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江泽民 谁能挡得住?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目前,起诉江泽民的大潮势不可挡。可是在中国大陆极个别地方,有些国保警察却去邮局蹲坑,伺机绑架,裹挟工作人员私拆信件。在暗中指使他们干这些非法之事的人,真能阻挡得了诉江的历史进程吗?

法轮功学员已经认定了现在是起诉江泽民的时候,也明白了今天起诉江泽民是制止迫害必定要走的一步,起诉江泽民是帮助更多人明白真相的重要方式之一,他们决不会放过起诉江泽民的历史责任和机会。这个地方有个别人阻挡,他们完全可以用真相打开人心,碰到实在不听、或者听不明白真相的人,还可以换个地方,“东方不亮西方亮”,天总是要亮。

退一万步说,如果真不让邮寄,照样有其它路走,“条条大路通罗马”。比如说,可以对阻挡者提起控告,包括对当地邮局负责人提起控告,以及对直接绑架者提起控告。被起诉者等于上了“恶人榜”,报应和审判只争来早与来迟。试想,如果你是被指使到前台干脏活的人,你是花几分钟,趁在现场的机会,当面了解一下邮寄诉状的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起诉江泽民,从而给自己挣个“善有善报”呢?还是给那些贪官污吏当陪葬呢?

再有,虽然可能有点“大炮打蚊子”,但众法轮功学员再次赴京,壮观历史再现,不是不可能。

这场迫害波及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再过两个星期就是“七.二零”了,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是十六年前的七月二十日公开登场的。法轮功学员们进京投递控告状,如果大面积的形成这样一种势态,试问地方的贪官污吏能控制得住吗?

当年信访办被江泽民控制,上访渠道被剥夺,为了到天安门呼出一句“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们抛家舍业,在最大限度的舍弃自己的一切的情况下走上天安门。经过十六年血与火的洗礼,这些法轮功学员今天更加成熟了,到北京投递一下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太简单了。对法轮功学员来讲,这么多年来,他们不就是随时面临着被迫害的威胁吗?他们不是坚强的走过来了吗?现在他们会放弃自己该做的吗?

何况到今天,江泽民已经是残灰一团,控告江泽民已是中共上层默许的一件事,哪个地方的江泽民死党如果还敢阻拦和绑架上京投递诉状者,将来谁也顾不了你。

还有一些参考资料,读者朋友不妨为自己了解一下历史现状:

一、在国家范围内看,没有任何政策或迹象阻止起诉江泽民

五月二十六日,据中国经济网消息,中纪委网站上刘金国的个人资料已经更新了,他已经不担任“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的头目了。他简历里面写他担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到二零一五年一月。那么谁接替刘金国呢?这都快过去半年了,怎么没见报道呢?“六一零办公室”是被国内外一致公认的“死亡职位”,不管是没人敢接任,还是中共上层不敢再任命,还是什么,都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罪恶的“六一零”已经穷途末路,不然中共法院的这次立法改革根本就改不了(指由立案审查制改成立案登记制);同时也能反射出中共上层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不但全国老百姓乐见首恶江泽民被控诉,中共上层相当多的人对法轮功学员控诉江泽民的行动也都乐见其成。

二、从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范围内看,阻止诉江的指令也没有

这是由中共政治的生态所决定的。这一级的官员,与中共上层都有很多联系。中共上层的意图能最初被他们捕捉到,上层采取不管不问的态度,意图已经相当明显,不进行打压,就是说在法轮功学员诉江的问题上要顺其自然,这个时候谁愿意往前冲?这一级的“六一零”头目,在没有上一层“六一零”授意的情况下也是持观望态度的。要在全省(自治区、直辖市)搞出统一的阻止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的事情来,他们现在真的没有这个胆量!

三、阻止控诉江泽民的地区只能是局部的

中共市、县级的“六一零”阻止诉江的可能性相对来讲可能有一些。一个方面是因为这些地方发生过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如黑龙江的佳木斯,有的邮局在私拆起诉江泽民的信件后拒绝邮寄。佳木斯监狱曾经在两周内迫害死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的妻子与女儿,为给死去的亲人讨还公道,数度上访,让佳木斯当局非常恐慌,疲于应对。他们为什么要阻止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这与他们曾经的罪恶有关系,是做贼心虚,但阻挡只能增加罪责,不如抓紧做些好事,将来能够减罪。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一级别的个别“六一零”头目头昏眼瞎,盲目作恶,当这时候了还企图借迫害往上爬。这些人没有什么实力和份量。大家知道,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被清算得已经支离破碎,大规模的迫害根本就不可能搞起来了。上层在观望,更上层在放手,下层的个别打手为什么还敢这样作恶?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个别人眼界太狭窄,心胸太肮脏,智商太低下。江泽民流氓集团明天被清算,今天他们还会照样作恶,到死都不敢承认,或者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四、起诉江泽民是民心所向

我们举两个例子。

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上午十点左右,甘肃省金昌市法轮功学员樊永成用电动三轮车送法轮功学员王泽芳、王永芳,到金昌市金川区北京路邮电局,往最高检投递起诉江泽民的控告状,结果被蹲坑的警察绑架到金川区北京路派出所。随后警察就抄了樊永成的家,抄走了邮寄到最高检控告状的回执单。在被非法询问时,樊永成坚定地告诉警察:“我就是要告江泽民呢!”下午七点以后,樊永成被放回家。

另一个例子是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法院非法庭审刘建平等三位法轮功学员。庭审刚结束,刘建平的母亲立即把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交给刘建平签字。参与庭审的所有公检法成员在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后,态度都很好,有的还说:你们就是该起诉江泽民,早点平反就好了。

“我要告江泽民”这句话真是掷地有声!这位法轮功学员的诉江状已经寄走了,也就是说他已经递交了对江泽民的控告,可是当天晚上就给放回家了。还有四川的这起非法庭审案,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签字起诉江泽民,而且还得到公检法人员的回应。这两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

历史大戏的最后一幕,会让更多世人看清江死党历史败类和自愿被其利用的人最后如何表现其惊恐与丑恶!古有身后还要永久罚跪的秦桧夫妇,今后江泽民这一伙就是人类永久的历史反面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