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冒用我名义在邪恶网站散布谎言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中国珠海法轮功学员李桂新,近日有朋友发给我一个网页,是中共专事抹黑法轮功的邪恶网站,上边有一篇以我的名义发表的诽谤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的转载文章(发表时间是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原文发表时间应该更早,因为所涉事情发生在二零零一年)。该文指当年我小孩出生时,因为炼法轮功而拒绝让妻子做剖腹产,差点出人命。这完全是中共610编造的谎言。今天我必须将事实写出来,澄清真相。

二零零一年初,江泽民集团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全世界被中共的宣传毒害。就在这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疯狂的时期,当时我妻子正怀孕待产,已经快到预产期。

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天气突然转冷。当天晚间,珠海市湾仔派出所的钟六庆所长带队,先是对我租住的湾仔敬老院的住所进行抄家,抄走一批自用的大法书籍资料,然后不顾我妻子怀孕待产一个人在家,强行把我抓走。

我先是经历了在连屏派出所被连夜非法审讯,然后被关在香洲区水利局招待所(后期转到拱北民富酒店,那里有珠海市610所设的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深夜(时间约在晚十一点左右),突然香洲区政法委副书记尹文凤、湾仔镇政府(后改为湾仔街道办)综治办主任黄华炳、干事蔡剑辉等人,来到我被关押的地方(当时还在香洲区水利局招待所),只说我妻子要生小孩了,接我回去。我当时很高兴。

但被押送到医院后,现场让我非常震惊,原来是妻子必须要开刀做剖腹产手术,必须亲属马上签字,以便明确责任。

原来,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晚上约八时,妻子在朋友家中突然要生产,被朋友送到附近的湾仔医院,医生告知要做剖腹产,没有生小孩经验的她很害怕。

因为动手术做剖腹产要亲属签名,我妻子后来说,她一直央求政府的人让我回来签字,但当地政府派人来看后左右请示,拖延许久才将我押送到医院。据知情人说,那一个夜晚,当局如临大敌,派到医院的人足有二十多人。

我被押到医院后,二话没说就到医生办公的地方办了签名和相关手续。我记得医生当时还说,再晚点回来就危险了。我的女儿李海纯三月二日凌晨出生。

经过剖腹产手术后的妻子身体虚弱,需要我在身边照顾,我们又没有亲人来照料她。但尽管我保证不会逃走,就在小孩出生后的当天上午,610的人还是把我强行押走,这事由湾仔综治办主任黄华炳经办,我记得当时现场有个相识的警察在流泪。一直到二零零一年五月,我的孩子满月后我才被放回家。

在妻子术后住院一周期间,一直没有亲人在身边照顾,情形凄惨,即使这样,当地政府还派人过来,以假意照顾为由,监视有谁来看望她。在出院后,住所周围也有人监控,妻子同事来看望都被追着问是否炼法轮功的,使同事很害怕。

这段往事让我们夫妇刻骨铭心,也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制造人伦悲剧的一个明证。

然而让我们始料不及的是,珠海当局随后竟然杜撰了当时的情况,更借我的名义,编造谎言公开妄意抹黑法轮功,置当事人的权益于不顾。而且法轮功从来没有说过产妇靠炼功就能顺产生小孩,产妇做剖腹产手术也是正常的事。中共为了抹黑法轮功,意图把法轮功学员描绘成思维不正常的人,竟然编造出这种谣言,甚至不惜非法冒用当事人名义发稿。如果不是近日发现这篇文章,我们还蒙在鼓里。

归结上述,被发表在中共邪恶网站的那篇文章,其实有一个致命的造假事项,就是:我妻子是在朋友家,约晚上八时突然要生产,被送去湾仔医院,直到我深夜赶回医院,这段待产时间我并不在场。我当时被关在香洲区水利局招待所,对此事完全不知情,即使在被押到医院的路上,也没人告诉我是等我签名动手术,所以根本不存在中共邪恶网站文章以我的名义描述的,说我拒绝妻子做剖腹产一事。

以上事实,经过我妻子庞玉婵的认定,也经得起独立调查验证。

我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过至少五次,在压力下违心的转化过,对于曾写曾说过的一些不利于大法的话,我均已在明慧网声明作废。但我从来没有发表过诽谤大法的文章,特别是那篇邪恶网站的文章如此恶毒。

中共当局对我个人和家庭的伤害已经太重,竟还冒用我的名义发布假消息。在此,我保留就此向中共政府索偿的权利,并要求对当年负责此事的官员进行处理,要求当局公开声明澄清事实,并对我本人和家人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