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十六年综述(2)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接上文)

四、二十九名法轮功学员 被残酷虐杀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共十六年的残酷打压中,葫芦岛市有二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带动社会道德回升,最有利于社会、最值得信任和尊敬的好人,部分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照片如下:

葫芦岛各区县部份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照片由左→右:王化臣、陈德文、宋彩虹、苏菊珍、黄立忠、范德震、刘丽云、李淑媛、金丽凤、史迎春、王瑞奇、田紹艳、彭凤梅、曹凤秋。
葫芦岛各区县部份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照片由左→右:王化臣、陈德文、宋彩虹、苏菊珍、黄立忠、范德震、刘丽云、李淑媛、金丽凤、史迎春、王瑞奇、田紹艳、彭凤梅、曹凤秋。

没收集到照片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武国良、刘永芳、张寿年、王淑娟、刘蓬兰、赵淑凡、刘洪学、田忠信、李洪霞、陈永廷、杜志英、李博、郭春占、李秀珍、高桂英。

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分布于葫芦岛各区县,其中连山区十三人,杨杖子开发区二人,南票区五人,兴城市三人,绥中县五人,建昌县一人(如下图)。

在被迫害致死的二十九位法轮功学员中,有三十、四十岁正当壮年的中青年人;有年过古稀的老人,年龄在三十一岁至七十五岁之间,女性十九人,男性 十人,他们中有教师、工人、老板、机关公务员、局级干部、农民和生意人。其中,被迫害致死,疑被“活摘器官”的三例(在“二、疑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中已专题记述),在迫害场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另加在野外被杀害一例)被迫害致死的九例,在迫害场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迫害致病后,在家死亡的十四例,在家高压逼迫致死六例。江氏犯罪集团及中共对他们迫害之残暴触目惊心。

1、 在公安局被虐杀 典型案例——王化臣被连山区公安局政保大队毒打

葫芦岛市连山区公安局办公楼
葫芦岛市连山区公安局办公楼

王化臣,男 ,三十一岁,葫芦岛市锦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被绑架,十一天后,即同年十一月十八日就在葫芦岛市连山区公安局政保大队被迫害致死。

王化臣遇害前照片
王化臣遇害前照片

王化臣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连续几年被单位评为先进职工,多次受到领导表彰与嘉奖,连续六年被评为锦化集团先进生产者,是同事邻里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下午四点,在化工厂离子膜车间,王化臣被连山区公安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刘兴成和一刘姓司机绑架,又被带到葫芦岛市连山区公安局政保大队,在政保大队四楼,四个警察将王化臣的上衣扒光,裤子扒到膝盖以下,双手用手铐反铐在暖气管上,四个警察用木棒、狼牙棒等毒打,并用电棍刑具施以酷刑。围攻、毒打两个多小时,一直将其毒打昏死过去,又用冷水浇头清醒后接着打。

王化臣遭酷刑/毒打后的照片
王化臣遭酷刑/毒打后的照片

当王化臣再次苏醒后提出“我要跟你们大队长谈”。在只有葫芦岛市连山区公安局政保大队张俊生和王化臣两人时,王化臣对其说,“别打了,你们打坏我骨头了,再打、施以酷刑,我就跳楼。”这反迫害的抗议,却招来恶警张俊生的拳打脚踢、谩骂和威逼,张俊生恶毒的说:“就你这样,还敢跳楼?你跳跳我看看!”

王化臣被逼跳楼后,当时被扒光衣服的王化臣并没有死,可在政保大队四楼下两个半小时,却没人过问。张俊生等凶犯置王化臣的生死于不顾,为了给自己开脱罪名,慌忙与打手们商量解脱的对策,于是晚七点到王化臣家非法抄家,未找到任何证据。晚九点才将王化臣送到连山区医院,通知家属。当送到医院时,见到王化臣多处骨折、浑身到处都是被电击、重物击打的痕迹,惨不忍睹。王化臣于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十一时在连山区医院含冤离开人世,时年三十一岁。

2、在看守所、拘留所被虐杀 典型案例

▲ 宋彩虹被毒打致死

宋彩虹,女,葫芦岛兴城市赵家湾大法弟子,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用新年台历讲真相,被兴城钓鱼台派出所绑架,遭两名年青警察殴打,当晚被劫持到葫芦岛拘留所,又遭张俊峰等诸恶警暴力毒打……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一岁。

