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修炼中,每走过一段时间就会从新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是修炼?”这有点象释迦牟尼四十九年回头看,发现昨天的认识都是错的。

一、对“修炼”内涵的认识

刚得法的时候,看那些没炼功的人,觉得自己是修炼人!大法蒙难能够做到不放弃时就觉得自己是修炼人,被迫害关押中仍能站出来证实法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修炼人。

可是走过这些之后,今天再来看,发现自己还是没有懂得修炼的真正内涵。

师父告诉我们:“你们电视台也好,大纪元也好,其它媒体也好,从现在开始,把你们的状态改变改变,不象修炼人了!我早就说了,你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没有时间了。”[1]

师父讲出这段法之后很久的时间,我才发现是说自己的,的确离修炼人的思维差得太远。什么是真修啊,法也在学,功也在炼,工作也在努力,可这些都不能成为今天说明我是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

我没有把众生放在心里,我没有成为一个为他的生命!我看到一个大大的“我”占据着我的整个空间场,它的表现形式就是我的思维方式和观念。当这些观念(也包括修炼中对法的认识)被冲击到的时候,“我对”就会出来,它容不得一点点触碰和被否认,所以会在工作中出言不逊甚至口出恶言,会因此打架、会较真儿、会自我感觉良好。当一个生命的潜意识中觉得自己对的时候,他怎么可能愿意改变和同化法呢。所以就会用学到的法理去分析别人改变别人,这是一个修炼人吗?这样的修炼人他的众生在哪里呢?

这些认识原来一直有些模糊,但动笔写这篇交流稿的时候,才清晰化,也因此在心里生出一个愿望,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一个新宇宙中为他的生命。

师父告诉我们为他不仅是个人修炼境界的体现,还关系到大法的永世不变!这么严肃的事。

我开始转变思维,工作中尽量的提醒自己考虑到别人的工作环节,如何能为他人多提供帮助。当别人的看法与我不一样时,我在心里会稍微退一下。当生气的时候,我就知道只要是动了气,再对的事都已经是错了,已经在是非中了。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从为他开始。

二、体会师父不同法理中的慈悲

从打坐的第一天就听师父说,能炼多长时间就炼多长时间。觉得真好,不要求非炼满一个小时。

但前几天打坐时我理解的意思完全变了,能炼多长时间就(得)炼多长时间的意思了。和过去的理解完全相反。因此悟到做任何事情都应该按照上线去做事了,而不能再是底线。由此也感叹大法的无限宽厚与仁慈,使不同层次的弟子在修炼的过程中都觉得自己在法中,没有用高标准或统一的一个什么标准要求所有的生命。

由此我又想到一个项目或者一个地区,或者小到自己的一个团队。其实也应该如此,包容这些完全不同的认识,使每一个人都能在法中,彼此理解和尊重。工作的标准可以不变,但对待他人的态度却应该是慈悲的。

三、在他人的错中,体会到自己的错

师父讲“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2]。一直不能很好的理解。几件事情的反思让我明白了,的确“错的是我”。

1、工作和生活中有一些事情表现上是同修没到位,造成损失和影响,后来当我把自己在这件事的责任也放进去的时候,我发现如果我做的更好,其实结果也会变。所以看上去好像是他人的错,其实神看得到这里有我的错。

2、在和同修共同完成项目的时候,有一阶段同修总是出错,我找不到方法来解决,非常痛苦。但那些事情的确是他在出错啊,所以我就苦得完全解不开了。在一次发正念的时候,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一个正念看问题的角度,让我明白,这位同修虽然一直在出错,但其实十五个漏洞中他已经拼了全力补上十个了,但我永远都是在看他没有补上的另五个。所以在我的眼里他就永远是错的,但其实在神的眼里,他是一个尽了全力的伟大的修炼者。

3、还有一次对同修的表现不满意,没有符合自己的标准,觉得是同修做错了。但后来在学《对澳洲学员讲法》时,有同修问关于怎么对待特务的问题时,我明白了同修的表现正是我们这个修炼环境的映射,也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每个人也别怨别人,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所以他人的表现还是在给自己看的,哪怕表现成他人怎么样了,甚至是他人错了,都没有跑出“对的是他,错的是我”[2]的法理。

