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此惧怕“真、善、忍”三个字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法轮功以其“真、善、忍”的理念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在这些国家每年的各种游行庆祝集会中,法轮功学员平和理性的游行队伍往往是一道震撼人心的亮丽的风景。他们打出的“真、善、忍”横幅,更是深受世人的认可和喜爱。一位游客说:“如果真能遵照‘真善忍’来生活,我相信一定会让人生更加美好!”人们纷纷表示,法轮功学员传递的信念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让他们对人生、对未来充满希望。

然而,谁会料到,在中国大陆,深受人们喜爱的“真、善、忍”竟然使得中共当局敏感的神经大受刺激,让它如芒在背,非要除之而后快,以至于哪怕是仅仅看到“真、善、忍”三个字,中共就会丧心病狂地大施淫威,对当事人施以各种残酷的迫害。从下面摘自明慧网的几个报道就可以看出中共荒谬到了何种不可理喻的程度。

楼面上嵌有真善忍三个大字,多次被抄家、关押、劳教

安徽省界首市年过花甲的温玉杰、伍翠英夫妇,因为在自家楼面上镶嵌了“真、善、忍”三个大字,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到二零零五年,遭受八次非法抄家、多次关押、分别被劳教,温玉杰还被迫流离失所。

一九九七年,温玉杰因感到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很大,决心弘扬大法,让更多的界首人受益,让更多的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在自建的五层楼的楼房面向大街的墙壁上嵌上“真、善、忍”三个大字,于是,他就找到当时负责创建指挥部的张副市长,张副市长认为这个想法不错,在当天下午的会议上便决定同意这样做。

经过精心设计和制作,“真、善、忍”三个金黄色的大字嵌在了五层楼十五米高的位置上,在最繁华的十字路口东侧,格外引人注目。人们从四面八方百米就能看见“真、善、忍”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人人都说这三个字好,赞不绝口。

然而,时过两年,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界首市政府见风使舵,立马换了张脸,加入到迫害者的行列。派出所警察气势汹汹地找到温玉杰,强迫他立即用漆把墙上“真、善、忍”三个字涂掉。温玉杰善意地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他们讲真相,恶警根本不听。从此,不法人员对温玉杰一家的残酷迫害就开始了。温玉杰被非法关押四次,非法劳教二年。在派出所,遭六个恶警的毒打,造成腰部严重损伤。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伍翠英被非法绑架并判两年劳教。

教学生制作写有“真、善、忍”的新年贺卡 被非法判刑四年

河南濮阳市美术教师马庆平,因为教学生制作写有“真、善、忍”的新年贺卡,被校长出卖,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九年寒假前,马庆平老师用自己微薄的工资收入做了两百张画有七仙女的新年贺卡,只因为上面写有“真、善、忍”三个字,遭到校长郝某施压并向公安机关报案陷害。郝某阴毒地勒令数位天真的孩子做所谓的证人陷害自己的老师,并且协助警察威逼一百七十多名学生上交贺卡。有五十多名正直的学生不惧高压,以各种形式拒绝上交,用行动声援马老师,证实马老师的清白。尽管如此,马老师仍然被绑架并被濮阳县法院诬判四年。

纸上写有“真、善、忍”三个字 老校长被迫害离世

七十六岁的年少堂,是黑龙江省宾县原英杰乡太康小学校长。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早,在宾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殷凤明及奋斗派出所所长许江的指使下,多名警察非法闯入老校长家搜查,声称阿城公安局打来电话,叫他们监控老校长一家。当他们看到屋里有几张写有“真、善、忍”三个字的A4纸时,便以此为借口,将老校长和他的儿子年景生绑架到宾县第二看守所。不久,年景生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老校长被非法关押五十六天,迫害的几乎瘫痪了,才被家人接回。

此后,当地警察多次到老校长家骚扰,恐吓家人,并非法搜查,老校长家的几个坐垫被强行抢走。因两次遭受绑架,被非法关押长达八十六天,老校长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再加上警察的长期骚扰,老校长于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含冤离世。此时,老校长的儿子年景生正在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遭受迫害。十个月后,失去经济来源的老校长的老伴在饱受痛苦煎熬中也抑郁离世。

桌上玻璃板下压有“真善忍”三个字 被关进看守所

云南省精神病院主治医师胡今朝,因拒写虚假病历,被以桌上玻璃板下压有“真善忍”三个字为由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胡医师正在门诊值班,进来了三个不速之客,带着一个“病人”,其中一人说:“这个病人在外面散发法轮功传单,你把他收住院吧!”胡医师说:“这是精神病院,有病就收,没病就不能收。”这人马上指着胡医师桌子上压在玻璃板下的“真善忍”三个字说:“你桌上压着真善忍三个字,那你是炼法轮功的?”胡医师回答“是”。他说了一句:“你等着。” 说着拿出手机就到外面去打电话了。

这时胡医师叫病人过来,看他穿戴还整洁,只是头发蓬乱一些,说话声音打颤,象是受到惊吓,便问他:“你炼法轮功吗?”他说:“我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胡医师又问他:“你不知道法轮功,那你为什么发法轮功资料?”他说:“我没有发,我正在街上走着,他们就把我抓来了!”根据问诊情况,胡医师如实的在病历本上写上:“病人否认炼法轮功。”这时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官渡区国保大队的警察、盘龙区国保大队 队长、医院保卫科都来了。就这样胡医师因拒绝配合他们写虚假病历,被以桌子上有“真善忍”三个字为由绑架关押。

“真、善、忍”是人类普世价值,是人性中最尊贵、最高尚的部分,抵触这些美好的品性,甚至到了连这几个字都容忍不了的地步,不惜借绑架、关押、判刑甚至折磨致死等残酷的手段来疯狂加以扼杀,这种邪恶,除了中共,在人类文明史上还找不出第二家。

如果天下的人都知道美好的东西是美的,就显露出丑来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正是基于这种恐惧。如果世人都能体会到法轮功真善忍的美好,就自然能看清中共假恶暴的邪恶了,所以它才要不择手段的迫害与打压。殊不知,迫害与打压的过程和手段,只会更加显露出它的丑陋和邪恶,愚蠢至极,比如很多人都因此思考过:“连‘真善忍’三个字都容纳不下,那到底还能容纳下什么?”中共难道不是自曝其恶吗?

俗话说,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狂。中共对真善忍的疯狂打压,从一开始就预示了其末日的来临。过程中只是为了让世人看清,中共即是邪魔的化身,只会把人带入深渊。那么对于曾经是其一分子的被欺骗的世人,声明退出中共,不与邪魔为伍,就是选择了得救的机会,就能避免有朝一日成为它的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