宋彩虹生前照片
宋彩虹生前照片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宋彩虹被劫持到葫芦岛拘留所。次日,在葫芦岛拘留所,宋彩虹拒报姓名,继续高喊“法轮大法好”等,被拘留所长张俊峰及几名警察拉出监室,在另一个房间里长时间毒打。据宋彩虹清醒时说:有四、五名警察将其打倒在地后,揪住头发,踹肚子,踢后背。张俊峰边打边叫嚣:给我狠狠的打,看她不报姓名,看她还喊不喊了!并又拿出几根警棍准备进一步行凶,被一女警察劝止。

送回监室后,宋彩虹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并开始频繁呕吐,痰中带血,时有咳出满口鲜血,难以进食。后来张俊峰还企图进一步逼迫宋彩虹报出姓名,因看到宋彩虹身体状况很差才未行凶。

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宋彩虹意识出现间断的朦胧状态,张俊峰怕担干系,给办案单位打电话要求到医院检查,钓鱼台派出所办案警察带宋彩虹到葫芦岛市中心医院检查,医生要求住院,被警察拒绝,医院开出的各项检查均未做,又将宋彩虹送回拘留所。一月八日,宋彩虹身体状况进一步恶化,时而神志不清,拘留所再次通知办案单位后由家属将宋彩虹从拘留所抬出,到兴城市医院住院治疗。

恶警酷刑毒打造成宋彩虹脏器损伤,长时间呕吐,不能进食,导致急性尿毒症,拘留所延误最佳治疗时机后,转院到葫芦岛三一三医院。一月十五日,即转院次日,约七点,宋彩虹在三一三医院肾内科含冤离世。

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宋彩虹
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宋彩虹

宋彩虹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被绑架,仅仅十五天,就在葫芦岛拘留所被毒打致死。

▲ 金丽凤被葫芦岛市看守所迫害致死

金丽凤,女,大学毕业,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讲真相,多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金丽凤正在上班,再次被恶警带走,非法关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警察们说上边有规定,如果不放弃修炼,丈夫和家人也将被株连。丈夫怕受株连,在压力下和她离婚了。恶警们还威胁她,如果再坚持炼,就是无限期关押。恶警们还在肉体上迫害她。金丽凤面对无止境的迫害,在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四日绝食反迫害。在六天的绝食中,狱警没有停止摧残她,反而更加不择手段的野蛮粗暴灌食。在绝食的第七天,插管伤到金丽凤的肺部,她口鼻出血,被迫害致死。

金丽凤被害死在高墙内:葫芦岛市看守所(高墙)
金丽凤被害死在高墙内:葫芦岛市看守所(高墙)

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一,本是合家团圆的日子,噩耗传来,金丽凤,一个人见人夸的才女,只因为坚信真、善、忍,一个善良的人,就这样被杀害了,时年三十九岁。

3、在劳教所被虐杀 典型案例

▲ 陈德文 被葫芦岛劳教所 灌大量浓盐水致死

陈德文,男,家住绥中县葛家乡陈屯村,生前是绥中葛家乡电管站电工。九六年修法轮大法后,胆囊炎,肝硬化,胃病等多种病痊愈。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一日,被葫芦岛教养院迫害致死,时年五十八岁。

陈德文和妻子高桂英生前合影
陈德文和妻子高桂英生前合影

九九年十月三十日,陈德文第二次进京上访被劫回,非法关押于绥中看守所,在绥中看守所,因不配合恶人的要求、炼功,遭到毒打,十天后,眼眶还流血。后来陈德文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于葫芦岛市教养院,陈德文是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一到教养院就受到狱警和被利用的犯人的毒打、辱骂、体罚。

二零零零年初,陈德文第二次被葫芦岛教养院关到“严管队”,狱警把他拖到一间屋中强制坐窄板凳,窄板凳只有三指宽、一米高,由于长期受折磨,陈德文臀部坐出了一个大深沟。后来他的脚和腿都肿了。一个多月后,陈德文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高文志被非法加期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陈德文遭到葫芦岛教养院强制“转化”,暴力洗脑,集中迫害,七、八个恶警用六、七根电棍同时向陈德文身体各个部位电击,电棍的电用完,充电后继续电。电棍充电的间隙,恶警围着踢打。同时遭受酷刑折磨的还有五名大法弟子。

