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女军官修炼法轮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二日】父亲是行伍出身,五十年代是上校军官。我们兄妹五人,从小受无神论家教,共产邪党的斗争哲学和所谓的“奋斗精神”根植于我的生命深处。到了不惑之年,按照父亲的话说: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了。经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个同龄人的佼佼者,工作中发表了诸多的科技论文和著作,并获得了军队科技进步奖。

在部队大批裁员,战友和同事纷纷复员转业退役的情况下,我授衔成为了一个上校军官,和父亲平起平坐了,而且是单位唯一的现役女军官,让单位和家庭内外的人们都刮目相看羡慕甚至妒嫉不已。

曾经有一个同事找人给我算了一卦,叫做“年轻有为”“事业顺利”。可是我自己知道,所有这些光环,都只是外在的表象,自己的内心深处却是痛苦不已。我曾经问过给我算卦的人,说我“年轻有为”“事业顺利”,可我自己为什么感觉不到?为什么我感受到的只是烦恼和无助?他回答不了,就说那只是你自己的感觉。

神奇得法开天目

那时的我,由于个性要强,奋斗不息,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脾功亢进血小板减少有出血倾向,重时出现严重贫血到了需要输血的地步,可是我还有工作无人替代,不得不坚持着;风湿性心脏病,经常发烧,需长期注射青霉素控制风湿热的复发,已经不间断的打了两年青霉素了,打的身上硬结套硬结,没地方下针头了,只要稍一停止,马上就会发烧,而每次发烧都会使心脏病加重,后果就是慢性风湿性瓣膜病,说不定哪个心瓣膜出现狭窄或者关闭不全,看得见的无尽苦难在等着我。腰椎间盘脱出使腰呈“S”形状的,需要用两臂支撑上身的重量才能站立。那时孩子还小,家庭负担也重,丈夫在外地。

有时我外出中午回来的晚,孩子放学回来吃饭找不到妈妈,只能在墙头上站着,盼着。一次外出一整天,很晚才回家,发现刚上小学的孩子因为骑自行车躲汽车撞到了路边的一个大石头上,把腿摔断了,虽然得到了单位同事的救护和帮助,可是整个一个夏天,孩子腿上打着石膏,里面皮肤长痱子和湿疹溃烂。我常常想:我怎么这么累呀?我为什么这么苦呢?连孩子都跟着受苦。谁能帮我解脱出来?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什么年轻有为啊?简直是“活着受罪”!

生活的压力和身体的痛苦,使我变得十分的烦躁,无名之火随时爆发。工作中只要求数量和质量,从不考虑善待他人与人的和谐相处,我象一个开足马力的机器人一样的横冲直撞,结果可想而知,是怨声载道。现在想起来真是惭愧。

一九九六年,是我生命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的一年,我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那天,我的一个曾经在一起住院的病友L来到了我家,手里捧着一本崭新的,外面有一层透明薄纸的书,告诉我:这是一本宝书,讲的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的理。我认真地听,突然身体象通了电一样一阵兴奋,“真、善、忍”,不是真善美,原来是“真、善、忍”,太好了,快把书给我看看。翻开目录一看,第一讲就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下面还有“气功是史前文化”[1],“关于天目的问题”;“炼功为什么不长功?”;“玄关设位”;“周天”……都是我想要知道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呀。怪不得朋友说是宝书呢,这么好啊!

那时我正好在家中病休,从下午三点开始看,真是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当时的感觉就是:“我怎么才找到你啊,找得我好苦啊!”到第二天看完了,整个人像被洗过一遍一样,连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活了大半辈子,刚刚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和应该怎样活着,再也不能像原来那样稀里糊涂的了。里面讲的道理我都能理解,甚至包括命运。当时唯一有点想不通的是:如来佛不是最高的佛么?怎么会是最低的呢?先别管这些,书中讲到的许多道理,都是生平头一次听说,但又是十分的入情入理,看上去一说就通的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从未听说过呢?就比如说人死了元神不灭,确实应该是这样啦,《转法轮》中就是这样说的:“我们修炼界讲,人的元神是不灭的。过去讲人的元神,人们可能会说是迷信。大家知道物理学研究我们人体,有分子、质子、电子、向下研究一直到夸克、中微子等。到了那一步,显微镜都看不到了。可是那离生命的本源,物质的本源还差远去了。大家知道原子核分裂,得有相当的能量撞击和相当大的热量才能使它发生聚变,才能使核分裂。人死的时候,人体中的原子核怎么能够随便死掉呢?所以我们发现人死了,只不过是我们这层空间,这层最大的分子成份脱掉了;在另外空间里那个身体并没有毁掉。”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就破开了这个谜,但却是闻所未闻。这本书真是百看不厌,有时间一定还看一遍。

