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卓遭黑龙江女子监狱药物迫害 【明慧网】

王玉卓遭黑龙江女子监狱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四日】我是黑龙江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王玉卓。我于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绑架,后遭非法判刑十年,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从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关押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九监区。当时任监区大队长是颜玉华,她和狱警贾文君一起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攻坚“转化”迫害。

我们第一批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共有九人,被隔离关押,每人一房间,每天被三、四名包夹犯人进行“转化”迫害,不断播放诋毁大法的造假录像片。我们九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反迫害。病犯监区犯人商晓梅在狱警指使下,对我进行不明药物静脉输液。在药物作用下,我莫名地精神兴奋,不能合眼,而且不断腹泻、尿频,反复折腾上厕所,足足一夜。第二天大清早五点钟左右,商晓梅急急忙忙跑到九监区询问看管我的四名犯人,担心使用药物迫害真相败露,告诉四个犯人不许随便和我说话。

在师父的保护下,我的身体很快恢复正常。狱方“转化”迫害我们九位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没有达到,九监区的“攻坚大队”就这样解体了。

二零零六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又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一监区,又称“攻坚大队”,狱方训练了一批狱警和职务犯罪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迫害。当时的大队长王亚丽、狱警于敏指使犯人轮番围攻、逼迫法轮功学员在写好的四书上签字、按手印。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二零零七年三月末,我被送到十一监区进行第二次迫害。又遭到病犯监区犯人商晓梅强行输液,被注射不明药物后,我出现全身忽冷忽热,血压升高,每天只能躺在地下,活动受限。后来她们把我送到哈尔滨医大二院进行身体检查,后传出说我被迫害致死,其实都是药物迫害造成的。经过三个半月的折磨,也没有动摇我们法轮功学员修炼大法的坚定信念,他们只好把我和其他三名同修先后送往三监区,其中有:王宏洲、朱风英、贺春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