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神仙眼中的大法弟子(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作者前言:本文仅供同修参考,以法为师是根本。别人证实法做好事,我们也不拒绝。别人指出大法弟子的不足,咱们应处处对照法,向内找,修正自己,并深挖“不信师不信法”的根源。

* * *

(接前文)还有个问题一直担心,跟这位老道人交流一下:开天目的同修掉下去、毁掉的太多了,怎么会这样?我也担心……

他说的大意:真全心信师信法,怎么可能出这问题?最初、根源上就有对法的疑惑,根基就不牢固,出了问题不用法归正自己,渐渐就相信幻象不信法。不少人自以为是历史上的名人,怪不得自己聪明呢?其实看到的往往不对,智慧从修炼正法中来,不是从历史人物中来,更不是从魔境幻相中来。暗自得意的心一起,大麻烦就招来了。最后自心生魔,愈演愈烈,直到不能自拔。

我悟到这是师父借他的口点我们的不足。当初我真是对法不全信,就出了点功能;也就是我出了点功能,才能信师信法,才可能修成,比那些没功能就能凭坚信、凭悟而圆满的,在最基础的信师信法上就差太多了。真是不值得欢喜,就更不能自我膨胀了。有天目,我是灭掉了开始的好奇心、欢喜心,坚信大法才度过了很多假相的诱惑。而我看到有的开天目的同修,只要残存一点欢喜心,幻相就不去。有的同修写了看到的历史事件,合乎小说虚构的情节,与现实的历史相反,这其实就危险了,这样带有自心生魔因素的文章,是否影响读者?谁高兴?如果自己也有高兴满意的想法,恰恰是干扰的魔幻高兴。有同修看到的景象不用大法衡量真伪,脱离现实相信幻相,最后不信大法了。自我膨胀是一点点被魔捧大的,捧人的人本身就有问题,好奇心、欢喜心、自我之心一定要灭掉。

师父讲:“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讳这个东西。”[1]这段法一定要学深入,做到才行。

他说(大意):有一些人只信大法的一部份,不信哪部份呢?不信自己做不到的那部份,信大法也是以自我为中心。多数是不信“病”这部份,法在这部份就不会给他显现威力,他就越不信。这些人多是常人中的强者,在修行中其实是悟性差劲的,但是他还自以为强。组织做事表现的如何强,如何精進和坚定,甚至忙得没空学法炼功,而没人的时候,他有时间并不实修,而是过常人生活。别人说不得碰不得,维护着自己那些要命的执著——很让神看不起。

我由此想到《精進要旨》中《和时间的对话》:“神:他们中还有来找法对他们自己认为好的一面,却放不下导致他们自己不能全部认识法的另外一面。”[2]以前学过去没在意,原来这里还要出问题。

后来又想到了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他有疑惑但从来不怀疑师父,就是他师父不断刁难他,他都对师对法不生一丝邪念,只是找自己哪里还不够师父的要求,最多是怀疑自己不行,这样的信师信法,才是他一世成佛的保证。

而有些同修,自我中心,遇到问题就怀疑大法。有个很有名气的同修,最后病业关没过去,在医院里悄悄说:“这法是真的假的?我一直有怀疑,现在看来,真是不行啊?”而我看到大法已经给他延长了生命,而现在他心里充满了疑惑都忍不住说出来了。再说啥他也听不進去了。他觉得他为大法吃了大苦,付出了那么多,师父就应该破格管他,他不真修也得把他的病拿掉。这是想和师父做交易,想不修而得搞特殊。抱着常人的执著和疑惑不放,这面请同修帮着发正念,再试试看,那面到医院去保命,结果第二天就去世了。凡是想去医院看看的,哪怕有一丝念头,都是在求常人的东西,就得受常人这层法的制约。