当我看第二遍的时候,我发现书中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看第一遍时的疑问不知不觉中全解决了,我相信书中说的每句话,甚至那些神奇的现象都是真实的。

师父还为我打开了天目,我看到书上的字成对角线的一分两半,一半是正常的墨黑的颜色,另一半却奇迹般的变成了绿色的,就是那种很漂亮的荧光绿色。怎么变成这样了?快翻开看看那面是不是也这样了?翻过来一看,那面另一半变成了非常漂亮的朱红色的,非常透明美丽的朱红色,太不可思议了,我当时的震惊真是无法用语言描述,那样的感受只有自己亲眼看到才能了解。我明白了,师父不仅打开了我的天目,同时更打开了我的思想,让我看到了平常人看不到的另外空间的殊胜景象,看到了大法的真实和超常。我激动得热泪盈眶,我就是要修炼法轮大法,就是要认师父,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找到了可以修炼的佛法。

十八年一身轻

这时,我突然开始发烧,浑身疼痛,以前有过病的地方,全都翻出来了,非常难受的感觉。我感到了几分高兴,又有几分紧张:“是不是师父管我了,给我去病了,怎么这么快?会不会是风湿热又犯了,难受点可以挺过去,病情加重怎么办?不过我还是要相信大法,相信师父,不管是消业还是犯病,我也得坚持到明天早上,找个炼功点问问。一旦是师父给我消业我当成犯病,那可是因小失大。”这样折腾到早上,找到了一个炼功点,问了一个老学员,对她说:“我不知道消业有没有发烧这回事?我不知道师父是不是管我了?”老学员慈眉善目的对我笑,说:“你真有缘,师父管你了,刚看书就给你消业了。你放心,这是我的儿子,”她指着旁边一个干干净净的中学生说:“他原来经常犯扁桃体炎,每年发烧好几次。学法后一次发烧38.6度,烧了26天,我问他你是不是犯病啦?要不要上医院去打吊瓶?他说‘不是,我是在消业,不用打吊瓶’,然后就彻底好了,从此以后不再发烧,扁桃体不再发炎了 。”

原来是这样啊,师父真的管我了,给我消业了,我一定要坚定信心,可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常人来对待。结果,原本发烧都会烧到39-40多度,这次只到37.9度,而且当天下午就退烧了,浑身也不难受了。从此以后,我的很多病都去了根,我身体轻的象要飘起来一样。

几天以后,左脚的无名趾内侧长了一个水泡,小豆粒大小,又疼又痒,一走路就踩破了,流出一些血和黄水。晚上睡觉又长出小泡来,第二天又踩破了,然后再长再破,持续了十多天,最后好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可是我十多年的腰脱和妇科病一下消失了。又过了几天,我开始上吐下泻,吐出来的都是黄水和苦水,一吐能吐半盆,吐了一上午,正上班呢,领导让回家休息,也坚持不休,觉得吃苦是好事,坚持一下消业消得快。午饭也不能吃,到了晚上一下好了,一点也不难受了,正好是夏天,跑到街上吃了一碗炒冰屑,感觉很爽。如果不是修大法,又吐又拉的,还不得脱水呀?一天没吃饭,吐完了去吃冰,怎么能受得了呢?修炼就是很超常的,这让我很开眼界。

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一次在梦中看到了一个像是飞机场一样的地方,周围都是连绵的小山,突然这些山都发生了爆炸,连续不停地爆炸,强烈的爆炸引起的震动,把我的身体震动的上下颠簸,最后把我震醒了。我感觉震动发生在我的心脏部位和整个身体,后来我悟到了,师父用强大的功,把我心脏里的、因为风湿引起的、连绵的在微观下象山一样的风湿小结炸掉了,这样的小结就是导致未来心力衰竭的原因,如果不是修炼了大法,我的未来生活是很凄惨难挨的,就是那个风湿性心脏病,心力衰竭…直到死亡。这些都被伟大的师父用强大的功从根上炸掉了,我对师父的感激真是无法表达啊!很多患了癌症的,像我一样得了慢性的、更严重疾病,生不如死的学员,在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徒的残酷迫害中,誓死也不改变自己的信仰,那种信仰就是源自于对伟大的师尊的发自生命深处的无比的、无法表达的感激和信仰。

