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根深蒂固的无神论者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我是一位退休教师,六十多岁。我曾是一位根深蒂固的无神论者。因为我就是在无神论中成长与工作的,周围的人谁一说有神我就发自内心的笑话他,认为他迷信、愚昧、大傻瓜。可是我现在却成了一名坚定的有神论者,我将我的转变过程简单的讲述一下。

一九九八年中国大陆气功热,各种气功应运而生,各种气功种类很多。早晨出来这儿一伙,那儿一群练什么的都有,我也不知练什么好,就哪儿人多往哪儿跑,哪儿有同龄人往哪儿站,一边说一边练很是开心。就这样练来练去都练过一遍来了,进行比较:还是法轮功好。炼完马上就轻松,也有同龄人,就固定下来了。

大约炼了一个多月,听功友说法轮功还有书,我很吃惊:法轮功不就是几个炼功动作、一个体育项目吗?怎么还有书呢?既然功友说了那就看看吧。

首先看的是《转法轮》中的《论语》,看完后觉得很新鲜与众不同,再看看目录对某些部份也很好奇,什么天目、遥视功能、宿命通、辟谷、附体等等都是我平常不得其解的问题,正好有机会了解了解。就这样挑着看,挑来挑去所剩不多了,干脆看完了吧。看完之后思绪万千:这是我一生中从未想到过的一本奇书,他既是一本修炼的书,也是一本强身健体、修心养性怎样做好人的书,人人都能看,令我大开眼界说的又很有道理,对我的无神论是一个冲击。特别是第四讲中“失与得”、“业力的转化”这两部份内容,一下子让我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就象两缕阳光射入我的心灵,让我豁然开朗。噢!原来是这么回事!

法轮功有五套功法:前四套是动功早晨出来集体炼,第五套是静功盘腿打坐在家里炼。可我只炼动功不炼静功,总觉的盘腿打坐不象个老师的样子,从感情上过不去。

一天夜里十二点我一觉醒来(自己住一个屋),怎么也睡不着了,还躺不住,干什么呢?又不能惊动家人干脆炼静功吧。我盘腿端坐闭上眼睛,努力使自己进入静的状态,一下子就看到了我的前生前世,看完后我回过神来心里怦怦直跳。原来《转法轮》中说的人有六道轮回是真的,还让我亲眼看到了,真是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心里一边翻江倒海、一边努力镇定自己,好几天都静不下心来。

再后来我又开了天目,亲眼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而开天目的过程也是让我始料不及的。一天下午两点多钟,我坐在会议室里开会,一共十多人吧,坐着坐着往下面一瞅是另外空间的景象,好象做梦一样。我抬起头来,看看明亮的大厅,室外阳光灿烂,真实的领导和同事们;再低下头来向下看,还是另外空间的景象,而且清晰真切令人赞叹!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给我开天目了。又震撼又激动,原来法轮功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我虽极力的控制自己不露声色,但这对我这个无神论又是一次重大的冲击。

后来,我又看了师父在国外的几篇讲法,其中一篇是在美国的讲法,专门从科学角度讲了宇宙的结构、空间的划分、神佛是什么,同时还讲了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在宇宙中的位置及三者之间的关系。使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心里有几分明亮又有几分兴奋。有神论战胜了无神论,一下子就解开了我多年来埋在心中的两个迷团。

一个是在我六岁时发生的事:我小时候住在农村,村前有一条小河,东西走向。那年夏天上游向下游泄水,有一天中午我热得睡不着觉,大人们都睡着了,我就偷偷的到河边去看水,我找了一小块最低、离水又最近的硬地,离水平面大约有半尺高,整个河边就我一人,只见河水冒着尖、打着漩涡滚滚而来又滚滚而去,甚是壮观。我站在那儿静静的看,突然我站的地方坍塌下去。因为硬地下面被水冲空了,我站的地方成了悬崖,我吓坏了不知所措,就在这一瞬间一只无形的大手一下子就把我拿到了岸上,鞋底都没湿,我惊呆了又不得其解,也不敢向大人说(怕挨打)。五、六十年过去了,至今想起来还历历在目,象刚刚发生的一样。

另一件事就是三十年前:我的母亲病危,弥留之际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坐在她身边守护着,突然她大声的喊:“娘!娘!”我推了推她说:“娘,您做梦啦?”她说:“没有,你奶奶来了,要接我走,套着马车来的。”我说:“娘,咱不去,我们离不开您。”母亲接着说:“你奶奶已经走了,她说明天中午十二点再来。”结果第二天下午一点钟我母亲离世。这件事情让我非常不解,因为我母亲是一位没有文化、朴实憨厚的农村妇女,此时此刻她说的应该是真实的。现在从信神的角度看,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经过十几年的亲身经历和实践,使我真正的认识到:神佛是客观存在的,神的存在才是真理。通过学法炼功使我的身体与思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无病一身轻的美好和遇事清醒、理性、笑对人生的坦然,让我受益匪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