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党文化因素 给父亲写信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我父亲八十八岁高龄,教师职业,耳背的近乎失聪,固执的难以沟通。因家庭地主成份,父亲在文革中受过中共很重的迫害,被抓被打被撵出城市下乡改造,几乎丢了性命,可以说是吃尽了苦头。但他又是个很看重虚名的人,受到过中共如此迫害,却在退休前加入了邪党。由于信息渠道的单一,父亲整天只看中共的媒体,中毒极深,脑中完全是邪党文化的思维,被骗的近乎失去了自我。

同时,他迷信现在的实证科学,不相信有神的存在。这里有一个心结,就是他的姥姥,很善良的人,一辈子虔诚的烧香拜佛(不知道是真佛假佛),因家里有土地,被中共残害,死的很悲惨,这件事留下的阴影,加重了父亲内心无神论因素,也是个很大的障碍。

特别是对待法轮功上,中共迫害刚开始时,父亲相信邪党媒体的谎言,对大法和师父误解很深,曾说过很多不敬的话,给他讲真相真的很难。

好在父亲是个读书人,能看书。就利用这一点,先后给他看了《九评》、《解体党文化》、《江泽民其人》等书籍。无论怎样,他是认真看了这几本书,对中共的邪恶还是有了认识。因这些书是有能量的,他背后的共产邪灵也被解体了很多。人中的表现是,在我面前不再说对大法不敬的话了。

这期间,我也针对他的心结,先后写了几封信,讲述我们全家修炼大法后的受益,以及给亲人带来的福报。父亲每次看后,还是有触动,因我是针对他的心结写的,记得有一封信,他自己看了几遍后,还拿给别人看(家人和亲友)。

去年,我写了一封信,详细讲述了我、丈夫(修炼人)和几个孩子(儿子也是修炼人、外甥女、外甥),在大法中受益的真实故事,在他看后,片刻清醒之际,我给取了个名字,让他退党,他没说不行,我就帮他退了。

由于他只看中共的一家之言,内心对中共还是恐惧,心灵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脱。如果再让他认同“法轮大法好”就更不容易了。倘若他的内心不变,还在固守着对中共的幻想和惧怕,还存在着对大法和师父的误解,就会做天灭中共时的陪葬,就会真的失去未来。每每看到这些,自己没去的人心也被触动了,我很生气和失望,甚至想放弃算了,反正我也尽力了。

可一想到师父的慈悲,为救度我们付出的一切,对大法弟子寄予的厚望,我的心不安了。生命是为法而来,父亲和我的缘份可能就在此,如果我是唯一救他的人,放弃他是违背誓约的,是有罪的。懒惰、安逸、怨恨、争斗、妒嫉等不好的心阻挡着我救人的路,必须去掉。

经过多次通读师父的《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我意识到自己头脑中党文化的因素还很重,这些东西不去,影响修炼和救人。所以又用心听了一遍《解体党文化》,感到不好的物质去掉了很多。

在这期间,又学习了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其中一段讲法更是让我落泪了:

“如果我现在结束这件事情,未来的生命就销毁的太多了。下来得法的那些人、为得法而来的人,就白来了。当初哪,这些生命,不管他现在是干什么的,他们都是神,看着这里头这么可怕,就敢一头扎進来,就敢来,为什么哪?他们是对正法、对大法抱着希望,非常坚定的信念,来了。不管他现在表现的怎么样,也得看当初,也得看历史,也得看这个生命的过去怎么样,尽量去救度他们。毕竟是宇宙大法,面对无量的众生来讲,机会难得,就这么一次,留下来就留下来,不留下来就永远的消失了,所以我觉的我们还得做、还得救。如果今天得法的不是你们而是别人,你们在那个环境中,你们在常人中,想一想,不可怜吗?而且那些遭受迫害最严重的中国人哪,那是旧势力对你们的干扰,才被迫害到这种程度,所以更应该去救度他们。当前大家要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是理所当然的。正念足,修好自己当然正念就会足。所以对于大家来讲,救度众生那就是你的责任、历史使命,非常的重大,也非常的艰难。”

我更清醒了自己的责任,一个月前,我拿起笔,又给父亲写了一封长信。在写信的过程中,也感到很苦很累,怨恨心、争斗心、安逸心不去,慈悲心出不来,几次写不下去想停笔,但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看到弟子有这颗救人的心,师父就给我打开了智慧。写好后,自己看了都感到吃惊,语言流畅、思路清晰,也更深领悟了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的内涵。读给妹妹听,她也被感动了,认为很好。后来她把这封信让妹夫(他对大法有偏见)看了,也让他无语。

在写信的过程中,感到就是在实修自己。首先语气要祥和,只抱着一颗救人的心;同时不能有争斗的字句,不要有想改变别人的想法。当时思想中残留的党文化因素,还时不时的冒出来,意识到了马上就被清理掉了。事后更感到师父真是给了一支神笔,升华了境界,炼就了写作神功。在此弟子叩谢师尊!

信中针对父亲的问题,我谈到了中共现任头目的反腐,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等人的被清算,那是天意,那是迫害法轮功,做恶遭报的必然。讲了中共因迫害大法在世界声名狼藉,中共党员走出国门就是个耻辱的名称。还有法轮大法在世界的洪传和被赞誉的情况,最后讲到了修大法的人是多么幸运和荣耀。还有几个被中共混淆、且易被常人误解的名词,如“参与政治、洗脑、迷信、有神论”,用他能理解的语言,讲述了我的认识。总之说的比较入情理,逻辑性也很好。

父亲看信的过程中,认同的他沉默不语,应是“真我”再复苏吧。同时,我也清楚,他也想挑文章中的漏洞,那是他背后邪灵的干扰,但是没挑出来,所以看信时,他的空间也在发生着正邪较量,我感到迫害他的邪灵又被销毁了很多。

为了让父亲真正知道大法是什么,我又给他看了师父的《悉尼法会讲法》,尽管从表面看,还是没有非常明显的变化,但是只要我坚持讲真相,他就有得救的希望,因为师父珍惜每一个和大法有缘的生命。

在写这篇交流稿时,我又悟到一个理,大法的慈悲,对生命的改变,不只局限在眼睛看到的范围。尽管有的时候表面的变化不明显,在另外空间却有大量的邪恶被解体,旧势力的干扰就会不起作用,应该被救度的生命就多一份得救的希望。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