他还说了另外一种情况,大意是:一部份法徒非常坚信,真在履约,为大法甘心奉献一切,但是在用人的方法拼命、消耗,学法炼功都不顾,一味付出,实际也是不相信学法能给他智慧,实修能少走弯路。他一味用人的方法做事,就在求人的这一层法,那么未老先衰、过劳死等人中的规律就制约他。还有人觉得做着大法事等于上了保险,坚信师父会帮他过关,却长久不修自己,危险不危险?谁都知道。

我身边就有这样坚定、全力付出的同修。现在我发现自己也有点问题,自以为对法坚信,其实还有差距,至少是不全信。师父讲:“其实我一直在讲,修炼不影响做大法的事,一定的。因为炼功能最好的消除疲劳,是使身体迅速恢复的最好办法。”[3]

比如常做大法事累了偷懒不炼功,靠睡觉恢复体力,是因为不太信自己能做到,不太信大法在这方面也能给自己显现威力,就不去做,等于在此不修。结果就有常人状态:疲劳、累。而只要坚持炼功的时候,就真的不累。但不由此反思,不深挖根源,根源就在于没学透这段法,不坚信这一点。

有两位同修,出狱时都是被迫害成严重病业,他们都不在乎,结局却完全不同。一位同修是癌症晚期倒计时,监管部门都给家里赔偿了丧葬费,求家里别告他们。但这同修坚持学法炼功,一个月就完全恢复了,几年来都好好的,堂堂正正做三件事。监管部门看到这个奇迹,再不敢去迫害了。而另一位同修,病危状态自己也不在意,坚持讲真相,但是很少学法炼功,我知道他对自己炼功的信心有点不足,认为做讲真相的事师父更能保护他,实际还是有一点点念在病业上,有一点想这样“精進”来请师父解决病业的念头;而且脾气一直很大,同修也多次提醒他“常被魔性控制不行”,他掩盖。拖了三年去世了,“重症大病”不医治,拖延三年已经是奇迹了,但是三年没归正自己,走的太可惜了。

师父讲:“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可是呢,是凡这样的就难办一些。难就难在旧势力对你是轻易不放手的,它要钻你的空子,你有一点疏忽它就会钻。”[4]

如果没学透彻这段法,没认识到修炼的严肃,就会经常不修自己还不以为然。被钻空子,发脾气就是典型,也不知道危险性,已经在危险之中。

最后这位老道人说(大意):这些放不下的心,如果他有一个,一千七百多年前就死掉了;如果这些岁月中,生出来一个类似的心,早掉下去,也就死掉了。说这些都是被污染,姑妄听之。

我见过不少同修,病业关过不去,上医院去保命的,最后都没保得了命。常人的生死、寿命都是定数,当有绝症的病业表现时,很可能是自己常人的寿命快到了,这时候医院能保命么?

身边有不少同修长期学法炼功走形式,并不真正改变自己,学法不能用大法解开心结,常人中的“陈谷子烂芝麻”埋藏在心里,遇事就表现出来,不用法化解,反而用人心来强化,找自己只在表面,强忍掩盖过去,修也在表面。学法时心态很好,放下书,言谈做事就开始洋溢常人的执著……看到别人,反过来也深挖自己。由此认识到:原来每个执著,修炼中都是生命的杀手。不能严格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尽快斩断一个个执著,淤积起来很难闯过生死大关。

其实有很多损失是可以避免的,有很多同修,生命本来是可以挽回的。修炼中有疑问是正常的,不要淤积到最后,修炼中敞开心扉,疑问一定要在法中解决,交流中一定会有提高。放下执著的自我,才会接近先天真正的自我,那个自我的本性境界,却是无私无我。

以上个人心得,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正。在此也提醒开了天目的同修,如果在入定中见到什么地上道、神仙,千万别生好奇心、欢喜心,千万按大法要求做,千万不搭理,一好奇、一搭理就受干扰,功就乱了。如果不是在现实生活中碰到这位地上道,我也不会理会他的任何话语,切记不二法门的严肃性。一切都得在大法中归正才有未来。

(全文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