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折磨成一副枯骨架 李爱英又遭劫持(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晚十一点,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刑警大队一伙警察到法轮功学员李爱英家砸门,不给开门就用万能钥匙将门打开,以所谓“在逃”名义实施绑架,强行将只穿内衣裤的李爱英劫持到东四派出所,五日转至江岸派出所,现将李爱英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继续迫害。据说是因二零一三年“保外就医”之事。

李爱英
李爱英

齐齐哈尔市警察采取跟踪、电话监控及非法入室等卑劣手段,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左右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江岸派出所在新合小区将李爱英在家门口绑架,并把她折磨成一副枯骨架,为推卸责任而将其“保外就医”,且向家人勒索了一万元;江岸派出所还无理要求李每天到派出所“报到”,李爱英身体恢复后没有去报到,江岸派出所便逼家人又交了一万元所谓罚款。

“在逃”,顾名思义,正在逃亡的人。可是,李爱英女士是夜半在自己家中被突闯民宅的警匪劫持,那么“在逃”之说从何而来?!而且她是按真、善、忍原则修持自己的好人,绝不是犯人,更没有理由逃亡。《宪法》规定“公民信仰自由”“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害”,是公安警察在公然践踏宪法。

下面是李爱英自述多年遭遇的迫害:

我是一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前,我患有先天性肺结核,且生性单纯对尔虞我诈的世态看不惯。三十岁那年,我有幸看了《转法轮》,觉得这世道传这样的法,真是太珍贵了!我开始学炼法轮功,知道了人生的真谛和生活的意义,我按照真、善、忍原则做个真正的好人,随着心性的升华、做人境界的提高,我的身体好了,脾气好了,就象换了一个新人一样,这部著作改变了我的命运。

第一次非法劳教:关小号,上绳、反铐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利用新闻媒体,开始铺天盖地的诬陷法轮功,疯狂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我履行公民的合法上访权益去天安门上访、澄清事实,却被齐齐哈尔市湖滨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被送往齐齐哈尔劳教所。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因我炼功,大队长李维杰带领两个男警员,将我带到曾经是鸡舍的平房内,将我棉衣脱掉,给我上绳折磨,整个上身用绳子一圈一圈的勒紧、双手反背吊到脖子处。长时间上绳放下后,两个人一边一个拽我的胳膊,使劲抻,使我疼痛难忍。之后他们再给我上绳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北方的冬天,寒风刺骨,在有窗框、无玻璃、无取暖设备、曾经是鸡舍的小屋里,我穿着单薄的绒衣,双手被反铐在床上,又逼着我蹲在床头,不让闭眼,不让坐,整整三天三夜。后来我胸部和胳膊被抻的疼痛好长一段时间。

酷刑演示:双手反铐在铁床上
酷刑演示:双手反铐在铁床上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和数名法轮功学员正在炼功,刑事犯将我从床上拽下来。第二天大队长张志捷因我炼功,将我关入小号,罚蹲、反铐十天十夜。

由于全世界法轮功学员SOS紧急救援活动和世界正义团体的呼吁下,齐齐哈尔劳教所开始陆续释放到期和超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我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六日获释,结束了中共暴政对我关押一年又超期关押十一个半月的非法囚禁。

第二次非法劳教:满头黑发变成白发

重获“自由”后,湖滨派出所和文化路派出所田××等警察对我骚扰不断。我被逼无奈于二零零二年四月离开家,到富拉尔基区投奔一法轮功学员。我向那位学员的邻居打听其家的住址,却被那人诬告。继而富拉尔基区幸福派出所警察李光明与另一警察将我绑架。他们将我带到幸福派出所,将我反铐,揪我的头发、殴打、用打火机烧我的手、并疯狂的喊叫威胁。他们用刀比划,且凶恶地说:“说,书是谁给的?找谁来了?不说就割你耳朵。”我向他们讲了一夜的真相,劝告他们不要迫害好人。可是他们竟将我非法劳教三年。

