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神仙眼中的大法弟子(中)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六日】作者前言:本文仅供同修参考,以法为师是根本。别人证实法做好事,我们也不拒绝。别人指出大法弟子的不足,咱们应处处对照法,向内找,修正自己。

* * *

(接前文)前面谈到有些大法弟子出狱后去世的原因,就跟这位老道人探讨一下:这其中有些同修做了很大的事,在监牢中被迫害的很重,甚至被打死,而一般人不会出现这个情况。是否因为他们做的事太大了,所以承受就大,被迫害死是个例外?

他说(大意):没有例外,大法,谁能例外?很多监牢里的大法徒,长期挨打受迫害,也是长期没有深挖自己。看过密勒日巴修行的故事,白看了。如果能做到那样的慈悲,真能感动恶人落泪,迫害你的人基本都能被救度。不可救药的恶人,毕竟是少数。有人对这些恶人劝善只在表面,心里有对他们的反感、鄙视,关就长期过不去。慢慢就会产生疑惑和怕心,一丝怕心就完。这些都瞒不过神的眼睛。而有些大法徒真能做到至善,迫害再大也没危险,害他的人都在暗中保护他,令神赞叹。

他这一说,我发现自己“以为例外”的本身,就有不信大法洪大的因素在。同时马上想到师父讲过的:“关于目前各地站长的工作方法问题是要说一说了,执行总会的要求是对的,但是要讲方法,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1]

我以前只理解为对同修说话要无私无我、要慈悲,没有想到对常人、甚至对迫害自己的恶人也要修出这样的慈悲心。是自己的观念局限了对这段法的理解,就体会不到大法在更大范围的威力,所以当初在监牢中,有些迫害我的恶人,没能救了他们,真是遗憾。我想起有的同修心得中讲述的场景:能生出那样的慈悲心,“十恶不赦的恶警”真的能落泪而去,这个“恶警”后来真是减轻了对大法徒的迫害,可能是他有一部份生命被挽救的表现——这曾是我不敢想象的奇迹。我们按大法要求能做到多少,神奇就能显现出多少。

如果我们做的相反,没有生出对这些“恶人”的怜悯和慈悲,对他们有气愤、怨恨,这不是自己先变坏了么?

师父讲过:“如果你们不能正确去对待,不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向内去找,那真的是没有办法修。尤其是在这场迫害中,你不能够升起正念来,反而增加了无数的仇恨。”[2]师父开示:“你们知道什么是坏人、好人吗?你心里装的是恨、是恶,大家想想这是什么生命?会表现在行为上,甚至于表现在面像上,人瞅你都是恶的。我不是说一些大法弟子修的不好,修的好的一面就隔开了。只要在人这边还有你人的东西存在,就有那些不好的东西,就有不好的思想,越到表面表现的越差。”[2]

一旦我们自己心里装下了对这些“恶人”的怨恨、鄙视,这些本该修去的恶念先污染了自己,自己就在往下掉了,怎么过关呢?

再看师父讲的法:“常人社会中的一切都成为了你的修炼形式。”[3]我又明白了一点:可能那些恶人,是旧势力为了成就大法弟子,才让他们今生为恶人。这些恶人的初衷是要通过这种迫害的方式被救,而旧势力是骗他们销毁他们。有的同修做的很好,慈悲能救了他们,正是在大法中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曾经的“恶人”改过自新,反过来证实大法,真为他们高兴。

师父还讲过:“没有任何希望了的生命会无恶不做。”[4]我想到:如果认为那些恶人“不可救药”,这些人本性明白的一面可能就彻底绝望了,就真的对大法弟子无恶不作了,那就真把这些人推向反面了。当然他们打大法弟子,旧势力想利用他们把大法徒的正念、善念打出来,是不合正法要求的,是破坏。

师父说:“它们为了让学员达到标准、达到它们的要求,它们利用了那些邪恶的生命狠毒的打学员,极尽最邪恶的方式它们还是达不到目地,它们就气急败坏的更加邪恶的针对学员。最后它们达不到目地还说它们尽了最大的能力。多邪恶呀!可是这一切邪恶的发生,作为庞大的宇宙中的层层生命他们却感觉不到这个邪恶。”[5]

破除这样旧的邪恶的安排,对这些常人怨恨、鄙视只能起反作用,这样的心态下发正念也不起根本的作用。必须心中怀有对大法百分之百的坚信和洪大的慈悲才行。

还和这位老道人谈起当今面临的整体配合的问题,他说(大意):不信大法的洪大,不信修炼的严肃,才把自我看得那么重。有的协调人之间,并不协调,互相攀比争功;特别是有些有能力的人,他觉得他办成的那些事是他自己聪明,不认为是大法给他的智慧,更不认为是师父给人圆容来的,自我膨胀,实质在证实自己。有人觉得师父直接指导过他,暗中自命不凡。

这些念头,邪神都看得见,麻烦就招来了。也不想想:他得这样多受指点才可能修成,比更多的不用这样就能圆满的人,是不是差得远?越是差距大,越自以为是,越不信大法能给开智,就越不爱学法,越走弯路,越损失。反而认为大法也无奈,还得用他的人中的办法弥补……

当然配合好的确实有很多,但是个别人一旦自满得意,自我心一出,就又招麻烦来。

我想到师父的一段法:“如果你们协调不好的时候邪恶就会钻空子、制造麻烦。很多证实法的事不是没有办法,再难都有你们走的路,尽管那个路比较窄一些,必须得走正,稍微差一点、不正一点都不行,但是呢,你们还是有路。也就是说大家走正它。如果走不正,就会被现在这些邪恶利用来钻空子、搞破坏。其实我刚才讲的就是,大家在协调配合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你是在证实你自己呢还是在证实法,就是这个问题。”[6]

后来学到这段,发现自己曾经被“自我”障碍在大法更洪大的内涵之外了。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应该找找自我,是否自我没放下?是否坚信师父讲的:“放下更多自我的时候,证实法的智慧就会自然而出。”[7]自己能否做到?还是个信师信法的问题。

(未完,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