四、对“观念”的再认识

有一次的交流中,有同修提出一些消极负面的想法,我就谈了我的看法,但是那个同修并不接受,我知道当时我有争斗的因素在,而另一个同修分享她的看法时,却象春雨润物一般的细腻,包括聆听时我的身体都有一种缓缓的放松。我看到了差距,也明白了更深一层的法理:不在于说出的话多么有道理,是那个出发点,是话语背后的物质到底有多纯净,没有观念,没有我对……好像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平等的、谦虚的、真诚的分享,因为符合了法,法就解体了不正的因素,同时又不激起对方任何的负面情绪——那种感受非常的美好。

这种对比是师父让我看到自己的观念太强,对事情的表面对错迷得太深,神不是这么思考问题的。我发现自己每次理直气壮的发脾气都是因为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却忽略了最最实质的东西其实是话语背后的纯净度。颗粒的大小,决定了话语的穿透力,而表面的对错,只是不同的人站在了不同的角度上而已。是“表达自己”还是“为他人”其实也一目了然。

有一次,同修之间说到本地的干旱是不是因为大法弟子之间的间隔,我说我好像没和谁有间隔啊,但同修说,间隔这个词在英文里就是“不同意”。我明白了,当我对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人和事有看法的时候,间隔的物质就已经产生了。

师父曾经提醒我两个字“放下”,我就在想我抱着的是什么呢,在一次次事情的反思中我终于明白了,师父让我放下的是观念——这一生这一世的观念,几生几世的观念,常人的观念,历史上修炼遗留下的观念,大法修炼中认识了某一层法理后的观念……这些观念都不是真相,是对自我的坚持,是阻碍生命升华的障碍。

放下!我决定放下!也许我看得清,也许我还看不清,但是我决定放下。

五、大家是一个整体

有一天和同修吵架,晚上就做梦有两个同修吵架使得色魔乘虚而入干扰了旁边的第三个同修,由此我体会到发脾气真的不是自己脾气不好那么小的事情,可能给整体带来魔难,而如果某位同修表现出修炼被干扰了,作为身边的自己要从自身的角度反思,我在其中做了什么。似乎也明白了神韵为什么一个人掉手绢全体向内找,大家真的是一个整体。

有一天周六的上午,销售团队全体在办公室开会,我不是销售人员,我就来到花园角炼功,炼功的时候我想,他们不能来这里用炼功的方式证实法,有点可惜。但这样一想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和那些开会的人似乎有一种线连系着,我其实不代表我自己站在这里,而是代表着这个媒体整体,只不过我们在这一刻各司其职在不同的位置上,但都不代表自己那个独立的个体。我们是法中有机的一部分,而作为媒体我们又是这个生命体有机的一部分,各自转动着自己的法轮,成就着整体事情中师父所要的,我们作为一个个体不需要做到每一件事,但是却要在属于我们的那些事情中达到标准,整体就会金刚不破。明白这点后,我的心有一种深深的感动,感动大法的圆容、万能和玄妙。

六、摆正与法的关系

生命与法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呢,我现在的境界理解,生命应该是匍匐在法的脚下,无条件的同化大法。可是我发现我在这方面是有问题的,记得有一次,一个常人嘉宾在我们这里,同修陪他学法,但他老是睡觉不认真,我就把他训斥了一顿,他回去后说不学了,同修对我的表现非常生气,我自己也很诧异,当我在心里呼唤这个生命的时候,我的心开始变软变的谦虚,然后发现这种张口就训斥人的行为离自心生魔还有多远呢,离修炼是已经很远了。后来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给他打电话道歉,才平息此事。

一个生命如果能匍匐在法的脚下,他对待众生或同修不会是这种态度,是因为有那种无知和狂妄的物质,才会如此,而这种物质也障碍着自己得法和溶于法中。

另一方面还表现在带着观念去学法,符合自己认识的就接受,不符合自己认识的就滑过,不能无条件的同化法,人为的加大了难度。意识到这些后,学法时我就把心降下来,踏实下来,注意把自己摆在法之下,学法的效果就会好。

在总结我的工作态度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潜意识中有利用大法走捷径的思想,就是想用吃修炼的苦来替代专业学习的苦。

都知大法好,但如何能做到不用大法的好来实现自己所要的呢?从来都没觉得自己会利用大法,但一些表现一直不能去掉的时候,静下心来反思,发现真的是没有摆正生命和法之间的关系。

以上就是最近在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和找到的自己的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感谢师父一路以来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时刻的包容和担待。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