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心招来干扰 吸取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自从明慧网发表起诉江泽民的文章以后,通过和同修的交流,我觉得我也应该提笔写控告信,自己思想中只是意识到了想写,但我迟迟没有动笔。中途母亲要我回老家看望,等到我从老家回来以后,同修问我就差你了,就准备发走了,你咋办?我这时候才提笔写了我被迫害的经过。当天同修就拿走了,后来同修告诉我说信发走了,副本发到了明慧网。当时我感到就象大功告成了,完事了。

七月一日,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我母亲平时是不给我打电话的,心里一惊,就听母亲跟我说老家派出所四、五个人到我家去骚扰,问我人在哪里,手机号和孩子上学的情况。听母亲说话声音很急,说我父亲都被吓哆嗦了,从来都没有见过这阵势,把我的电话、现住址、孩子的情况全盘托出,母亲告诉我一定要注意安全,说孩子放假去你家里,你被抓了,孩子咋办,还告诉我把银行里的钱寄回家放在别人那儿。听他们的口气,他们是做好了我被迫害的心理准备。

放下电话我的心里就开始不稳,负面思维浮现,我一直发正念否定一切迫害,第二天去同修那里,因为以前有过被迫害的经历,问起诉状有消息吗?同修说没有动静,我就在想那么多同修为什么就我被骚扰呢?肯定我哪里没做好,有漏才出现的,得深挖一挖根了。

我就开始从头整理,看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一整理还真的把我吓一跳,还真的是修炼无小事:首先看看自己写控告信时是不是放下所有人心,迈出这一步,是发自内心的静下心来写一写自己的修炼过程和被迫害的经历,还是被同修牵着,大帮哄,整个的一篇流水账,有些重要环节一带而过,事后也知道写的不好,就想反正我也写完了,也邮走了,就合格了,整个过程就是常人糊弄事,没有把这当成是一次师父叫我提高的过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写的过程当中体现出我有一颗怕心,控告信是需要实名制的,还怕信件寄出后,再次被迫害,怕失去工作,怕孩子没人照顾(因丈夫害怕,我学大法他与我离婚,我一人抚养孩子),怕家人为我担惊受怕,因为我修炼以来一直做得不好,真相没有讲到位,家里人一直反对我修炼。

旧势力可是虎视眈眈看的一清二楚,有弟子问:“大陆学员出来洪法,那肯定就要被抓。如果不洪法呢,又怕在正法过程当中影响自己的层次。大陆弟子如何把握?”[1]师父解法:“这两种思想都不对。不出来洪法呢怕影响层次,怕影响提高,怕影响圆满,怕影响这个,怕影响那个,而不是真正的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看问题。大法弟子就应该证实法,就应该去救度众生。就是有这些常人之心,所以容易出问题,所以才出了很多问题。”[1]师父接着说:“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的正、做的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身边还有无数的正神呢!我还有无数的法身都会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里不稳,这样的执著、那样的怕心,旧势力看见了就会抓住有漏之心迫害。”[1]

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