几十年得病遭那些罪,经常住院一住半年,肝脏疼痛、到处出血、浑身无力吃不下饭,腰疼得抬不起来,放射到整个右腿像闪电一样痛,到处去治也没什么效果,按摩牵引复位都没效果。从来不知道身体没有病什么滋味,师父一下给我拿掉了,心里这个感激呀,我告诉师父:“我一定好好炼功,努力做个好人,做个比好人更好的人,达到一个更高的境界,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随着学法炼功,我感受到了一个旋转的法轮进入了我的小腹。炼功时经常看到法轮和一些奇异的景象。开天目时看到了刺眼的光芒和宇宙的景象,还看到了书中讲到的那只神奇的大眼睛,连睫毛和瞳孔都看的非常的清晰,心中十分的喜悦。打坐炼功时,一个比我还大的大法轮,在我的眼前慢慢地旋转,法轮颜色是绿色的,整个的结构都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自己能感受到,层次提高的非常快,几个月的时间,大周天就通了,炼功时要起空,那时心性还不稳,害怕起空飘走了回不来怎么办,这个功能就关闭了。但是还是感觉到无病一身轻。修炼十八年了,我没有病了,身体比谁都好,全家都有颈椎病唯独我没有。十八年就没吃过一片药,再重的活也能干,整天跑跑颠颠的也不知道累。

改变自己做好人 海阔天空

师父给了我太多太多,我自己心性不够跟不上来,就决心按照师父的要求,不求名、不求利、真正的从做一个好人开始提高自己。

首先要改变自己的性格,不能老是点火就着的样子,要善待他人,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把个人利益要看的淡之又淡。单位评职称、分房子都不去争了。调职30%的比例,大家争得很厉害,因为是有评委的,各人都在施展自己的“神通”拉关系,我就处于一种随其自然,不争不斗的状态,甚至都不关心。最后评选的结果,我排在第一号。单位分房子,已经公布了谁住哪套房子,就有人找到领导要我分的房子,他的房子靠山墙,比较冷,我发现房子被换了,去问领导,领导又给换回来了。后来我想到了我是大法弟子,就应该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对待这些事情。那我就把好房子让给他们了,他们感觉很惊奇,没想到能很顺利的要到了我的房子,觉得修炼了法轮功,就是不一样。

修炼后,我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不与人发生争执,遇到了个人利益上的事情,能让就让,遇到了不公的对待,也从自己方面找原因,能忍就忍,师父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1]

在家里也是一样,好事我不去争,困难的事情自己要多承担,努力去做,受了很多的辛苦。母亲瘫痪在床十几年了,老年人性格都比较怪癖,疑心比较大,很难照顾,弟弟和小妹妹照顾一段时间都受不了,闹的矛盾很尖锐,相继离开了。我就一人将老人照顾了十年,直到老人八十九岁离去。妹妹很关心妈妈的生活,经常打电话来问妈妈吃得怎么样,一般很难听到说谁好话的妈妈说:比过去(指比我弟弟和妹妹在的时候)好多了,高兴了还说:“都是好吃的,你们吃不着。”然后就会开心的笑起来。弟弟告诉我,他们在家时,妈妈总是觉得他们不好,可是妈妈从来不说你不好。全家人都知道修大法的人是好人,都知道如果我不是修炼了法轮功,我的母亲可能会面临着无人照顾的局面,因为那时我还在外地上班。在这期间母亲也得了法了,师父给她净化了身体,虽然因为年纪太大,没有修炼到最后,可是临终弥留之际,昏迷很多天的情况下,听我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下生转世一定还回来修大法”时,很大的声音回答我“嗯!”

全家人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和真诚,都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连家里的远方亲戚都做了三退,好几个都是大型国企的和私企领导,甚至是老总兼党委书记,都做了三退。

七、八十个师团职干部“三退”

因为裁军,单位解散了,我到了大学教研室工作,每到假期回家,我们原单位同事,原本在单位都是些刺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好几个人还每天早上跟我一起炼功。《九评》引发退党潮后,七、八十个师团职干部,甚至军职干部,在我的劝说下,都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他们说:“你修炼了,不但性格变了,人也长漂亮了。”也有教研室的同事说:“你十几年不变样,老是那么年轻。”

我知道我修炼的还很不够,尤其是炼功炼得很少,如果我好好炼功,本体改变的会更明显一些。都是大法的威德才使人们看到了大法弟子与众不同的表现。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在整个社会都向钱看的年代,在中共各级官员群体性、集团性严重贪污腐败道德沦丧将遭天灭的最后时期,我们作为一个庞大的修炼群体,虽然受到了中共邪教的全力迫害,仍然像中流砥柱一样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维持着社会最后的善念良知,维持着社会的道德不至于突破不可救药的崩溃底线,大法弟子付出了巨大的生命和生存的代价,也让更多的人看到了人类最终的希望。

我愿用最最真诚的心,赞美我们伟大的师父,伟大的佛法,和大法造就出的伟大的修炼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