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行不义必自毙 周本顺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大陆各媒体纷纷转载中纪委网站公布的消息: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终有时,这只是周本顺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开始。

一、在湖南搞迫害

周本顺,男,一九五三年二月生,湖南怀化溆浦人。一九九五年八月,任湖南省邵阳市委书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宣布迫害法轮功后,曾多次主持、参加迫害法轮功的会议,驱动省各地中共官员加重迫害法轮功,是九九年七月至零零年十一月期间迫害邵阳法轮功学员的第一责任人。周本顺搞迫害的邪恶表现,给当时江泽民和政法委书记罗干留下深刻的印象。二零零一年,周本顺升任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

周本顺在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三日湖南省广播电视网络传输和电信业务安全培训班上,叫嚣要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三年夏季,他接受中华英才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法轮功要加大迫害力度。周本顺指使湖南各地建造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指使公检法部门肆意抓捕、冤判法轮功学员,监狱酷刑折磨等等,无不彰显了其丧失人性,追随迫害,捞取政绩的用心。湖南省至少有四十九名法轮功被迫害致死,周本顺负有重要责任。如二十九岁的衡阳市法轮功学员陈湘睿当场被活活打死。陈湘睿因拒绝转化,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晚上九点,时任衡阳市公安局国安支队长雷振中带领警察将陈湘睿绑架到市公安局大打出手:电棒、铁锤加书本、橡胶棍……活活把陈湘睿打死,头颅骨骨折,颅内出血,五脏六腑全部打坏,肋骨、锁骨、脚背骨被打断,腹腔内抽出二千五百升血,脑中枢神经致命损坏,于次日(十二日)早上在衡阳市中心医院含冤离开人世!警察十二日立即将陈湘睿的父母、姐姐、姐夫等亲戚多人挟持到市静园宾馆,逼迫其父母签字,并派两卡车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将陈湘睿尸体押到火葬场强行火化。因其父母不肯签字,警察强行将其全家关押两天才放人。其嚣张气焰,可见一斑。还有众多酷刑报道,可参见明慧网

二、充当江泽民、周永康迫害法轮功的打手

二零零二年周永康出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后,二零零三年周本顺就被调入中央政法委任副秘书长,至二零零八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周永康出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后,周本顺升任政法委秘书长并兼任中央综治办副主任。

周本顺混迹中国政法系统十多年的时间,正是迫害法轮功的疯狂时期,期间数十万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劳教、判刑,有三千九百余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死亡,甚至发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数亿计的国家财务被用于这场迫害“真、善、忍”的运动,其为祸之烈、之深,罄竹难书。

仅举在周本顺的家乡湖南怀化就有残暴洗脑的“法制教育基地”(非法拘禁、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这个“黑监狱”是二零零五年十月,由怀化政法委、“610”等耗费国家资金二百八十万元买下的部分厂房和住宅区,迁走了原楼内居民。该住宅为两单元四层楼房(一楼设计为煤棚层),共十二套住房,周围是砖砌围墙,独门大院,平常铁门紧闭,偶有人员或车辆进出。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的周永康流窜到怀化,怀化市及各级“610”追随迫害,把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至怀化市法制教育基地,用强制、高压、恐吓、酷刑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不择手段的进行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与摧残,甚至折磨人致死。

周本顺还大力扶持追随其迫害法轮功的官员。杨冬英,女,原湖南省怀化市政协副主席。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任鹤城区区长的杨冬英就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上任怀化市副市长,更是积极配合周本顺与恶首周永康,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多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月,她陪同周本顺与恶首周永康一行几十人于下午六时左右在怀化洗脑班里一个多小时,指挥迫害法轮功,并丧心病狂地在怀化电视台表态:“即时至二零一一年内要把怀化法轮功一网打尽。”据说,周本顺与恶首周永康给杨冬英每年的维稳费有几百万甚至几千万,杨从中利用职权大肆贪腐,累计贪腐费一点七亿多。(二零一三年五月,杨冬英遭恶报,被关在湖南常德某所,自己脱光衣服撞墙,多次自杀未遂,其儿子与老公都牵扯贪腐被逮捕关押。)

三、在河北省倒行逆施,制造大案冤案

二零一三年三月后,周本顺调任中共河北省委委员、常委、书记,省人大主任,在河北省继续制造红色恐怖,在石家庄炮制新的迫害试点,然后到其他地区推广,妄图以此捆绑他人,挽救血债派覆灭命运。