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陈德文和三位大法弟子被带至教养院三楼的生活服务队被强行迫害性灌食。恶警穷凶极恶,毫无人性,用四副手铐把陈德文四肢分别铐在四角处,不摘下,插管时,几个恶徒摁陈德文的手脚,从鼻子插管,每天插一次鼻管灌盐水,陈德文被灌大量浓盐水,折磨的死去活来,惨不忍睹。狱医王大柱(陆)最为邪恶,在灌食稀释时,放一袋一斤重(五百克)的食盐,“四防员”陈小林给陈德文灌浓盐水。高浓度盐水灌到空腹中,陈德文痛苦不堪,陈德文被灌的整天咳嗽,嘴上的肉都往里抽,痛苦至极。

陈德文被迫害致死的地方: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的关押区,共四层楼,第一层楼被高墙与树木遮挡。
陈德文被迫害致死的地方: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的关押区,共四层楼,第一层楼被高墙与树木遮挡。

因被强灌大量的浓盐水,浓盐水沁到肺里,五十八岁的陈德文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十日晚生命垂危。三月十一日上午,被“四防员”秦洪利背至教养院大门外的车上,人已经不行了,送医院后离世,终年五十八岁。

大法弟子陈德文被活活害死了,然而,葫芦岛教养院为了掩盖其杀人罪行,却谎说,陈德文死于心脏病。

▲ 苏菊珍被关押四个教养院等多处 遭酷刑迫害致死

苏菊珍,女,屡遭中共残酷迫害,曾被关押在马三家、张士、龙山、沈新教养院等多处遭种种酷刑,皆受破坏中枢神经药物摧残。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早八点三十分,被中共酷刑摧残致精神失常,苏菊珍含冤离世,时年四十九岁。

苏菊珍生前照片
苏菊珍生前照片

苏菊珍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前,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胃病、胆道蛔虫、胰腺炎等疾病,修炼后,多年的疾病消失,她按真善忍做好人,事事为别人着想。对于到她店里的贫苦人,她不但免费服务,还要给他们一些钱,就连精神病人到店里,她也毫不嫌弃的给他们洗脸、梳头、换衣服,并曾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体户”;苏菊珍多次资助贫困学生,前所三高中校长曾亲自给她送去锦旗表示感谢;她家当时被葫芦岛市评为“十大先进家庭”;电视台也曾要求采访她,被她婉言谢绝,她说:“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才会这样做的。”

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苏菊珍被转押到马三家教养院遭到种种酷刑迫害。二零零零年五月,苏菊珍被拖到女二所做“强制洗脑试验”,狱警张秀荣用手铐将苏菊珍双手背铐,吊在铁床上,双脚离地,头朝下;遭受蹲刑,整天整夜的蹲着,长达五个月之久,蹲的腿走不了路。

恶警邱萍见蹲刑对她不起作用,又用电棍电她。她回到监室时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手背都电糊了。一次,她被狱警王艳平叫到禁闭室。在那,王艳平强迫她脱光衣服,用电棍电遍了她的全身,电了整整一夜。她脸上被电的全是大水泡,嘴上也是,眼睛脸部全都肿了,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电刑没让她改变对真、善、忍的信仰,狱警强迫她马步站桩,还把她龙头铐龙尾(手指尖与脚尖铐一起),身高一米六五、体重一百三十斤左右的犹大陈肖立(大连人)看着她,还坐在她虚弱的身上。那天晚上,苏菊珍一声一声的惨叫,连续折腾了许久,苏菊珍被害的一句话也不说了,躺在床上象个植物人。马三家警察邱萍等人把她拉到沈阳某医院精神病治疗处,开了几瓶所谓治疗精神病的药,天天派专人强制她服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她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酷刑演示:手脚倒背绑在床上
酷刑演示:手脚倒背绑在床上

接着。苏菊珍被转押到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沈新教养院等多处,皆遭受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到二零零一年末,家人已经不知道苏菊珍的下落了,多方托人打听,才查出人在沈新教养院。但教养院不让见人,家人几次托人又被勒索了一千五百元后,才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把苏菊珍接回家。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苏菊珍是由几个人架着走出沈新教养院大门的,人们发现昔日漂亮能干的她已伤痕累累,四肢已无活动能力,两眼目光呆滞,面部毫无表情。走路、吃饭、大小便都要别人照料,不能正常思维、讲话。回家后,家人无意中发现她的小便处仍有未愈合的伤口、身上有针眼。二零零二年十月,照顾苏菊珍起居、支撑一家人生计的苏菊珍十九岁的大女儿被绑架进洗脑班,致使苏菊珍的身体从二零零五年后半年开始每况愈下,精神状况更加恶化。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早八点三十分,苏菊珍含冤离世,时年四十九岁。

