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师尊救了我二弟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二日】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二十年中,无处不浸透着师尊的慈悲与辛苦,从内心深处感谢不尽师恩浩荡却无法报答。师尊不但把我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还救了我儿子小铭两次命,现在又救了我二弟的命。

二弟没修炼大法,但很认同大法,知道法轮大法好,很支持我修炼,二零零五年就做了三退,选择了幸福平安路。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他头痛得很厉害,经市里矿总医院全面检查确诊是脑瘤,立即去哈尔滨检查并于二十七日做了手术,是恶性母细胞胶质瘤,四级,在左前额处。医生说:“能活两、三个月,放疗、化疗、多种药物、针剂维持好了能活半年,活十年八年的没有。他想吃点啥就买点啥吧。”现在大约花了近七万元。

二弟今年六十一岁,妻子身体不好,只靠他三级伤残微薄的五、六百元工资,把三个女儿养大都成家了。现在拿退休工资了,生活条件刚好,又得了不治之症,全家以泪洗面。

我从哥哥那得知后,想上哈医院去看望,怎么也联系不上。后来联系上他们已经回家了,我寄点钱,打长途电话告诉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每周打一次电话叮嘱一遍:“这是生命得救的唯一希望,多多念,诚心念”。

手术后,二弟生活不能自理,坐起、躺下都得两人帮他,大小便都在床上,全身都浮肿,不爱说话,只是微微的点头、摇头或摆摆手。我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活了九个月已经是超常了,但是,我还想给他读《转法轮》

由于种种原因,我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才去了二弟家。下午五点多,我一進门直奔他床边,说:“某某,姐回来了!”他微微的睁开眼,轻轻的点点头,又闭上眼睛。他脸肿得圆圆的,手背肿的像馒头似的;腿、脚都肿。我问他哪难受?他有气无力的说:“哪儿都难受”。我又说:“咱们一块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我念了几遍,他也不张口念。我说:“你心里念,姐姐帮你念。”我的心很平静,不求结果,给他播放师尊“广州讲法”录音、“绝处逢生”语音版修炼故事和“大法音乐”听。过了一会儿,让人扶他坐起来,我拿出护身符,上面刻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问他要不要?他把头伸过来,我给他戴上了。

第二天早晨,我炼完功、发完六点正念,和他一起念“法轮大法好”,他还是不张口,我坐在他身边双手合十,诚心敬念无数遍。吃过早饭,我读法给他听,每天一讲,他听得很认真。有时,他让扶起来靠被子坐一会,我就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启发他一定好好学法,这是最珍贵的宇宙大法,生命的源泉,唯一的希望。生在大法洪传时期,得法是最幸福的,千万不要留下遗憾。

第三天我发完六点正念,延长五分钟清除二弟背后干扰他得法、干扰他念“法轮大法好”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早饭过后,敬念“法轮大法好”,这回他开口了,而且声音由小变大。我鼓励他:“二弟,你真好,师父帮你了,快谢谢师父!”他马上说:“谢谢师父!”脸上微微露出笑容。

上午学了第二讲法,下午他心中发热,给他吃了两根冰棍,他觉得很舒服,踏踏实实的睡着了。醒来后,自己挣扎着坐起来了。我高兴的叫大家看,连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他两个女儿惊喜的喊起来:“太好啦,太好啦!我爸好了,‘法轮大法好’!”坐了一会,“扑通”一声自己又躺下了。我又鼓励他说:“二弟,你真坚强,你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我能行。能做的尽量自己做。”

又一早晨,我刚炼完功,看见他不在床上,叫孩子快去看看,他说:“我在卫生间解手呢!”我们高兴极了。第四天学了《转法轮》两讲。

他的变化很大,几乎一天一个样。第五天,自己上卫生间洗漱、大小便,几乎不用扶墙走了,晚上扶着下二楼坐车上饭店吃的饭。回来后,我问他怎么样?他说挺好。问他哪儿难受?他说哪儿也不难受。我告诉他:“你要炼功我教你,你要不想炼,这本书学完我就回家了。”他说先听法。

邻居和亲戚看见他变化都很惊讶,精神状态很好、也消肿了、手掌白里透红,问他:“你好了?咋好的?”他说:“我好了,师父教的好,法轮大法好!”他还能干轻微的活:把花盆从地上搬到窗台上;把夏凉被上的毛毛球用除尘器除得干干净净。

至今,二弟天天听法,天天诚心双手合十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