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农村同修诉江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我在排除一切干扰完成了诉江投递后,本地有几位老年同修还没有开始办理诉江,来找我帮助她们整理诉江的材料。在她们口述的基础上,我帮助写成了控告状,然后带她们去邮寄,最后帮助在明慧网上登记。她们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大的提高,有个同修哭着说:自己以前没做好,现在要从新做好,最后要跟上正法進程,助师正法。

在我地同修基本都参与了诉江后,我想到要回老家去帮助农村同修参与到诉江大潮中来。我把这个想法跟两位年轻同修谈了,他们都很主动的放下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和自家的生意,随我去农村帮助同修参与诉江。

于是我们组成了一个三人小组下乡,于七月九日早八点准时出发了。中午到达后,我立即去找了两位同修,叫她们去通知城关附近的同修,晚上到我家集中,切磋交流诉江的事情。

为了抓紧时间,当天下午我们三人就开车到下面乡镇的一个偏远的农村去,因那儿有五位大法弟子。当天下午来了四位同修(另一位是残疾人,住在高山上下不来),他们从明慧网上和新唐人电视台上都知道了诉江的消息。我们一说这次来是帮助他们诉江的,他们都很高兴,他们一个个的讲,我们一个个的做记录,然后整理成文字后,用模板的格式打印出来,一直忙到晚上七点钟,四个人的诉江材料才全部完成。这时,同修已做好了晚饭,要留我们吃饭再走,因考虑到县城的同修可能在我家等着,所以就没有顾上吃饭,赶回到城里。到家一看,有十位同修已在我家等候一个多小时了。

我前两次回来都跟一些同修交流了起诉江泽民的事情,因家乡大法弟子人数很少,总共才十几人,邪恶盯得紧,迫害较严重,在怕心的作用下,一谈诉江都不敢表态,另外老年同修多,文化水平低,有的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更不知如何动手写控告状,感到很困难,听说在我们去之前都没有打算写。

我们坐下后,先集体发正念,然后将明慧网上的诉江文章读给同修们听,并谈了现在诉江的情况。大家听了触动很大,我又把自己写的诉江控告状读给他们听,大家听着听着,渐渐的去掉了怕的物质,有位老年同修说:你受到的那些迫害都是真实的,我们也一样,开始我很害怕,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不怕了,十几年来,(江集团和中共)不许我们说话,现在有机会,我要起诉江。

接着同修纷纷询问怎么诉江,我们同去的女同修就给他们讲解了刑事控告状的通用部份和个人部份以及其它模版,需要哪些个人信息及步骤。第一是把你的真实情况反映出来,例如:你是怎么走入大法修炼的,修炼后身心受益的变化以及七二零打压后受到哪些迫害和损失,然后把你要达到什么要求谈出来,我们就可以帮你填写并打印出控告状来;第二你们每个人都准备好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三份,在诉状上签上名,按上手印,就可以到邮政局去发特快专递,邮寄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大家一听诉江并不复杂,都纷纷表示愿意参与了。

晚上同修临走时,我说:诉江的过程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大家回去多学法,多发正念,诉江也是天象的变化,是正法進程的一部份,师父在看着我们呢!只要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就一定能成功。如果想要我们帮助整理材料的,明天或后天到我家来。大家都说可以,明天分批来办。

第二天早上,我们三人集体炼完功后,学了一讲法,就来了两位老年女同修,她们谈得朴实、感人。一位同修说:她因病十几年没起床,是一个快死的人,同修来到她床前给她读法、教功,半年后一身病全好了,现在二十多年未生过病,吃过药。在修炼过程中还见证了许多神奇的事情,亲戚、朋友、邻居许多人都是通过她身体的变化而相信法轮大法好。另一位同修说:她到安徽去参加师尊的传授班,当时是女儿和女婿将她抬去的,学习班结束后,是自己走回来的,连老伴都不认识她了,周围的人都感到大法太神奇了,从而相信大法。现在已七十多岁了,仍无病一身轻,十分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她们的共同愿望是要用自己的真实事实通过起诉江泽民,让世人都知道大法好,救度那些迷中的众生。我们顺利的给她们办好了诉状,并告诉她们如何填写快递单,如何邮寄,需要些什么附件。她们当天下午就去办理投递。下午又接连来了几位同修,我们三个人,一个记录,一个写材料,一个打字,一条龙的工作,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结束,当天共完成了七个人的诉江材料。

第三天一大早,有一位二零零八年因看到真相资料而得法的新同修来办理诉江材料。他诉江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是十分残忍的罪行。他当时看到这个活摘器官的资料后,和妻子伤心痛哭了一整个晚上,很长时间还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他想通过起诉审判江泽民,使这样的迫害立即结束。

接着,协调同修又去把另一个乡镇的一位农村同修找来了。我看到他精神状态很不好,就与他切磋。其实这位同修原来很精進,大法遭到打压后,他是我县第一个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后来他一个人在农村修炼,三件事就没有保证,现在身体不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自己还看到自己肚子里有两条蛇和一个蛤蟆。我说:要多学法,多发正念清除它,它是共产邪灵低灵败物,别人发正念时你没发,它就会跑到你身上和你空间场内躲起来,对你造成危害,会毁了你的。他说:原来是这样啊!没有人告诉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在他办完诉江手续后,他说自己没做好,愧对师父,执意拿出五百元钱来做大法资料。我们男同修开车送他去发快递后,还开车把他送回家,一路上一直给他发正念清除。后来我又叫县城里的同修集体帮他发正念,我也发正念帮他化掉了这些坏东西。我想这次诉江他能赶上来,说明师尊的慈悲给他又一次得救的机会。

