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辅导工作中与同修们一起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新竹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得法。从有记忆开始,我就觉的自己活在世上是有目地的,是有使命的。所以我一直在找到底是什么目地?什么使命?读《转法轮》之后,我真切的明白自己找到了生命的归宿,感谢大法给我新的人生。以下是我这一年来的修炼心得。

一、承担区辅导员的责任

得法后的几个月,我就开始打电话讲真相,先是讲大法真相,之后开始劝三退,有一段时间参与媒体采访,经历许多重大事件,过程中也没忘劝三退。之后参与打电话营救同修与拨打“活摘”医院的电话。这十一年来从没离开过电话组,所有的修炼经历也都环绕着打电话救人。

今年四月,我被安排担任区辅导员,我的修炼形式有了很大的变化,对我而言每一步都不容易,但心性的提升却是很快的。当初是怀着忐忑的心接下区辅导员这个责任的,毕竟自己没有经验,深怕做不好。虽然身边的同修都在鼓励我,协助我,我却总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每天都睡不好觉。

还记的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在一个空间中有许多人,他们说这里的人是准备要去神韵当演员的,我觉的很奇怪我怎么会到这里来?我怎么可能参加神韵啊!这时一个非常洪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做这件事情是要有强大正念的!”这时我从梦中醒来,我知道是师父告诉我,区辅导员的工作很神圣、不容易做,一定要不断纯净自己,并时时保持强大正念才能做好。

不多久,我跟一位辅导员交流如何做好辅导工作,她告诉我:“无论处理任何问题,一定要在法上,依照法去做,一定要走正。还要包容同修,把同修放在心里。”我听了很震动,我做的到吗?我能不能有这么大的容量呢?我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加持。

二、增加学法点

为了尽快進入状况,我们区辅导员们每周固定学法交流,一方面是共同在法上提高,形成整体,二方面是交流如何为同修们创造一个稳定的修炼环境。

师父说:“你们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够给我们学员创造一个不受干扰的、一个稳定的环境修炼,这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你们在座的也是一样,使你们的辅导站、辅导点能够不受干扰,带领大家去修炼,那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1]

我们地区集体学法时间通常都是一周一次,但有不少同修因为工作忙或其它因素,除了集体学法之外,每天学法的质量不稳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修炼及救人的力度。因此去年五月,我们建立了新的学法点,每周一到周四晚上学法。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真实的感受到参与学法的同修们在其中的提高,稳定学法真的非常重要。

做区辅导员后,我把自己当初成立学法点的经验和同修们受益的情况交流出来,希望能推动增加区内学法点,其他的区辅导员都认同,于是大家尽量跟附近的同修交流,经过半年来的努力,目前有的增加晚上的学法时间,有的增加白天的学法时间。

三、在法中归正自己

去掉嫉恶如仇的心

刚做区辅导员时,经由多位辅导员的协助,让我了解各学法点和炼功点同修们的修炼状态,有做的好的,也有做的不足的。这些大多是经年累月的事了,如何协助同修们归正,对我而言真的是很大的考验。

然而在协助同修归正的过程中,搅动许多同修的心,也暴露出自己的执着。有一次为了建立新的学法点与同修交流,自己不知不觉语气就急了起来,引用师父的法希望同修该怎么做,几次交流中发现对方不能接受,自己强加于人的心就出来了,结果双方都坚持己见。这样的情况让我很难过,警觉自己这个状态不对,所以就请其他辅导员协助,希望让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

又有一次,一位区辅导员建议我跟某位同修交流,跟她提醒没做好的地方。但我一直回避,因为有上次的经验,我怕自己说话不委婉,把话说的太重,造成不好的结果,所以希望别的区辅导员去交流。之后我想,为何自己说话不委婉?为何面对没认识上来的同修,自己总是不能平和对待?晚上睡觉时都睡不着,我不知自己误在哪里,只好不断的告诉自己:向内找、向内找、向内找。

第二天一早炼静功时,眼前看到一个铁灰色的森林,地上有很多的小碎石,我心想,这就是我的世界吗?冷冰冰的,没有生气。我知道此事的严重,于是找时间发了半小时的正念,不断查找自己的根本执着是什么。突然“嫉恶如仇”四个字打到我的脑海里,我知道了,就是这个不好的常人心带动着我,我继续向内找,发现这个人心带来的是争斗心、埋怨心、得理不饶人、强加于人……等等。长期以来,自己没有好好面对这些执着心,现在终于一一曝光出来了。是这些个不好的心阻挡着我,使我不能真正的慈悲于同修。

之后我开始注意修去争斗心,只要一想跟同修争执,就先停下来,抑制想辩解的心,听听同修的想法。对常人也是一样,讲真相对方不接受,自己先停下来,微笑着,善意的谢谢对方,放下埋怨对方的心。

