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新学员:找到了回家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我是二零一一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学员,以下是我三年多的修炼大法的历程和体会。

初得大法

二零一一年,我上大四,自上大学以来,我一直在苦苦思索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找到答案,我看了许许多多心理学、哲学、神学方面的书,可是却一直无法解决心中的困惑,很多时候,我在想也许结束自己生命,才是人最终的解脱吧。那时,我已经用翻墙软件一年多了,也知道大法是好的,是被迫害的。于是萌生了想看看大法讲的是什么的念头,结果看了之后,就再也不想放下了,我知道我找到了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三件事

得法初的四个月,我一直只看《转法轮》这一本书,当时也不知道有另外的经文,所以一直以来有个问题无法得到解决,那就是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中共为什么能迫害法轮功。因为师父说过:“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二零一二年一月初,我因找工作从学校回到了家,机缘巧合下,看到了明慧网上的新经文这一栏目。于是我在家中花了三天时间,把新经文全看了一遍,看完后,豁然开朗,原来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安排的)对大法弟子的一场考试,考验大法弟子能不能坚信师父,能不能按师父说的把自己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如果能,那就谁也不能迫害、谁也不敢迫害。我还知道了现在大法弟子要做好学法、讲真相、发正念这三件事,因为不久的将来上天要淘汰诽谤佛法的中共,凡是误解法轮功和加入中共组织的都将随其陪葬。

看完新经文后,我唯一的感想就是急、迷茫。因为我有那么多同学都是党团员,而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做。我先从我身边的熟人开始劝退,我最先劝退的是我的姐姐,因在修炼前,我就和她讲过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所以我一讲,她就退了,现在想来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吧。

有一天,我打开QQ的好友列表,看见在线的就发条信息过去问候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讲真相的机会。其中有一个是我高中同桌,和他女朋友(也是高中同班同学)在杭州开了一家淘宝店,我和他关系比较好,聊了几句后,她就邀请我去他们那玩,我说有机会就去,当时心里就想一定要找个机会去,并告诉他们真相。结果晚上时,我爸爸和我说:“我今天带你奶奶去杭州看病了,自己顺便验了个血,明天你去帮我拿下验血结果。”我当时感到太神奇了,要知道我家虽离杭州不远,但也要一小时车程,而且我爸身体一直很健康。我知道这一定是师父安排的,在和同学联系好后,第二天便欣然出发了。

和同学见面后,我们都很开心,大家聊了一些高中时的人和事,我一直想向他们讲真相却苦于找不到切入点。当一个话题结束时,我说:“你们给我台电脑,让我上会儿网吧。”在拿到一台笔记本后,我用邮箱中准备好的翻墙软件打开了动态网,然后评论了上面的一些时事新闻。这下一下子吸引了他们的注意,然后我给他们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顺理成章的讲到了三退保平安。结果他们完全接受,当时就在大纪元上发表了退团、退队声明,另外两个和他们一起开淘宝的合作伙伴也退了。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那同学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大法是被迫害的”,于是和他要好的大学同学和生意伙伴也都知道了大法真相。就象师父说的:“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2]现在我那两个同学已经结婚,还用八十万的首付在杭州买了房,他们对大法的认同使他们得到了福报。

渐渐的,我的安逸心上来了,对讲真相的事越来越懈怠,虽然还在做,但是仅仅局限在身边的同事、朋友,很少主动去创造条件做,空下来就浏览一些常人网页,看一些常人的电影。每次在常人娱乐上浪费大量时间后,就觉得特别空虚,心里很苦,我知道我该突破了,要找一个适合自己的项目。

想是这么想了,但是看看语音电话要刷机、买卡、串号,还要收集号码,真相资料还要自己去发,面对面讲真相就更不知道怎么入手了,而且想现在学也不一定来得及了,还是就这样等正法结束吧。就在这种心态下,我又虚度了一个月的时间。

