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邮寄诉江状被绑架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同修梅(化名)去邮局寄诉江状时,被警察绑架了,这给本地同修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诉江是符合宪法的,为什么被中共不法人员迫害了呢?经了解,很快知道了被迫害的原因。

梅正念比较强,她把自己的诉江状写好后,堂堂正正的到邮局用快递寄走。回来后,周围的几个同修也纷纷让她寄,梅也不推辞,把六个同修写好的快递全拿上,又返回了邮局。可是,当她寄完了五个快递时,几个警察進来了,把梅带走了(怀疑是被邮局营业员恶意举报),梅被非法拘留了五天。

虽然绑架梅的中共人员跟随江泽民集团的迫害政策,抓捕遵纪守法的法轮功学员,是违宪违法的犯罪行为;从修炼人的角度看,表面上是梅被迫害了,实际上是否也有同修的漏呢?那几个让梅给寄快递的同修,为什么不自己去邮局寄呢?是否有怕心,觉得去邮局有危险,怕被迫害?还是图方便,让别人代办省事?诉江这么严肃的大事,从写到打印,和到邮局寄出,每个环节都应该自己去做,而且要严肃认真。在做的过程中,能去掉怕心和自我等许多人心。可是,有的同修不是这样:诉状让别人代写,说:“你帮我写一个吧,我那点事,你也知道,赶快寄走,别落下。”别人帮助写好后,自己还没等看完,就说:“行行,帮我寄走吧,你去过邮局,路子熟。”

这不是大帮哄吗?诉江是修炼中的一次大考核,问问自己:修什么了?有什么提高?全让别人代劳,自己是干什么的?如果去邮局真有危险,把危险推给了别人,这私还小吗?这么不严肃的对待诉江,旧势力可看的清楚,它们抓到了把柄:“寄个诉江状,还胆胆突突的让别人寄,这是大法弟子吗?够格吗?这人没走出来呀?这叫什么诉江?这是凑数啊。”于是,旧势力就让警察把去邮局的同修抓起来。抓起来后,看你们这些人咋办?还敢不敢去自己寄?

当然,这里不包括那些不识字的老年同修,我只是说对诉江的态度。就我们本地而言,有的同修在诉江上的做法很让人感动,比如:有的同修,到邮局寄诉江状不给寄(现在给寄了),他骑摩托车跑了五个小时,到外市去寄;还有个同修,寄诉江状时,邮局流动车不给寄,邮局也不给寄(后来都给寄了),她急的直哭,说:“我就是背着诉状上北京,也的把诉状寄出去,非的把大魔头告倒不可。”同修在说这话时,那种诚心和精神很使我感动。

相比之下,诉状让别人代写,寄快件也让别人代劳的同修,这差距是多大?修炼是严肃的,差一点旧势力都不放你过去。诉江要严肃,认真,自己能做的就不要别人帮助做。

写出看到的一点现象,不在法的地方,恳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