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我学会了“忍”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一九九八年四月的一天,那是个神圣的日子,我有幸与大法结缘,从此我的人生开启了新的篇章。

修炼之前,身体有很多毛病。尤其是气管炎很严重,经常气不够用。二十几岁,就一把一把的吃药,面黄肌瘦的,性格孤僻,神经质,难与人相处,常与周围的人闹矛盾,也得罪了很多人。遇到矛盾不知道忍,好动手,该不该出手,都出手。疑心很重,总在揣测别人对我如何如何,真是活的又苦又累。

修大法后,我不再提心吊胆的活着,不再揣测别人如何了,而是想自己应该怎么做了。按照师父的要求,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的生活有了标准,我活的越来越坦然了。

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1]

在《精進要旨》〈何为忍〉一文中,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那就忍吧,在家里忍,不再与丈夫打仗了,我就是对他好。他骂我,我对他好,他打我,我也对他好。特别是中共邪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丈夫因为害怕,为阻止我修炼,又开始不断对我实施打骂。儿子看不下去了,阻拦他的时候,不小心在他脸上弄出个黑眼圈,说:“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妈,我妈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丈夫自己也觉的过分了,从此不再这样了,就是我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他也没说过一句埋怨的话。尽管这些年中共迫害我,他承受很多,也受过很多惊吓,但是他一直都支持我修大法。

在单位里忍,刚开始,考验接连不断,我在前面走,后面就有人在骂,虽然没指名道姓,但我能感觉到是在骂我,有时,我正好路过开着门的办公室,里面一群人正在指名道姓埋汰(即侮辱和嘲笑)我,我全听到耳朵里。要是从前,我会直接冲到屋里扇她的脸。可当时我没有一点气愤,而且还想她说的差不多,我基本上就是那样,当时一定是师父给我把坏的物质拿掉了,不然我当时不会那样坦然的。

还有一次,我在单位被骂了一个多小时,被骂得狗血喷头。我的同事姐妹都要出手了,但我没回应一句,虽然心里也七上八下,翻江倒海的,但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忍的住。

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所以,我一定要过了这一关,过好这一关。

修炼这么多年了,再回过头来一想,从前的我表面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其实还真是个没什么修养的人。我一个女人家,很好动手。上学的时候,打过同学;上班的时候,打过同事。而且多是男同事,当时就想他们就是不敢惹我,别人却说是“好男不跟女斗”。现在想,那时的我就不是一个好人,因为我修大法了,才能认识到这一点。修大法后,才学会了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不然的话,还真是麻烦事呢。

我当年打的同事后来当了我的主管领导,这都是我始料不及的。我这个好人也让他不忍心下手了,我三番五次的找他讲真相、劝三退(退党、团、队),让他看《九评共产党》,他做出了美好的选择,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在单位里,我本人就是真相,我在这个单位工作二十多年了,修大法前后的变化,了解我的人都是清清楚楚,那是判若两人的。所以“法轮大法好”,他们都知道,中共媒体的造谣宣传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起作用。

我修炼没多长时间,很多同事就说我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意思是说我现在是好人了,而且人变的精神了,身体变的健康了,性格也变的和善了,都觉的大法太神奇了。我对了解我的这些人讲真相,劝三退,就比较容易。更令我欣慰的是,有不少人走進了大法修炼。

有些人很好奇,觉的我和电视报纸上说的不一样,就过来了解,发现法轮功这么好哇,就开始修了;还有的人是因为有病,年纪轻轻就得脑血栓了,找到我要大法书,也开始学法炼功了。还有我身边的同事姐妹看到我修炼后年轻了,皮肤也好了,她们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也走進了大法修炼。

尽管在修炼过程中吃了些苦,遭受过邪恶的迫害,只当作对自己的磨砺。我每天高高兴兴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三件事,这些年,我学会了上网打印各种真相资料,学会了刻录真相光盘,学会了制作大法书籍,甚至还能手工刻制印章,把破旧的纸币做成真相币等等。

这些事在我这个年龄对常人来说原本就是不可能的,只有在大法中修炼,才会有这样的奇迹,大法教会了我真、善、忍,给了我无穷的智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