应该好好向内找,可他们仍没太重视。

当时警察去同修B家抓他时他没在家,得知消息后回到家把大法书转移到不明真相的常人亲戚家,亲戚怕受牵连,把大法书全部烧掉,他受不了亲戚们的压力,主动到派出所交了钱,签了不炼功保证,他日常用的手机,平时不联系的同修手机号也存在了他的手机里,被派出所把八十多个号码都抄下来了,并且把他的手机后盖打开進行扫描,他回到家拿着这个手机到同修那里告诉了同修,同修让他马上连手机带卡全换掉,他嘴上答应着走了,可连续好几次仍拿着这个手机到同修家,最近这次竟然拿着这个手机让同修看他手机接收到的信息,那信息是另一个同修C发给他的,把几次邮快递的具体情况都写在上面了,还有C本人的名字和另一个同修的名字。同修C也是这次被抓捕的其中一个,因他在外地住,所以没抓着他,可是早已有同修通知他换手机号,到现在仍然那么不理智。

同修D平时学法经常犯困,发正念倒掌,不会向内找,过常人日子的心很强,这次她离开家到亲戚同修家住了一个月避风头,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整体配合下回到家,可仍然不太会向内找。师父法中明确讲修炼人不杀不养,可她一直放不下对老鼠的仇恨,竟然同意她丈夫要回来一只猫,把猫关在一个装玉米的房子里,让猫抓老鼠;甚至玉米都运走了也不同意把猫放出来,借口是她还要放其它东西,还要猫给看着。同修也劝不了。一有风吹草动她马上坐下来发正念,觉得宽松了就整天忙于家务及菜园子。

还有的同修自己的诉状妥投了,就不再发正念了,觉得万事大吉了,没有整体意识。

这是我看到的本地同修目前的状态,还有一些其它的不正确状态,这里不一一赘述,我作为本地的一名大法弟子看到这一切,深感不安,同时不断的向内找,求师父加持我们的正念,表面看我们这绝大多数都是老年同修,而我又是“七·二零”后得法的,可是修炼是严肃的,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是严格的,如果大事小事都不用法去衡量,那什么是修炼呢?怎么能修好呢?更何谈救度众生呢?自己遇到那么大的魔难都不下决心向内找,找到被干扰、被迫害的原因。而同修给指出又拒不接受,当然指出的同修也可能有人心,但总得为自己的修炼负责,为整体考虑,为救人着想,才能对师父的巨大承受回报点滴。我们不清醒,旧势力却虎视眈眈的看着哪,同修们快清醒,整体配合向内找,发正念,大事小事都用法去衡量,放下自我那固执的观念与人心,看《九评》解体自身的党文化思维,才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能真正神起来。

有不善的言辞请同修原谅,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