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走在讲真相救人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二零零零年初,我们地区有了资料点,每天做出各种各样救人的资料。有真相传单、劝善信、有粘贴、还有用绸布印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等各种内容的条幅。每天我都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我基本都是晚上出去,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发,从一楼到六楼每家送上一份。有时出去挂条幅,去公园或去山上,有时也在楼群空地的树上挂。

零二年七月二十日这天晚上,我和一位同修去通往一派出所的公路两边树上挂条幅,因是郊区,公路两边没有路灯。我俩九点钟从家出来,走到那里天大黑了,行人也少,我俩发十五分钟正念,并求师父加持,然后就开始往树上挂条幅,派出所对面有一棵大树,侧面有两棵,每棵树上挂一条。三十条条幅挂完了,我俩急速往回返,到家一看表,十一点三十五分,还没有错过发正念的时间。

我们用多种形式讲真相、救度世人。每天我都邮走几十封真相信,政法委、六一零、派出所、公安局、法院等,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天天都能收到劝善信,告诉他们停止迫害……

在看守所反迫害讲真相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日,因受一同修牵连,我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被送到看守所,并被冤判三年半。

零三年七月十五日这天要把我送到沈阳女子监狱,同车去的有四位大法弟子,一个刑事犯人。车一启动我就开始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一路我正念不停,监狱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冲出这邪恶的黑窝,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去。

十点钟左右到了监狱,就开始检查身体,轮到我检查时,我求师父帮我,让我身体出现病业状态,结果我血压特高,高压260、低压150,而且心脏、肾脏、肺、肝脏都有病,监狱不收,我又回到了看守所。

我在看守所呆了两年多,讲了两年真相。初到看守所,我一切都不配合邪恶,邪恶让我做的我全不做。一不做奴活、二不穿号服、三不半夜起来给他们当更夫。不让干的我全干,炼功、发正念、背法、讲真相。

我第一个讲真相的人,是这个监室的号长,就是管这个监室所有犯人的人,当然,她不配管大法弟子。因为我不干活,有时间就讲真相,因号长也不干活,我就给她讲真相。

我告诉她:法轮大法是佛家大法,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大法弟子是被迫害的,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并教她背《洪吟》里的诗。

接下来,我给这个监室的犯人讲真相,明白真相后,她们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也改变了,也不那么凶了,大法弟子炼功、发正念、背法也不管了。因看守所每天都有進来的犯人,每天也都有判完刑送走的。就这样明白真相后走了,后来的我还给她们讲。

我能接触的警察、所长、处长都是我讲真相的对象。有时管教找我去管教室了解监室的情况,因我的健康状态特不好,走路得扶墙走,路过男监室我都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去掉怕心劝三退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在师父慈悲的呵护、加持下,我走出看守所这个邪恶的黑窝,回家后我如饥似渴的学习《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越学心越亮,越学越感觉自己的责任重大。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发表了,二零零五年初,师父又发表了《向世间转轮》,因自己在黑窝呆了两年多,法学的少,跟不上正法進程,“三退”的事也在做,但只限于家庭、亲戚、朋友、同学及熟人这个小圈子里劝退,不敢大范围面对面的讲真相救人,其实就是怕心作怪。

我又反复系统学习师父的经文和各地讲法。后来在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的实践中,怕心也在一点点去。

怕心没了,也敢迈大步了。二零零六年,我终于迈出一大步,敢走街串巷向陌生人开口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了。那时,不能坚持,有时间就出去讲,没时间就不出去讲。有时顺利退的人多,第二天就早早又出去讲了,有时遇到不听真相不退的人,心性关就过不去了,就这样断断续续坚持到二零零七年末。

我真正大范围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是在二零零七年年末。对照法的要求,感觉自己做的很差。虽然听自己讲真相的人数很多,但做“三退”的人数少,根本上并没有把一个人真正救下来。从零八年开始,我把讲真相劝“三退”紧密结合起来,做到讲一个,退一个,真相要讲明白,要真正把一个人救下来。

现在面对面讲真相没有任何怕心。过去面对一个人讲,现在同时对着几个人讲也可以做得很自然。讲真相时要先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人得救的一切邪恶,并求师父加持,这样效果最好。能救人的是师父,我每天只不过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

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小故事

我每天接触的人,有卖菜的、买菜的、修车的、修鞋的、扫马路的、收废品的、洗澡的、晨练的、公安的、政法委的、政府部门的……为了让他们明白真相,我主动和他们打招呼,接上话题,拉上关系,因为他们都是我要救的人。