苏菊珍临终遗照
苏菊珍临终遗照

田邵艳遭马三家教养院酷刑 含冤离世

田绍艳,女,绥中县法轮功学员,原绥中县林业局下属单位职工,三次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劳教所,期间遭到警察和被警察指使犯人的电刑、关小号、上大挂、灌不明药物等等酷刑迫害……回家后,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八岁。

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田绍艳被绥中县国保大队绑架,同年五月二十七日,第三次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到马三家教养院后,她被强迫长期做有毒的奴工,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和数十名犯人用有毒的四氢化碳和一氧化碳擦油垢,管车间的顾院长强迫要多用药水,不几日,几十人出现全身中毒现象,头疼、头晕、眼花、耳鸣,鼻出血,手脚麻木;咳嗽、吐血、心慌气短、走不动路,然而,恶警不顾人的死活,强迫继续干活,致使数十人严重中毒,昏倒在地,呕吐不止。 两天之后,田绍艳的四肢还没有知觉,不能行走,恶警还命人把她背到车间里坐那干活,这样持续了几个月。

后来这个大队换任洪赞当队长,包夹李阁就向任洪赞诬告说,田绍艳是装病。任洪赞就指使赵玉珍和姜安娜毒打田绍艳,打掉了六、七颗牙,许多头发被拽掉,最后把田绍艳打昏死过去。田绍艳刚苏醒过来,任洪赞又伙同王淑增把田绍艳的双手和双脚分别捆绑在四角处,整个身体悬挂在空中,长期抻挂——上大挂,还不罢手,又残忍地用电棍电击。最后,致使田绍艳精神崩溃,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挂

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马三家教养院推卸责任让绥中镇政府、文化社区把田绍艳用担架抬到车上,从马三家接回。田绍艳已被马三家残害得骨瘦如柴,神志恍惚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偶尔清醒时田绍艳说,马三家恶警王树征曾把她关禁闭、上大挂、用电棍电她等,还有人给她灌过不明药物。亲人朋友想尽了办法想叫田绍艳精神恢复正常,可是田绍艳始终没有好转,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武国良被葫芦岛市教养院迫害致死

武国良,男,三十五岁,原葫芦岛钢屯镇初中教师。因坚定修炼,被关押在钢屯洗脑班、葫芦岛看守所,遭强制洗脑、毒打、“开管”(将人扒光衣服,只穿裤头,把人按趴在地上,用一寸粗的塑料管从肩一直打到大腿底部)等酷刑。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武国良被劫持到葫芦岛市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经常被强迫到外面干超体能体力活,一干就是一整天,晚上回来不让休息,关在冰冷的教室强制洗脑,又被强迫长期坐板凳,在各种刑罚摧残下,造成武国良身体极度虚弱,走路无力,体力不支。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被送到医院时,武国良已生命垂危,医院诊断肺结核晚期,无法医治。

葫芦岛教养院为推卸责任给武国良办了“保外就医”,骨瘦如柴生命垂危的武国良由家属接回后,只能吃力地坐着,两只手哆嗦着,还得支撑着大腿,说话都是有气无力,并且不断地气喘。仅十余天,便含冤离世,时年三十五岁。

4、在监狱被虐杀 典型案例

▲ 黄立忠被盘锦监狱迫害致死

黄立忠在盘锦监狱非法关押一年多,历经苦难,惨遭种种酷刑迫害。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晚上九点半,狱方突然通知家属,黄立忠已经死亡,饱受折磨的黄立忠被迫害致死,时年四十七岁。

黄立忠,男,葫芦岛市连山区连山街道二台子社区十八家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学大法后,戒掉烟酒、赌博,受益良多。二零零八年约七月,黄立忠被绑架到盘锦监狱五监区,后转到七监区关押迫害。二零零九年四月份,监狱用电击、吊铐、毒打等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从四月十日始,法轮功学员黄立忠、张奇、杨将威等每天都被电刑和毒打,而且有专门的普通犯人看管。

