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哪里就能改变哪里的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二零一一年,我与一位同修翻山越岭到外地讲真相、劝三退,人们得到大法资料后大都非常喜悦,有的席地而坐认真地读起来,有的非常感激地要送我们吃的。

可能是有人告发,在我们发到最后几户时,被突然赶来的警察绑架。在去公安局的路上,我们给警察讲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大法的神奇与美好以及善恶有报的道理。不一会儿,警察的邪恶气焰就小多了,一年轻警察面露难色,一言不发,另一老警察也理屈词穷,无聊的哼起红歌来。

我们被关的地方,是迫害大法弟子非常严重的地方。开始我心里有点不太稳,随即就否定了这种不正念头,心想既然在这里出事,说明这里有需要我们讲真相,救度有缘人。于是发正念清除所有参与迫害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清除操纵这些世人对大法犯罪,阻碍他们听大法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当我把这些警察和我们看作一个整体去发正念的时候,怕心和仇恨心就烟消云散了,同时也展现出大法的慈悲与威严。

到公安局后一个当官的警察涨红着脸非常凶恶的威逼我说出另一位同修的情况,我严正的对他说:“我做什么都是个人意愿,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你不会从我这儿得到任何其他信息。”他听后马上像变了一个人,不但不再追问了,而且还顺着我说。他每让我填一张表,我就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无罪”等,他还一再说我字写得好。

一大队长还从自己办公柜里拿出一本精致的彩色《九评共产党》和一些真相光盘,放到我面前说:“你看,我这的宣传资料比你们发的怎么样?”我说:“你能收到这么多大法资料,说明你的缘份特别大,你认真看看里面讲的都是真话实事。你更应该善待给你们送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

通过讲真相,能看出警察们内心对大法弟子的敬畏与尊重。他们有的相信善恶有报,有的佩服大法弟子高尚的人品,虽有极个别的还有抵触态度,但是随着大法弟子的慈悲救度,这块冰渐渐在溶化。

在被绑架的第二天,就把我俩转到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有一位做饭的伙夫,六十来岁,每天开饭时他就重重地打开一层铁门,大声粗暴的喊“打饭了”。我一看那饭菜都是警察吃剩下的残羹剩饭加上水,里面还有吃剩下的鸡骨头、肥肉片,馒头也是黑不黑、白不白,一个有一斤重,里面净是一块块变质没蒸熟的硬疙瘩。有一次打饭时,我微笑着对伙夫说:“大师傅,我从小不吃肉,这菜汤里能不能清亮点。”他一听,脸上肉一横,凶狠的说:“在这里还讲条件,有能耐去大饭店吃……”

我想这个黑窝里连伙夫都这么恶,那我们更应该展现大法弟子善的一面来证实法、救人。这里的犯人每次打饭都多要,吃不完扔厕所里,厕所里的米饭、馒头比粪便还多,几乎都下不去脚。我有时打饭多了就剩在餐盆里,下顿接着吃。一次,我端着盆里剩的米饭,只要了一点菜汤,那个伙夫和帮他盛饭的犯人都说:“你怎么没把剩饭倒掉?”我说:“那都是粮食,不能浪费,再说你们每天做饭也不容易。”他们都低头不说话了。很快,我发现伙夫每次开饭的声音小了,说话和气了,菜汤也清亮了。每次打饭我都说:“谢谢。”他赶紧说:“不用谢,不用谢。”后来那些上访户、小偷打饭时也都对伙夫说:“谢谢。”伙夫也同样说:“不用谢。”整个环境渐渐的在起着变化。

同屋有两个上访户,那个岁数大的整天睡不着觉,烦躁的里走外转,怕她被关押期间房子被强拆了,听到隔壁男牢房里的哭喊声,以为是她老伴被男犯人殴打,急得挥舞着拳头打墙。我看她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就和她聊天,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和大法弟子是如何被冤枉的、被迫害的:我们只是说真话,发真相传单,为了让人们在大灾难来时能保命、避难,就被关進来了。不过善恶有报是天理,谁做了坏事都要承担,只要按真、善、忍做好人,暂时的痛苦和不幸都能化解。她看我们每天乐呵呵的,不把自己当犯人,也没觉得出去见不得人,光明磊落,她慢慢地也想开了,临走时还要了我们家人的电话,说:“你们关在几百里之外,家人一定很着急,我出去了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这里的情况。”

在看守所期间,我和同修一有时间就背法发正念,并给陆陆续续关進来的七个人讲了大法的真相,有的做了三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