为了不落下同修,第三天下午我们又到两个不能来的同修家里去帮助他(她)们办理诉江。一个是去年才得法的新同修,因股骨头坏死,长年瘫痪。得法后,现在有很大好转,已经能做饭、做家务了,但还不能走远路,我去告诉她诉江的事情,她说:江泽民执政时,贪污腐败,她未修炼之前,在工厂上班,我们工人只有苦做,没有钱拿,早就想起诉他了。现在这样好的功法被江泽民打压,使我们有病无钱治,又不能堂堂正正的修炼,受到歧视,所以更要控告他,早日结束迫害。

另一位是离休的八十八岁的老年同修,得法前身体很不好,常常感到死神的威胁,他把遗书都写好。得法后虽过了几次大的病业关,在师尊的呵护下都闯过来了。他妻子比他小很多岁,平时也帮他发资料和讲真相,很支持他修炼。可这次看他要起诉江泽民,却不同意了,说怕他年龄大了被迫害受不了。我去拿诉状时,老同修被她锁在屋里,我们進不去。老同修打开窗户说,他很想诉江,但妻子反对,还把门反锁了,印泥也拿走了。我说:你知道你是师父延续下来的生命,现在到最后了,你不跟上来,那你今后怎么办呢?诉江并不缺你一个人,但对你个人来说,跟不跟上来,提不提高上来是非常关键的事情啊!他说:我知道,你帮我写的诉状太好了,反映了我的实际情况,你去帮我找个印泥来,我签上名,按上手印,你帮我寄出去,钱帮我垫上,以后还给你行吗?我看他本人很坚定就按照他说的,帮他投递了。

第四天,我们三人又返回到农村,想去帮助那位住在高山上的残疾同修办理诉江。这对于我来说是需要下很大决心的,因为从县城开车要走几十里路程才到那个村子,到村后再从山脚下爬到山上去,一来一去就要一个多小时。两位年轻同修都很积极往上爬,而我始终有畏难情绪,想到我六十多岁了,而且体重有一百六十多斤,上山很吃力,上一段就不想再走了,但是我又想:同修是位孤寡残疾人,生活十分不易,修炼这么多年了,不能把他落下啊!就咬紧牙关,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上去后见到同修,他很感动,他跟我们说:他是八九年得的类风湿病,双脚瘫痪,不能行走或参加生产劳动,田地都荒废了,生活十分困难,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他自己走了。为了求得政府照顾,到处写信上访,成了上访专业户,但是求告无门,一九九八年在侄儿的介绍下,有幸走入大法修炼后,身体健康了,山上山下到处可以走了,再也不去上访了,在家把田地种好(到现在还在吃那个时候种的粮食),生活富裕起来了。

可是九九年江泽民下令打压法轮功后乡镇派出所、村委会上门抄家,没收了他的大法书籍,他讲真相被恶警狠狠打耳光,以后还一年几次上门骚扰、恐吓、谩骂,不准学法炼功,致使他旧病复发,又不能走路了。他说:法轮功把我从残疾人变成一个好人,共产邪党、江泽民又把我从好人变成残疾人,现在更是丧失了劳动能力,无任何生活来源,乡镇和村里还因我修炼法轮功取消了我的低保。我看到他的房子到处都是潮湿的水印子,生活十分简陋,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还坚持修炼,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心中既难过又很感动,心想:来的值得,不能落下他,他天国的无量无计的众生还在期盼着他回去呢!因他的两个哥哥也是同修,我们就在学法炼功、发正念、成立学法小组、圆容整体、互相配合上与他们進行了切磋交流。临走时我将身上带的三百元钱悄悄的留给他,他发现后坚决不收,又叫人带下山来还给我。我真不知如何帮他才好?傍晚七点钟,我们三人带着十六位同修的诉江邮寄回执和一种对农村同修的牵挂与祝福,既高兴又十分疲惫的回到了省城。

过两天后,我上网查询,十六人中有九人控告状被高检签收,有七人控告状被滞留在北京航空处理中心。我及时帮他们在明慧网上做了登记,同时对于投递的两种结果,我悟到除邪恶干扰外,也可能与各人的修炼状态有关。我及时打电话回去告诉他们结果后,叫他们要多学法、多发正念,提高自己。解体阻碍,直到七月九日又有四个同修诉状被高检签收。

对于这次走出去帮助下面县市、农村的同修诉江,我们有以下几点体会:

一、帮助农村同修诉江,真的很有必要。因为农村同修很少有上网的,信息相对闭塞,对诉江在认识上有很大的差异,需要我们去交流和推动,同时农村同修普遍文化水平较低,一部份人写字都有困难,更写不了诉江材料,真的不知如何动手诉江,这次要不是我们去帮助他们,我县的诉江还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开展呢?

二、对于志愿去农村的同修,确实是一个严峻的考验。首先要有很大的慈悲心,放下个人利益,像我们这次同去的两个同修,一位男同修自己的生意交别人做,开上私家车下乡四天时间,那位女同修也放下很多事情挤出时间去支援农村的。

三、还有农村条件差,交通不便,有时翻山越岭,还顾不上吃饭觉也睡不好,天气炎热又累又饿,所以要求我们同修要有吃苦的精神,再者要求做到无条件配合,互相圆容,耐心周到,尽职尽责。在人员少、时间短、工作量大的情况下,做到有条不紊忙而不乱。同时还要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排除一切干扰,心在法上才会顺利進行。

总之,下到农村去帮助同修诉江是一个修炼提高,去各种执着心的好机会,建议有条件的同修尽量的走出去,帮助农村同修诉江,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