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的几个老人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本人现年七十二岁,是退休教师,现在与大家谈谈我及我周围的几个老年人的修炼法轮大法的故事。

一、岳母老来得法,坚修到底

我的岳母今年九十四岁了。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得法前经常腰疼腿疼,怕冷怕凉,还经常胃痛,天天得吃药,老在炕上躺着。修炼不长时间,满身轻松,皮肤白里透红;而且思维敏捷清晰,耳聪目明生活完全能够自理,上街下地种菜,饲养家禽,生火做饭冬季烧炉子取暖、照顾老伴,样样不在话下。

刚开始修炼大法那几年,经常黑天走三、四里路去参加学法,看师父讲法录像,风雨不误。学法、炼功天天不落。老人家风趣的说:虽然天黑,道路坑坑洼洼的,没有路灯,可是我从来不摔跟头,走夜道也不害怕。有时明明天阴的很吓人,要下雨,也挡不住我去学法,几次都是雨到学法结束时就停了,或者拿着雨伞也用不上。是师父保护我、鼓励我,不让雨浇着我。

老人家修炼也不容易。初期我岳父曾经阻止她修炼,不让去学法炼功,还说些不中听的话,威胁她,甚至还要拿炉钩子打她,从里面把大门锁上,学法回来不让進屋。老岳母就是不动心,说谁不让炼我也得炼。过了一段时间后,老岳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我那时候是怎么了?就是不让你炼,我错了。

大法遭到迫害后,老人唯一的亲孙子,由于受邪党蛊惑,怕奶奶炼法轮功自己受影响,拉着奶奶的手,哀求:奶奶,不要炼了,如果被他们发现我的工作就没了。老人说:法轮功没有错。谁不让炼我也炼,我要不炼法轮功能有今天!我炼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别反对,我炼你还能得到福报呢。

我岳母曾经乘长途车回老家去弘扬大法,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晚辈宣传大法的美好。远亲近邻,都是她洪法的对象。前年夏季,老人由二儿子护送去了大西南边陲的大儿子家。几千公里的路程,虽然说乘坐卧铺,可那也是很累人的。壮年的儿子瞌睡连连,车上很多乘客都昏昏欲睡,打不起精神,可是老人却谈笑风生,吃饭、睡觉一切正常,所有乘客都连连称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们被迫流离失所几个月,在老人家里吃住,她主动帮助解决衣服等等,老人从无怨言,还劝说、安慰胆小怕事的岳父。在我岳母的帮助下,我们度过最艰难时期。

现在老人还坚持每天早晨三点五十分起床参加全球大法弟子同步炼功,并且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并保证四个整点全球同步发正念,坚持每天和家人一起学法。每天乐呵呵的走在回归的路上。

二、岳父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

我岳父明白真相后,给我岳母读《转法轮》,帮助岳母识字。真相资料他都认真看,看完后妥善保管。在艰难的环境下保护了大法弟子,所以他真的得到福报。

退党大潮兴起,我们把《九评共产党》拿给他看,帮他分析他自己这几十年遭到的欺压和迫害,遭到的各种不公的对待,都是中共邪党强加给他的。他深信不疑。听说他的大女儿还没有退党,他十分着急,对女儿说:“你要不退出我都没法活了。”就这样她大女儿退出了中共。

读《转法轮》,他知道抽烟、喝酒对人的身体没有什么好处,在他九十岁生日宴会上,决定要戒掉伴随他七十多年的烟和酒。几次想戒都没有戒掉的烟和酒,在大法的洪恩下很轻松的就戒了。

九十二岁时患病住進医院,病情很严重,吃不好睡不宁。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同意接受手术治疗。就在手术的前一天,炼法轮功的女儿闻讯从外地赶来,鼓励他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可以出现奇迹。整个晚上,他心里不停的念这九个字。次日凌晨三点左右,老人感到全身轻松,能下地走动了。他高兴的连声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照顾他的儿子说:“我好了!我好了!我不用手术了!”

他儿子赶紧说你可别再喊了,病人还都在休息。第二天消息传出不用手术了的喜讯,亲属、患者、医生都惊呆了,都为老人高兴,医院退回了上交的手术费。法轮功神奇留在人们的心目中。

老人家二零零八年九十三岁故去。在他病重弥留之际,嘴里不停的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老人二女儿问:你的家在哪?回答说:在天上!

三、父亲的最后选择

再说说我的老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名七十多年虔诚的基督教徒,二十多岁就开始在铁路务工。在一九五七年反右时,老父被中共邪党打成所谓“右派分子”。二十多年后虽然得到平反,但在长期的被欺压中,被邪党反复洗脑,得出“还得入党才能有前途和好日子过”的结论。

二零零六年秋天,老人出现脑血栓和小脑萎缩症状,我再次护理他。黑天白天几乎就我一个人顶着,喝水、大小便、翻身、换洗、晾晒尿布、喂饭、喂水等等忙的没有什么空闲。我们夫妻配合尽量照顾好老人,心中无怨无悔,不攀比,使他看到大法的美好。为了防止他寂寞,我经常和他唠嗑,问他四九年以前的信仰、给日本人干活和现在有什么不同?五七年反右说不抓辫子、言者无罪,你只不过把当火车司机时,看到一列列火车把木材、煤炭、粮食等源源不断拉到苏联去的真实情况说出来,就被打成右派。共产党一直在欺骗你和中国人。你还能相信它吗?邪党迫害信仰真、善、忍的这些好人,你说它不邪恶吗?你还能相信它吗?后来终于他看清了邪党的邪恶本质。

一天老人十分诚恳拉着儿媳的手,拿出他珍藏了七十多年的金戒指,亲手给戴在手上,说:这是我们家传的东西,要保管好。

父亲十分惦记被邪党关押的孙女,时常说:“那是我们家的人,去看看她,不能不管她。她犯了什么法?为什么不放她回家!”

父亲于二零零六年九十八岁寿终。一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都念念不忘仍在被迫害的孙女。他弥留之际,他人生的最后一句话是:法轮功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