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阳六法轮功学员已被劫持到济南监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非法开庭后,山东烟台莱阳法轮功学员安利波、吕维浩、黄建君被非法判三年零三个月,李松山、李鲁林(父子俩)、张宝仁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近十月余,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被劫持到济南监狱。

有预谋的绑架

从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开始,莱阳六一零暗中对安利波、黄建君、吕伟浩、李鲁林、李松山、张宝仁“立案侦察”。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六一零实施绑架,之后,将法轮功学员分散在各派出所,企图避免家人要人,也可能掩盖他们见不得人的恶行。

安利波被绑架时,六一零、派出所去了四、五辆车,先把安利波的妻子抓了起来,铐在车上。邻居见了后,对警察说,你们可不能把她抓去,把她抓去,就没人教我们跳舞了。之后,恶警就進到安利波的家中,抢东西,最后抢去安利波电脑、刻录机、打印机等等。

安利波是村里有名的老实人,他的妻子性格外向,在村里跟一些妇女晚上一起跳舞,小有名气,村里人见他们家遭受这样的不公对待,纷纷说,你给他们(政府)写个信,反映情况,凭什么把人抓起来,我们帮你签名。

安利波家里种了很多地,有几亩果园,儿子在国外,父亲身上有个血管瘤,病危,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一旦破裂,人就没命了。安利波被绑架,家里所有的一切重担全部落在妻子身上。秋收的时候,邻居见家里的活都是安的妻子一个人干,就对她说,这么长时间了,还不放人,你写封信给他们反映反映,我们大家都帮你签字。安利波家的村子不大,就有一百多人签名声援,要求无条件释放安利波。

黄建君被绑架,被抢去手机、mp3、电脑、打印机等,现金总共约四千-五千元,其中真相币二千五百元左右。

吕伟浩被绑架时,恶警抢去刻录机、手机等。

法轮功学员盖贤飞被抢去业务电脑、手机一部、磁力仪、私人物品等,致使盖贤飞有家不能回,生意受到很大影响,经济损失十几万元,很多客户都找不到他。

六一零实施绑架当天,将盖贤飞的几个客户也被扣留了一天,他的员工也都被非法扣留,手机不让打。高建亭去发货,也被绑架至柏林庄派出所,非法扣留一天一夜,晚上被锁在铁椅子上一夜。

绑架李鲁林时,四、五辆车,几十号人,将李鲁林打倒在地,铐上手铐,手铐卡的非常紧,卡到骨头,致使李鲁林疼痛难忍,满头大汗,喘不过气来,村里人看不过去,大喝:给他松一下!这才稍微松了松。因为李鲁林修炼以前是练武术的,恶警怕他。

李鲁林是村里的电工,主管四个村的用电,线路维修,换电表,收电费等等,家里还有几亩地,他的妻子原来在村里理发,没有做过粗活,有两个女儿,小的才十几岁,上小学,现在这些事情都落在这样一个弱女子身上,就在李鲁林被绑架不久,村里正好赶上换电表,李鲁林的妻子承担起了这个重任,想请律师又脱不开身,搞的身心疲惫。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月余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六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批捕,关押在看守所,所长马贤君。

只有李鲁林因为家里没给看守所送钱,他每天都吃不饱,瘦的他女儿都认不出来了。

他父亲李松山将近七十岁的老人了,在监室里被一个犯人毒打,致使深受内伤,非常痛苦,看守所只是给那个犯人换了监室,并没有处罚犯人,看来是受看守所纵容。非法开庭时,老人要求保外就医,法官说那是看守所的事,跟他们无关。

非法庭审

非法开庭当天,六一零、法院人员如临大敌,看守所通往法院的路上所有路口都有交警把守,法院路口更是气氛恐怖,很多路人惊呼;发生什么大事了?安利波的家属因去晚一会,就被挡在门外,不让進去。

法庭上,律师问话时,不断被法官无理打断,辩护时,倒还顺利。

法院给六位法轮功学员定的是“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公诉人是检察院的赵丽君,只是走过场问了法轮功学员一些问题,读了一遍准备的“台词”。

法官是孙高强,以前非法庭审过法轮功学员张胜齐,非法庭审前,律师要求见面时,他百般推脱,经过一再坚持,很不情愿的下楼了。孙高强见到律师后,显得很紧张,说没有用了,太晚了。家属几次要求于他见面,孙高强在电话里大声呵斥,不肯见面。

整个庭审过程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律师的辩护有理有据,法轮功学员也为自己做了辩护。去到法院的家属全部都进到法庭里面参加旁听。

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一月得知,安利波、吕维浩、黄建君被非法判三年零三个月,张宝仁、李松山、李鲁林(父子俩)被非法判三年。

非法关押到济南监狱

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安利波、吕维浩、黄建君、张宝仁、李松山、李鲁林,从莱阳看守所被劫持到济南监狱非法关押。

相关责任人:
办案:马曙光、王申华。审核:周伟东(国保大队长)。法官是孙高强。公诉人是赵丽君。
济南监狱(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轻骑路】91号,通信信箱:济南市210信箱11分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3/山东莱阳六法轮功学员已被劫持到济南监狱-309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