我被再次送往齐齐哈尔劳教所。二零零三年五月,我被关到强行转化的小号里,他们妄想逼我写“四书”、她们轮番迫使我听她们念诬陷诽谤大法的言词。七十四天后我在小号里出来时,我满头的黑发变成白发。这时我和徐宏梅(已被青云街派出所衣湛辉等迫害致死)关在一起。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齐齐哈尔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破冰行动”。劳教所头目王玉峰总策划,组织学习、谋划好长时间后,指使全体警察昼夜迫害,极为嚣张。大队长张志捷总指挥;带领警察用布将所有法轮功学员的眼睛蒙上;队长王梅念诬陷大法的言词。由两个人将我带到四楼,整个大厅站立一排凶神恶煞的男警察,政委王玉峰叫嚣:“转不转化?今天不转化也得转化。”我说“我不转化。”我随后被拖到一个房间、反铐、整天蹲着,晚上被铐在铁椅子上。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我绝食抗议迫害,他们对我野蛮灌食,且在食物里放入不明药物。我五脏六腑疼痛难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腿蹲的不能行走。在他们的威逼高压迫害下,我被迫违心地所谓“转化”了。自此,我痛不欲生,精神受到强烈的刺激,精神恍惚。一个曾经受大法恩泽如今却远离大法的生命,我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在干活的车间里,我时常失态地喊:“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不让说?!”不管看到谁就问:“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不让说?!”一日我拽住王玉峰,问他为什么如此迫害我们,他转身就走。我给劳教所领导写强行转化作废的声明,给王玉峰写信,痛斥他对法轮功学员的非人迫害。我的意志被彻底摧毁了、身心疲惫、头晕的天旋地转……这种情况下他们还逼我干活,加期四个月,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否活着出去。

二零零四年年末,全所男女队开会,所长在台上总结工作,说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98﹪,无一人死亡。我站起来说:我没转化!肖所长气急败坏的说:给她关禁闭、加期三个月。

二零零五年七月,丈夫和孩子到劳教所接我回家时,见满头白发、精神恍惚、苍老、憔悴不堪的我,他们竟不敢相认:“这哪是我的媳妇呀?!”

江岸派出所看守所对我的酷刑折磨:被折磨成一副枯骨架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左右,我下楼车子刚推出单元门,便被突然蹿出的几个便衣强行绑架,非法翻我背包,抄起房门钥匙非法入宅抢走大法书籍等私有财产,将我劫持至江岸派出所。

在派出所,一警察用抹布包一木条插进我口里欲对我检查,我将木条咬断。他说“这回我用铁,看你牙厉害还是铁厉害。”边说边恶狠狠的将包抹布的铁条深深的塞入我口里。我的嗓子被插破满嘴是血,我一阵恶心呕吐不止。翌日凌晨二点又将我劫持至齐齐哈尔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看守所,我拒穿囚服,女狱警韩某指使犯人围住我殴打扇耳光,韩恶狠狠地揪住我头发将我拖出监舍,气急败坏地踹我数脚,又命犯人将我抬至大厅,当着四、五个看守所领导的面叫嚣:“到这里来就得听我的,我们是武装警察!”我说:“我没有罪,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就象踢球似的对我疯狂地拳打脚踢,把我的后背踢破,腰部脊椎踢伤,又给我双脚砸上五十斤重的脚镣,双手戴上手铐,抬回监舍。

二十九日上午十一时,江岸派出所警察来看守所对我“提审”,由于我不能正常行走,鄂姓女协警便令犯人在地上只拽衣服拖我,我的头埋在衣服里,后腰裸露、裤子几乎拖掉,内裤拖坏,我就这样戴着沉重脚镣手铐被拖至“审讯室。”江岸派出所警察问我是否认识某某法轮功学员,我说不认识。他们又将我拖回监舍。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因在江岸派出所嗓子被严重插伤不能进食,两天后忍痛饮水喝流食又呕吐不止且伴有血迹,加之殴打拖拽身心摧残,病情急剧恶化,不能正常进食,吃啥吐啥。狱医输液,药物反应强烈,胃发酵般难耐,伴随阵阵恶心药物与血大口大口吐出。

二十几天后,我已经脱像被折磨成一副枯骨架,生命危在旦夕。十月二十四日,江岸派出所与看守所为逃脱罪责才将我推出看守所。

齐齐哈尔看守所
邮编161000 区号:0452
齐市江岸派出所 0452---2811460
齐市政法委“六一零”主任(办)0452—2791608 0452—2791613工作地址:齐市建华区新明大街27号,市政府1号楼16楼
齐市政法委工作地址:齐市建华区新明大街27号,市政府1号楼16楼13室办公室
齐齐哈尔市政法委电话:2791601 2796688(办)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2891544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副局长 办公室:0452-2468283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办公室:2423410
齐齐哈尔市龙沙分局:0452——2414110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副局长 办公室:0452-2468283
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幸福派出所:电话:0452-6718100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