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八旬老弟子全身心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四川的大法弟子,由于不识字,只能口述请同修整理出这篇交流稿,以证实大法,同时也想感谢师父、感谢在修炼中给予我帮助的同修。

我今年八十岁了,最初是因为有病而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我患肺气肿、肠炎、肾盂肾炎、关节炎、鼻炎等七、八种病,一年要住三次医院。当时入了大法的门是想進来试试大法能不能治好我的这些病。

九七年三月,去和同修一起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这才明白法轮功不是治病,是修炼。这是自己以前从未听过的高深大法。学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念。最初身体难受时,想偷偷吃点药,后来想到师父法身在身边看着,就没吃。结果三个月过后,一身病不翼而飞,我也就想不起吃药来了。自那时起直到现在都很健康,没吃过药了。偶过病业关,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真感谢师父的恩赐!

学大法不仅身体好了,而且还使我识字了。刚学法时由于不识字,我就让丈夫(也是同修)教我识字。迫害开始后丈夫不修了,我就找同修教我。对于不认识的字,就请他们用纸条写出认识的同音字夹在书中。现在《转法轮》我全能读下来了,其他的大法书也只有极少数的字不认识。我努力学法,早就会背《论语》了,还有《洪吟》、《洪吟二》等我都能背下来。

坚定修炼 恶警对我无可奈何

修炼的十多年中,我两次面对邪恶绑架。

第一次是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早上,我们照常去炼功点炼功。警察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分别审讯,要求我们写所谓“悔过书”。当时有两个警察非法审讯我。我告诉他们:我不认识字,不会写字。他们非要我写点什么,我就让他们帮我写上:“打死都要炼。”我告诉他们:我原来是一个肺气肿病人,这种病哪个医好了?而且我有那么多病。我怎么能不炼?由于放下了生死,他们只好把我放了。是师父保护了我。

第二次是因为被绑架的同修对警察说出了我。我又被绑架。被绑架前一天我心里很难受,觉得不对劲,就找人把家里的大法资料全拿走了。可是心里还是很难受,我就对自己说:“你不会背《洪吟》、《论语》啊,你不会背‘真、善、忍’啊?你不会跳到法中去啊?你和法在一起,谁能把你咋样啊?”这样我心里就好过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八点,派出所、公安局、我单位和丈夫单位的人就来抄家和绑架我。因为师父预先的安排,他们啥都没找到。

他们把我绑架到派出所,一帮子人围着对我進行非法审讯。我一直发着正念。他们要我写“不炼了”,我说“写不起”,他们又叫我说“不炼了”,我说:“我不当骗子,不当贼。我六十多岁了,一辈子都没当过骗子、没当过贼,你们叫我当骗子、当贼?当骗子,跟你们说不炼了自己回去炼?当贼,晚上偷着炼?哪有逼着人当坏人的?你们那个是政治,我不参与。我们是修佛修道,不介入政治。我修佛还要你们同意和不同意?……”

他们又问我认不认识另外俩个同修,我知道这俩同修是他们想抓的。我说:“他们是男的是女的?长的啥样子?”他们还问这问那,我不理他们,只发我的正念。结果他们很好笑的自问自答。

大约十一点过了,他们没得到什么想要的,只好把我放了。他们说:“你没说‘不炼了’,我们还要找你哦。”我想我不怕你们,就说:“你们来嘛!”后来他们真来干扰我,我在家面对他们讲真相,又到他们办公室讲真相。再后来他们就不来干扰我了。

邪党书记听我讲真相后无言以对

记得局里有个书记来骚扰我,我说:“我们这么好的人,你们来整我们?我们修炼人都了不起,有了矛盾找自己,不日嫖夜赌,不贪污盗窃、不抽烟不喝酒……”他说:“我还是好,我也不抽烟喝酒。”我说:“你还是没我们好,我们师父教我们‘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1]。”他就没话说了。

我又说:“如今社会怎么样,你我心中都有账,黄毒赌斗总不断,贪腐越打越泛滥,‘真、善、忍’有啥错?(中共)整得我们没法过。大法弟子走街串巷,冒着生死讲真相,劝人分清好与坏,善与恶,以免将来被淘汰。我们一心为你好,你们总是给我们找麻烦……”其实我没文化,这些都是从《明慧周刊》、各种真相资料和劝善信中看到后背下来的。他听了,没法再说其它的,就说:“老太婆快回去煮饭。”从明慧网发表的资料中,我学到了很多讲真相的内容,所以要感谢给明慧网投稿的同修。

