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不便的老人在爆炸前离开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这些年我在告诉村里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时,也有不接受的,还说:有什么用,能把××党搞垮吗?我说:××党垮不垮,就像天要下雨、下雪,那是天意,谁能阻止?是神在看着。难道你忘了我家那件事了吗?他们就不再辩驳了。

我生长在农村,没有多少文化,虽然很相信这世上有神佛,但在现实生活中总把他当作是神话。但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和亿万大法修炼者一样,常常感到法轮大法的神奇与奥妙,也经常使我周围的人感到不可思议。今天,我想把我一九九八年刚开始修炼法轮功时的一件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法轮大法的超常。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底,我刚炼功两个月,为了生活,当时我一直在家做鞭炮。大家知道这是个非常危险的行业,亲人朋友经常劝我改行,可当时很难找到合适的事做,就一直做着,同时还请了三个女工。因为老伴爱抽烟喝酒,所以不敢让他兑燃料,一直都是我兑。我家有五间旧平房,横排连在一起,兑燃料那间是钢筋水泥浇灌的,横在四间房的外侧面,门朝北,门口是块大的空地,挨着兑料的是两间木楼房,一间是女工们编鞭炮的,紧挨兑料间的是存放成品的房间,当时存了好多已编好而未包装的鞭炮。

这天我想将剩下的料一次兑完,后面就好赶紧包装成品。其实当时心里存了很大的侥幸心理,按规矩是不能那样做的。结果兑料时,眼睛老是流泪,我跟其中一位女工说:“我感觉今天有点不对劲。”她说:“那咱们先回家吃饭吧。”大概下午一点多我从新屋过来,路上碰到弟媳妇,她说她俩口子老吵架,我劝她好好说,别犟。她说:“跟他好好说,那就是炮子铺里发了火。”当时我也没在意就走了。来到老屋作坊里,只有两位女工来了,我问那个门边负责编炮机的怎么没来,她们说:本来她说明天洗菜的,不知她怎么这会就把菜洗了,等洗完晒好再来。

我没多想,只想赶紧把上午兑的燃料装筒,不然太危险了,心里这样想,不知脚怎么往后面房子走。那是筛土的地方,鞭炮要筛干净才能编,看见地上有很多筛掉的鞭炮,我就蹲在地上捡。就在这时,我怎么觉得很多尘土往头上掉,就像前些天梦中的一样,当时梦中好像烟花的灰尘往头上落。

正在疑惑,外面那两个女工边往我这跑边叫,不得了,出事了。我赶快拉着她往外跑,跑出来一看,兑燃料那间房已经没了,北面地上都是钢筋头、水泥块和木屑,靠门边的编炮机被炸得粉碎,门也炸碎了,地上还有火在烧。这时外面的人听到巨响都往这跑,大家以为肯定出大事了,他们没想到,除了兑燃料那间炸没了,其它都没事,而且紧挨着兑料间最怕火的鞭炮存放间一点没事。

还有紧挨着兑料间的东、西、南面都有房子,除东面、南面没人住,西面有三口人住,老太太中风多年,平常只能扶着墙慢慢挪动,每天都要坐在我那面墙晒太阳,而且她家是很旧的土砖屋。等她家的人赶回来,怎么没见人,都急哭了。我心里也很害怕,认为老太太肯定没了,这时有人说老人在他们家。

村里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的问老太太:“你是怎么到他家的?”她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跟他借点钱。”那家人说:“看到她时,都把我吓一跳,赶紧扶着给她凳子,还没坐下就听这边响了。”

当时我的家人也都吓坏了,直到知道没伤害到任何人这才缓过神来。人们当时就议论开了:她们家是不是有神仙保护啊!偏偏门边那人下午不来,一个从未出门的瘫子怎么就能离开呢?还有那么结实的房子,硬是从底下炸飞,飞出几十米远,还都往北面飞,挨那么近的东面、南面、西面土屋一点都没损坏。

虽然我当时刚修炼,但我知道是大法师父救了我们,三位女工也知道。因为她们一开始也跟我一起炼功,一起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开始她们并不在意,只觉得五套功法好,炼功后身体特别轻松。经历这么惊险的事情后,我们才知道,这才是真佛真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