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见: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我今年四十九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進入修炼的门就半开着修的。

修炼之前,由于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毒害,一提到佛道神就认为是迷信。当我走入修大法的门,看到了一些场景后,就不得不承认佛道神是真实存在的。

我记得第一天去炼功点炼功,只炼了一套法轮周天法,动作炼准确了,浑身发热,动作炼错了,身上冒凉气。回家师父就帮我调整身体,拉肚子拉了四十分钟,全身发冷,当时还在心里犯嘀咕,这个功恐怕不能炼。可当我睡醒一觉,身体却非常舒服,一辈子没有过那么舒服。

第二天又去炼功点,有个同修在炼功点请了师父的书和法像,我叫她给我看看,我一碰到书和佛像,就有一股热流走遍了我全身。当时只是抱着好奇心请本《转法轮》回家看看,一遍看下来,我就抱着《转法轮》这本宝书开始大哭,我要寻找的东西终于找到了!找到了人生真谛。就这一瞬间我整个人变了,变成一个身穿袈裟光着头的一个很漂亮的和尚,从那时起我就开始踏踏实实的修炼了。

学大法开智开慧

我有个女儿,读小学时成绩都很好,上了初一数学成绩就不太好了。有一天晚上做个梦,女儿的数学试卷我考了一百分,第二天我拿她的数学书看看,每道题目都历历在目,我都会,从此我就当上了女儿的辅导老师。这些事情对我而言简直难以想象,我是初中还没毕业的,而且离开学校有十五年的时间,我学了大法,大法给了我智慧,我能辅导读中学的女儿了。

修大法层次突飞猛進

师尊讲过:“为什么叫净白体呢?是他已经达到了绝对的高度纯净了。”[1]看到师尊这句话我就紧张,因为自己人的观念太多了,执著心太顽固了,怎么能达到这种境界呢?一有不好的观念与执著心上来,我就想到高度纯净的那种境界,可那些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到底怎么才能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

师尊说:“谈到意念,也就是我们人的思维活动。在修炼界怎么看待人的意念在大脑的思维活动?怎么看人的思维(意念)的不同形式?是怎么体现出来的?现代医学研究人的大脑有很多问题还是很难解开的,因为不象我们身体表面的东西这么容易。”[1]师尊用这段法来破除我这个迷。每一思每一念我都能找到它的根,是执著心?还是观念?还是思想业?还是别人说什么自己带着执著心听来的?一分别这些东西它们就被消除了,再加上我每天打坐两小时,我真的达到了那种高度纯净了,肉身也达到了净白体的过渡层次了。我是从九七年十月开始修大法的,到九九年二月就出现了这个状态(还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吧)。九九年二月到九九年七月之间一直就保持着纯纯净净的状态,那是我的最佳状态。

大法显神威

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中共邪党对我们的迫害,邪党派人跟踪我,多次关押我,我修炼的状态与形式都变了,学法炼功就跟不上了,心性也跟不上,总觉得返不回去。

有一天在看师尊《广州讲法》录像,我默默的说:我在人间遇上师尊在人间传大法,虽然我没见过师父的面,但是我知道了宇宙中有法在,由于我迷失在常人的名利情中,不知能不能返回去。这时慈悲的师尊真的从电视中走出来挥着手说:正完法一起回去。这一刻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流着泪默默对师尊发誓,我一定珍惜这万古机缘,返本归真!

发《九评》的奇迹

有一次到偏远的乡镇去发放《九评》,发完搭车回家,脚刚踏上车子,就感觉肚子很饿,口水都流出来了。这时在我座位上出现两袋高档面包,心想现在的人不知道怎么活才是好,这么好的东西就扔掉,太浪费了,不好好珍惜,将来人……这时突然听到师尊的声音:“这面包是给你的,你不吃跟他们同样的犯罪。”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无法形容那激动震撼的心情,也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感谢师尊的洪恩。

在狱中的一幕

在这场迫害中,一次我在看守所里发正念时,看到师尊在明慧网上《静观世间》那张照片的场景出现在我面前。我有六颗坏牙,每一颗坏牙里面就有一条大蟒,师尊将这六条大蟒象输送带一样输送到他背后的那座大山上,整个大山都布满了,然后就把它们炸光,然后再输送,经过几次反复才彻底销毁。这时我的牙也好了,晃不动了。

再发正念,看到的就是大魔头江泽民领着那些凡是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与那些没有三退的人,层层生命,就象万马奔腾,真正就象水一样流向我们师尊背后的那座大山上,层层在灭尽,连续了多少天都是这样。那个情景我真的不敢看,那些生命真的很可怜。关押我的那个看守所就有三个狱警在其中,她们三个都休了病假,而且都是长假,具体生的什么病我就不知道了。现在我才明白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的时候,我们师尊为什么静坐在那座山前面,我们为什么就能走出那一劫,大法洪传世界各地,每个角落都有,为什么把那张照片放在明慧网上面,为什么邪恶想方设法想破坏就是破坏不了呢,所有一切不好的坏东西又到什么地方去了呢?都有一定的深刻内涵包括其中的。

发正念再往下看下去,从我的脚腕直到大腿都是铁镣,从手腕到上臂都是手铐,一发正念哗哗的往下掉,一层一层的黑的铁镣与手铐往下掉,不知多少层。那一层一层黑的,师尊还好打开,等到白色的时候,每一层到最后一个的时候都是师尊带着我到债主那边叫债主用钥匙打开,层层层层都是这样的,从地狱一直到塔顶上层层都有债主,那些债主把我当时怎么对待他们的都一一给我看。我在每一层中都是君王,都是用很残酷的酷刑来施加别人,那些债是无止境的,这些所有的一切都由师尊来承受来善解。

看到这一幕幕,我感到撕心裂肺,无法用语言来感恩师尊,只有抱着复杂的心情在哭泣。我哭着对师尊说:师尊您为我做了那么多,可我就是不争气,让您恨铁不成钢。您苦口婆心的讲那么多法,我老是做不到,被邪恶钻了空子,我的资料点被邪恶洗劫一空。师尊带着立体声音往我头脑里打:那是他们的罪,有大劫等待着他们。瞬间我看到二零一四年神韵晚会最后的那个场面,一模一样(注:看见这一幕时神韵还没出来)。再发正念那就是二零一三年神韵晚会一开始的那一幕了。在大法的指导下,师尊的呵护加持下,我坦坦荡荡走出了邪恶黑窝的大门,并从邪恶魔掌中解脱出来。

借此机会想对师尊说,师尊您太辛苦了!谢谢您普度众生!谢谢您给我们所做的一切!也想对同修们说,谢谢国内海外的同修们营救!同修们辛苦了!谢谢谢谢!!祝同修们圆满随师还,愿世人明白真相走出中共谎言,从黑暗中走向光明,拥有美好的明天。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