师父帮我过病业关 震惊世人

我有一次过严重病业关的经历。

二零零一年六、七月份,我突然出现很严重的病业情况。吐血、流脓有一个月左右,甚至有一个星期左右没吃饭,咳嗽时两肺象刀割。家里人害怕的不行。儿女要求我進医院,我不同意;他们又找医生上家里来输液,我也没同意。丈夫怕我死在家里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他是单位的邪党书记),就找来单位局长、办公室主任等劝我進医院。我心想:“我不去,死就死,我不怕死。”我告诉他们我不去。

后来又一想,这影响太大了,一旦自己死了,就会破坏大法,我就求师父:“师父,我不当破坏法的鬼。”结果三天不到我就好了,而且气色看起来非常的好。然后我就借此到处去讲真相。单位、邻居和熟人都很惊讶和不相信,我怎么会这么快一下就好了?很多人都感到震惊,说大法真神奇,从而接受了真相。这些都是师父在做啊!

明真相世人帮助我讲真相

我讲真相中经历了一件事,让我难以忘记。

二零零二年丈夫住院,我去照顾他。我基本是一路走,一路讲真相,走到哪里,真相就讲到哪里。

有一次丈夫到一个门市做理疗,当时屋里里有一、二十人。因为前几天到过那里,我一直在给他们讲真相,很多人都明白了。当时是接近整点,我想证实法,就给医生说我需要炼会儿功。医生同意了。我就盘腿立掌发正念。

屋里有个刚来的病人,是个老头,我没给他讲过真相。他就问旁边的病人:“她在做啥?”别人告诉他我在炼功。“她炼啥子功?”“法轮功。”“她还敢炼法轮功?!政府都不许炼了!”一个女病人马上回答:“她为啥不炼?你看你们这一圈人,哪个有她身体好?她炼法轮功就是好!你看她哪像六十多岁的人?”那个老头马上就不说话了。

我陪丈夫走出门市,丈夫就说我:“你想去吃不要钱的饭了,想住不要钱的房子了?大庭广众你去宣传这个?”我就说:“你不要我就算了,我就走,不连累你。”他怕离开我没人能这样照顾他,不同意我走。

在丈夫病房,通过讲真相还接触到一对过去的夫妻同修,因为迫害不修了所以才会来住院。从我这里他们又得到了大法书和资料,从新走入修炼。这些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啊,师父不愿丢下一个弟子。

为了需要自己做资料吧

由于讲真相需要光盘、小册子等,但是经常拿到资料不如意、不合适,或者不全,或者质量有问题,如《九评共产党》光盘,有时拿不到全套。二零零四年我和同修就产生了自己做资料的想法,而且这也符合师父要求的遍地开花。

可是没人教我们啊。我们等不及了,二零零七年,就只好先找了一位明真相但当时还没走進大法修炼(现在已经修炼了)的熟人教我们做资料。后来终于联系到了搞技术的同修,慢慢的我们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学会了做传单、小册子、卡片等等。由于我年龄大,又没文化,从一点没接触过电脑到学会那些基本操作,那位搞技术同修需要付出多少可想而知了。

目前,我们这朵小花已经静静的开了好几年了。在这里特别感谢给我们提供帮助的技术同修。

生生为法来

在这么多年的讲真相中,我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首先想到的是做三件事,然后才是家庭生活。出门身上随时都带着真相资料,走到哪就讲到哪,不讲心里就不好过。我没有统计,不知道自己劝退的人有多少,这不重要。

我还带动同修出去讲真相,反正只要是与大法有关的事,知道了就尽量去配合,圆容。

大法弟子为助师正法而来到世上,生生世世为法来。如不全身心投入到做好三件事中,生命就没有实质的意义。也对不起师尊。

今年五月的一天,我帮同修买了二十盒香敬师父,走到十字路口时,绿灯亮了,我刚走了几步突然一辆面包车向我急驰而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倒在地上,香也被扔出几米远。当时我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周围群众都指责司机不该闯红灯。司机吓坏了,一边扶我一边连声向我赔礼道歉。我赶紧告诉他:“不怕,没关系,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不会找你麻烦。”我叫司机把我送到公交站,在他开车送我的途中,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给他的真相资料他全都接受了,还连声感谢我。我知道这是来取命的,是师父的法身又一次保护了我,弟子谢谢师父。

修炼中,我也遇到许多魔难:丈夫去世;女儿不听劝阻卖房子搞承包,最后失败(现在家庭的环境都正过来了);由于劝同修别吸烟反而造成同修的不理解;协调同修因偏听偏信而造成对我的莫大的误解,等等。有的时候自己心中有怨恨啊!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2]我是走在返本归真路上的大法弟子,不能要人心。人神一念之差啊!所以我要铲除不好的心,修出大法弟子应有的宽容、慈悲、大善大忍之心,做好三件事,有朝一日见到师尊的时候,不会因为悔恨而泪流满面。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