现在我微笑的时间多了,指责的时间少了,有一次陪孩子买手机,销售小姐说:你妈妈好慈祥啊。我有点惊讶。另一次陪同修拜访VIP,那位女士说,“看你一直笑笑的,慈眉善目的。”我回家照镜子,自己真的比较可亲了。

修口

师父说:“你比如说,人与人之间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炼的好啊,他修炼的不好啊,这些本身就是矛盾。”[2]

为了了解各区同修的情况,我会找辅导员交流,基点是好的,但一不小心就变成在背后议论同修长短而不自觉。有一次跟同修交流后,回去想想有些情况是不应该说的,于是发了一个简讯提醒同修要修口。没想到下次见面时同修告诉我:“你要我修口,上次那件事你自己都没修口,我还没说你呢!”我听了心中一震,是啊,我确实没修口,真是惭愧啊!我开始回想这么多年的修炼中,因为没修口造成的间隔不知道有多少呢!修炼人最基本的自我要求我都没做好,这算是真修吗?这次经验让我痛定思痛,开始注意修口。看到同修有哪些事可能没做好,先不论断,也不去传,因为很多事不能看表面,除非当事同修真的需要帮助,才去提醒。

当我知道有同修在背后议论我时,一开始我很想解释,但没有机会,自己耿耿于怀。但现在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在间隔我们,因为我们之间根本没有直接的矛盾,这位同修做证实法的事很认真,正念强,旧势力想在我们之间制造间隔,不让我们形成整体。

我抑制自己想解释的心,抑制埋怨同修的心,我一定是有不好的心被同修看到,“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3]。一定是。只要我修好,矛盾一定会化解。

3,同修是一面镜子

当区内出现一些不正确状态时,例如有同修学人不学法,对某同修产生崇拜心理;有同修做传销;有同修在学法点卖东西,等等。初期我会很着急,心想为什么同修要这样做?我该怎么跟同修交流? 后来我看到师父的一段法:

“可是大家都没有想一想:我们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对了?其实自己真的明白了、做正了,这些人、这些表现就没有了,因为不会在大法弟子中出现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也是不允许的,谁也不敢。”[4]

我明白了,原来还是要先向内找。我是不是也有崇拜同修的问题呢?仔细想想,是有的,自己认为哪位同修修的好,他说的话我就认为在理,认为哪位同修修的不好,就不想听他的交流。此外,同修花时间去登记同修卖的产品,一来一往间,浪费了很多救人的时间。那么我是不是也曾经因为自己的执着,去做一些浪费时间的事,干扰了救人呢?到学法点卖东西或同修做传销是不对的,我看到了不敢明说,怕引起冲突,让事情拖下去,我不是也在推波助流吗?

我终于认识到了,不是我在协助同修们归正,而是要跟同修们一起归正。虽然做区辅导员只有半年多,却让我真正了解到什么是实修,什么是无条件向内找。有时真的感到很难时,师父的诗句就浮现脑海:“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著”[5]。那个畏难的心也就放下了。

四 找回昔日同修

在今年美西法会上有一个答疑:

“弟子:大陆各地区的协调人当前是不是应该有大力度的找回昔日同修?帮助不精進的同修多组建学法组,多学法,带动他们走出来讲真相救人?
师父:那是应该的,那还是应该的,但是要注意安全啊。” [6]

找回昔日同修也是我身为区辅导员的重大责任,我经常在学法点跟同修交流,希望大家看看身边有哪些同修已经很久没来学法、炼功了。多关心他们,鼓励他们回到集体修炼的环境。

我们地区有个比较特殊的情况,就是高级知识份子同修很多,他们在科学园区、工研院任职的不少。还有两个以理工、科技著名的大学,也有教师和青年学子同修,他们平日工作或学业都比较忙,压力大,所以学法、炼功较难保证。假日要陪家人,所以很久才能参加一次集体学法,有的已经长时间离开集体学法环境。

这些同修们就在主流社会中,他们的同事、朋友、老板、老师正是我们邀请去看神韵的众生,这一方众生需要大家一起去救度。因此我邀请这些同修一起学法,所以尽量就近建立学法点,让这些同修下班后可以先学一个半小时的法,并每周增加一次学法交流时间。

现在我们地区的同修修炼状态越来越稳定,学法点来的同修多了,慢慢的走出来参与“举报江鬼”征签的;协助《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新书发表会的;参与神韵推广的。当然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我要与同修们一起放下执着、稳步快跑,救度更多的人,然后一起跟师父回家!

以上交流若不在法上,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登泰山〉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二零一五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