四月十六日,盘锦监狱五监区人秘科科长刘鑫源以法轮功学员张奇炼功为借口,从四月十七日到十九日连续三天晚五点至七点把法轮功学员张奇、黄立中等七名法轮功学员拉到严管队实施酷刑。四月二十日,黄立忠遭到大队长王建军严重电刑,身体内脏严重受损,他的身体被高压电棍电的体无完肤,头及脸部被打的比原来肿出好多,白天站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夜里睡觉,也要把手铐在头上的铁栏杆上,夏天蚊蝇叮咬,冬天冻手冻脚。

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下午二点多,亲人才和黄立忠见上一面,黄立忠由一名犯人搀扶着来到接见室,面色憔悴,身体骨瘦如柴,牙齿变形,浑身颤抖,虚弱说话都很吃力,整个人都“脱了相”。只有五个月的时间,好端端的一个人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四十七岁的人看起来象六十多岁。又仅仅过了五天,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晚上九点半,七监区大队长张国林给黄立忠儿子打来电话说,黄立忠已经死亡。面对突然袭来的噩耗,黄立忠年迈的父母、儿子、亲人悲痛欲绝。

在黄立忠生命的最后几天,一位知情者见证了黄立忠被迫害的经过:“他因看大法书,被管教抢走,他多次索要,没有结果,反遭毒打、电击。为了维护学法、炼功的自由,他绝食反迫害,遭到狱警更加残酷迫害:长时间持续电棍电击五天后,奄奄一息的他被送进盘锦监狱病监医院。在医院里,他已经皮包骨头,肋骨清晰可见,后背的皮肤没有一块儿是好的,全是电击后的灼伤。在医院里,犯医用手铐、脚镣把他锁在床上,呈大字形,然后,暴力野蛮灌食,导管顺鼻子插入后再拔出,扔在地上,第二天接着用,如此反复,令他痛苦不堪。更惨无人道的是,犯医在灌食的玉米糊中故意放入大量的盐,让他在灌食后口渴难忍。这样酷刑折磨直到黄立忠离世。”

黄立忠遗体的脖子底下皮肤颜色明显与其他部位皮肤不一样,右耳呈紫色,亲属当时详细观看时,右耳耳膜已破
黄立忠遗体的脖子底下皮肤颜色明显与其他部位皮肤不一样,右耳呈紫色,亲属当时详细观看时,右耳耳膜已破

遗体上可见斑斑伤痕
遗体上可见斑斑伤痕

▲ 史迎春被辽宁省女子监狱毒打致死

史迎春,女,一九五二年一月二十日生,葫芦岛连山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史迎春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遭狱警指使犯人强行放弃信仰,八名犯人于当晚群体殴打史迎春老人,直至第二日凌晨,史迎春被迫害致死。时年五十八岁。

史迎春和老伴王瑞奇生前照片
史迎春和老伴王瑞奇生前照片

史迎春,家住葫芦岛市连山区渤海街道,曾以卖菜为生。她曾患有牙病、胆囊炎、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约一个月,所有病症完全消失。一家三口修炼大法,幸福祥和。

史迎春因修炼法轮功,历经磨难,五次被绑架,一次被拘留,二次被劳教,累计五年;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又遭绑架,被秘密判刑七年,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早七点,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白天,史迎春老人和其他人一起出工到车间干活时,被刘姓科长和佐晓艳分别叫到办公室谈话,企图使史迎春放弃修炼法轮功。当晚十一点,高岚带领黄叶青、杜秀云、吕晶、王秀娟、李莉莉、王彤、姚圆圆、方莉莉八个犯人,在四百零四房间,对史迎春大打出手,直打到凌晨二点,这时候,老人已被打得不行了,她们就把老人拖入水房浇水。二点三十分,高岚一看老人已经昏迷,就和队长把史迎春送往狱中医院抢救,狱医治不了,就又送到狱外医院抢救,终因抢救无效,被毒打致死。经过法医鉴定有外伤,这就是史迎春的经过。

辽宁省女子监狱为了掩盖八监区杨阳(音)等人迫害史迎春致死的杀人罪恶,指使孙刚和王治(女)还有王狱医、管教杨阳(音)、值班管教赵某等在其家属遭受极度悲伤中,用恐吓、欺骗、监视等卑鄙手段威胁其亲属,匆匆火化尸体。狱方只给了三千元钱(这三千元钱是家属来去路费和骨灰盒钱)。而此时,史迎春的儿子正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由于史迎春的惨死,老伴王瑞奇(六十二岁,也是法轮功学员),在悲苦交加中病倒,于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凌晨悲伤离世,距妻子史迎春冤死只有八十天。

下载附录一: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简述(78KB)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