在这一个月中,我越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就越觉得苦恼,有时甚至妒嫉同修,妒嫉他们在三件事上能做的那么好,妒嫉他们轻轻松松就劝退了一个又一个不相识的人,更痛恨自己不争气,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却在各种观念阻碍下不想去动。

后来,我知道什么都是急不来的,有些项目还没这个心性去做,那就从简单的做起,做真相币,自己花,总不难吧。于是,就买了一台打印机,自己做真相币。虽然真相币做出来了,也在花了,但是就这么花法,一个月也用不了多少张,去商店和老板兑换又不敢。后来想,既然打印机都买了,就再买箱纸吧。纸都买来了,总不能放着吧,于是就做了一抽屉小册子。小册子都做出来了,总要发吧,于是硬着头皮身上只带两把钥匙和一袋资料出门了。

刚发的时候,心里真怕,走到门口,進楼前,都要先左右看看有没有人,然后再听听楼里有没有动静,认为安全后,才敢進去发,当怕心上来时,我就告诉自己: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怕什么。我用一个印有福字的礼品袋装好小册子,然后竖着放在门口,从顶楼往下发,这样碰到有人上来,我可以快速走掉,即使他们看到资料,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我发的,所以我觉得这种方式很安全。

但我发资料的方式有一个局限就是很多居民楼是進不去的,我去的都是门锁坏掉的楼,有时候要找很大一圈,才能把带的资料都发出去。于是我最近开始做神韵光盘,因为在我们这里很多人都不知道神韵是什么,这样面对面发也是很安全的。现在,我做了十几盘放在抽屉里,准备下次休假时面对面都送出去。以前我一直认为做神韵光盘很难,现在发现一切都是现成的,天地行的同修已经把所有该怎么做的步骤都告诉我们了,我们只要按着一步一步做,就能做出精美的神韵光盘了。

修炼中的疑问

我想很多得法晚的新学员和我一样,有过“我算哪一批学员”、“正法结束后我能和师父回家吗”的疑问。自从看新经文以来,我也一直在想我能不能回去啊?我要让多少人三退才能回去啊?如果正法结束了,别人都圆满飞升了,就我留下了,那多没面子啊?那时做三件事有一个原因,就是怕被落下。有时不知怎么做的时候,我会想,我得法这么晚,我是第二批弟子吧?讲真相那么难,就别做了吧?就算做了,也不一定能回去啊,还是安心等法正人间时,再好好修吧。

后来看到师父的一段法:“其它你都别想,我这个师父绝对会给你最好的。(鼓掌)新宇宙也好,未来的一切也好,给谁开创的?不是给众生吗?是不是啊?那个父母总想把最好的东西给孩子,特别是将来会让他更好,都是这个心。”[3]我想师父把我看作自己的孩子,会把最好的东西给我,那我即使是第二批弟子,对我来说,也是我这个生命所能拥有的最好结果,那我又何必去在意自己属于哪一批弟子呢?!

但是反观自己,师父给了我最好的一切,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告诉了我做人的道理,可是我又为师父做了什么?!在大法被迫害、师父被污蔑的情况下,我想的只是我自己,我想的只是怎样才能从大法中索取更多,却从不去想我应该站出来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那时,我不禁自问:即使师父未来不给我任何荣耀,但光凭师父告诉我做人的道理、让我不再因尘世中的名利情而痛苦这一点,难道还不足以让我站出来告诉世人一句“法轮大法好”吗?这时我才发现我连一个基本的人都没做到。

现在,当我想到自己是否能圆满时,我都会反问自己:如果从现在开始,我必须失去所有的社会关系和物质条件后,过完我的一生,我是否还有什么人或物不能放下?在日常生活中,我是不是每一念都能在法上,是不是将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用在了做好三件事上?我想哪天我能给自己一个肯定的正面答复时,那就是我回去的时候吧。

最后,真心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圆满。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