零八年五月的一天,我在火车站附近碰到了以前居住地区派出所所长,老远就和他打招呼:“上哪去呀,所长?”他说:感冒了,扎点滴流去。我说:告诉你一个妙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得病。他笑了,接着我又说:所长,因为你是个好人,我家那年出事你帮了我不少忙,你与他们不一样,所以才对你说这些,你也知道我炼法轮功。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你也知道,你看现在钱上都印着“三退保平安”。他问:上哪退去呀,我说:“就在这退,只要你同意退就行,神佛看人心。”我帮他起了一个化名退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这天,我走街串巷讲真相,在一座桥下边,看见一个推三轮车的人,车上装满了水泥和沙子,看他很吃力的往桥上推,我小跑几步赶上他,帮他推车,他看我帮他推车,就说,“大姨,你别推了,这么大年纪了,别累着您。”我说:“这段路坡度很大,我帮你推到桥上吧”,他说:“谢谢你!”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一边推车,一边给他讲真相,他高兴的退出了中共的团、队组织,分手时还说谢谢。

说来也巧,走到桥中间,迎面来了一个公安局退休的老干部。他问我上哪里去,我说没事溜达玩。寒暄了几句,我就切入正题,给他讲真相,讲共产党的腐败,天灾人祸多,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后帮他退出了党、团、队。分手时,他很严肃的对我说:“现在局势很紧张,你可千万不要和别人说,便衣也很多,保重吧。”听了他这几句话,我心里暖暖的,得救的生命真是选择了自己美好的未来。

我每天外出时,真相币、护身符不离身,能做到出门不忘讲真相,就象吃饭睡觉一样自然,市内的许多个地方都留下了我讲真相的足迹,现在郊区也是我讲真相的好环境,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是我讲真相的地方。

近两年,我不怕路远,每天都坐车去大集市讲,因我们这地区从周一至周日都有集贸市场,今天去这个地方讲,明天去那个地方讲。只要有颗救人的心,师父早就把这条救人的路给铺好了,但是必须得自己去做。

我还发现了一些有利于讲真相的做法,例如:开口讲话先表扬别人,夸奖别人,这样容易接上话。一次在公园,我遇见一位女教师坐在公园的一排长凳上休息。我想给她讲真相,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我开口说,“你的皮肤又白又细嫩,怎么保养的?”她高兴的回了一句:“白吗?”我说确实很白,接下来我先发正念,又说:“你是在哪个机关工作的吧?”她说是二十三中老师,接下来我就给她讲真相,她很固执,不相信,但她人很善良,这次我从我自身讲起。我告诉她我是学法轮功的,今年七十一岁了,我十五岁时得了风湿性心脏病。老家是锦州的,因有病没上过班,九七年开始学法轮功,病全好了,你看我现在象病人吗?又给她讲了很多方面的真相,最后她终于同意退出党、团、队。走时还说,回家让她丈夫也退了,她丈夫是在政府部门工作的。这次我讲了半个小时才救了她,也是我讲真相时间最长的一个。

二零一一年正月初二,是我小叔子七十大寿,我与我的三个孩子都去了。我老伴有兄弟姊妹九个,这天亲朋好友聚一起,很热闹。大家吃得高兴的时候,小姑子突然问我:“嫂子,听说你找老头了?”我当时一愣,说:“没找啊。”她说:“你就找一个吧,我大哥走二十多年了,你把这三个孩子也拉扯大了,该找一个享福了。”我说,真没找,谁说的?这时小叔子说话了:“我都看见了,你跟一个老头一边走一边说。”我哈哈大笑说:“对,这六年多我不但撵老头、老太太、大姑娘、小伙全撵。你们想哪去了,你大哥走时,我才四十九岁,那时我都没找,现在我都七十多岁了,还找什么老头啊,我每天救人还救不过来了”。我又给还没有三退的一些朋友劝退了,酒桌上又劝退了十多个人,这次宴会没白来。

在这六年的讲真相中,也发现自己很多不足之处,有时救人多的时候产生欢喜心,遇见不退的语言不善,有急躁心,求结果的心,这些都是要修去的心,所以每天都必须学法,想要做好三件事,学好法是关键。

我深深体会到,在做三件事中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加持,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在助师正法的十六年中,我虽然做了一些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但离师父和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还有很多需要修去的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8/坚定的走在讲真相救人的路上-304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