1、在秦皇岛制造610冤案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晚,在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操控下,秦皇岛海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联合行动,对庞舒月(律师)、廉宝昌(秦港集团铁运分公司的职工)、高纪红、李学颍(秦皇岛烟草机械有限责任公司职工)、张晓杰(讲师)、化智凯、张晓杰等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绑架抄家洗劫、暴力殴打,共抢劫现金、存折、贵重物品等上百万元,私家车七台。长期把他们非法羁押在秦皇岛市第一看守所,遭到酷刑折磨。

一瞬间,十几个家庭遭受突如其来的伤害,无法正常的生活,亲人们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有家属为亲人聘请了维权律师。当律师们来到秦皇岛履行法律程序,要求查阅卷宗时,秦皇岛市海港区检察院公然违反法律,阻挠律师查阅卷宗。公检法系统为虎作伥,大兴土匪行动。

2、重操媒体,为其迫害造势。

二零一三年十月初,河北省委所谓“防范和处理×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即“610办公室”)给各单位发出通知,要求各单位积极参加,浏览邪恶网站,登陆所谓的“知识竞赛系统”。如河北邯郸地区积极响应,要求全体在职教职员工及各类全日制在校学生参与。邯郸涉县四中和龙北小学要求学生在十月初这七天假期里,浏览一个诽谤法轮大法的网站,阅读后输入父母的手机号码,输入手机号码后就可以打开一个诽谤法轮大法的答卷,在网上答题,而且是每个学生必须要做,作为假期作业。胁迫民众参与迫害对佛法犯罪。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中旬,河北卫视公然又播放诬蔑法轮大法的节目,毒害河北民众。

3、11.15大绑架

据资料揭示,在二零一二年时,恶徒周永康曾在河北省搞了一个“国安维稳”试点。周本顺上任河北省委书记后,拿石家庄地区做试点,图谋推广后继续维持迫害。在周本顺的指使下,经过了以特务手段持续数月的跟踪、监控、监听窃听、入室踩点等,以法轮功学员制作真相年历为借口,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清晨五点,统一行动。在石家庄市区及周边正定、高邑、行唐、赵县、平山等地河北省多区域国保、国安警察及“610”人员,突然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抄家,行动中统一配备录像机和微型摄像头,带着逮捕证、搜查证,要求抓人、抄家、做笔录等全程录像。

一时黑云笼罩,至少二十多个家庭陷入劫难中,被抓捕和骚扰人数达四十多人。石家庄市政法委成立直接负责的“11.15”专案组,市公安局的主管副局长李新乐、国保支队长孙会龙、桥西区公检法、长安区公检法参与。在抓捕中,有警员透露他们也不愿这么干,是“上面的意思”。除非法关押和勒索外,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石家庄的检察院起诉。在庭审过程中,律师堂堂正正的为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检察官和法官都静静的聆听。石家庄地方检察院和法院的人员很多已经明白法轮功真相,都是在上级指示下操作,这次本欲做成“大案”的行动,在众多民众的谴责中和法轮功学员家属的控告中,无奈的拖延着。目前,王晓峰、李宇新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仍被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

据悉在二零一三年十一、十二月份,石家庄、保定、廊坊、沧州、唐山等地也连续发生绑架制作或发放真相台历、挂历、年画、对联、剪纸等资料的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有内部文件要求各地、各部门、各单位落实邪党省委防范办二零一二年《关于建立清除清缴“法轮功”反宣品长效机制的工作意见》及“市‘双清’工作具体要求(没有注明具体要求的内容)”。此举至少是整个河北省范围内的,而且文件下发到基层单位。

4、大面积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二月下旬开始,在石家庄市区及郊县,河北当局又调动大批警力和社区人员,对法轮功学员上门骚扰,录像、逼签字、查抄,不配合的甚至强行入户抄家抢东西、抓人,执法犯法。仅石家庄新华区一域就有至少五十多户被骚扰,又一次制造暴力恐怖氛围。

二零一五年四月,周本顺指令省委、省政府办公厅向各市、县下发针对迫害法轮功的两办文件。文件要求,各地要加大对法轮功的监控和打压。

周本顺落马是其作恶的必然报应。人在做天在看,人做了什么都要偿还,做善事有善报,做恶事有恶报,这是天理,任何个人、任何组织、任何力量都无法逃避和抗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