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正念很强的话就能截窒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三日】

唱好这个主角

我是居住在豫东一个小县城的退休干部,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召开的前后,有一天晚上,我揣了几十份资料出去散发,丈夫拦着不让出去,他说:你又干啥去?人家(指中共恶人)再把你抓進去咋办?(因我几次被非法关押)我说:“它不抓我。”他说:“你说了算吗?”我说:“我说了算!”说完,我出门骑着自行车去救人了。

二零一二年正月十四下午一点多,我与同修A结伴去农村面对面送资料。在村头遇到一个人,给他资料,他不要,另一个年轻人说:“我要。”我们给了他一本小册子后,往村子里走,见到人就送给。

资料快发完了,我们往回走的时候,突然一辆公安小车停在了我们面前。A同修立即背过脸去发正念,求师父保护,不允许邪恶破坏我们救人的环境,解体邪恶因素!

从车上下来三个警察,一个年龄大点的掏出警察证说:“我们是警察!”
我说:“你警察也需要平安。”
他说:“你们也太胆大了,大白天跑几个村庄干这个(指发真相资料)。”
我说:“我们是来救人的,就想大劫难来的时候,多留下人来。”
他说:“这么大岁数了不好好在家呆着,出来跑啥呀?”
我说:“我们救人心切呀!”我问他:“你是哪里来的?”
他说:“我们是公安局哩。”
我说:“你贵姓?”
他说:“我还没问你呢,你倒问起我来了。”
我说:“你年龄比他俩大,你要理智点。”
他说:“不理智早把你们铐起来了。”

年龄大的警察到一边去打电话,两个年轻的要叫我俩上车,我说:“我们没偷、没抢、没打架斗殴,我们没干坏事,都是好人,也没犯法,上车干啥?你们还是先走一步吧!”那个人打完电话回来,他们就开车走了,把我们发剩下的资料带走了。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平安回家了。师父要我们唱主角,我们就是要唱好这个主角。

做天下最好的事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左右,一个派出所所长到俺家,当时我不在家,所长对我家人说,我回家后去派出所一趟,还要给他打个电话。我说:“我不去,也不给他打电话。”老伴说:“你说了算吗?”我说:“我说了算!”

我想我一没犯法,二没犯罪,整天东奔西走忙救人,在做天下最好的事、最大的事,我们有师父管着,干他什么关系?师父要我做好三件事,我就按照着师父说的做好!

过了一个多月,那个所长又打来电话问我在家吗?我老伴告诉他说,我在家(其实我没在家,老伴没修炼)。所长说:“上边开会啦,又紧张啦,别让她外出跑啦,好好在家呆着。”我回家后,老伴跟我说了这个事。

我看到邪恶因素也就这么大的劲了。正象师尊说的:“不管怎么样吧,一切都走到尾声了。邪恶想要再组织一场这么邪恶的迫害它已经没有这个力量了,因为那些邪恶的因素是旧势力从很多空间搞来的,也是为这次迫害所准备的那些个邪恶因素,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现在多数已经被销毁了,所以看上去环境越来越宽松了。”[1]

“你打不通!”

在今年二月份,我和同修B下乡发资料讲真相,遇到一个四十多岁男子,看样子是个干部,他问我俩:“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炼法轮功的。”他又追问一句:“你们是法轮功吗?”我说:“是!”他就掏出手机打电话,我说:“你打不通!”他说:“你咋知道我打不通?”我说:“你就是打不通!”

B同修赶紧给他讲真相说:“六一零头子李东生都被抓起来啦,迫害法轮功的大头子周永康也被抓起来啦,你还打给谁呀?你看看这传单上写的都有啊。”他旁边的一个人接了资料去看,他也放松的把手机放入兜里啦。

走遍方圆百里的村村户户 师尊护

每次出去讲真相,我们都是请师父让有缘人出来得真相得救,我们也深深的体悟到师尊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引领着我们去找到有缘份的人们。

十多年来,我们走遍了东西南北,乡乡镇镇村村户户方圆近百里,路远时,我们来回带上自行车搭公交车,到几十里外的目的地下车,再骑自行车到村庄和田间地头传送真相。有时晚了,没了公交车,只好骑车往家赶。

有一次,两个同修在距离县城三十多里的地方,没了公交车,一看时间,离到学校放学接小孩的时间还差二十分钟,心想这怎么也赶不上趟啦,着急也无用啊!两个人就骑上自行车往家赶,到了学校门口一看,学校才放学,一看表,刚好走了二十分钟。两个同修顿时都明白了是师父带她们走了另外的空间,喜悦的泪水止不住的流!

我们这个学法小组有五、六个女同修,年龄五十五~七十岁之间,大家都很精進。经常俩俩结伴下农村去传发真相救度世人,在师尊慈悲呵护下,神奇的事情说不完道不尽。

在师尊正法的最后时间里,我一定要实修自己,修掉各种人心和执着,保持修炼如初,达到圆满,跟师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3/关键时正念很强的话就能截窒邪恶-306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