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微信传播真相方式中的乱法行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目前中国大陆有很多同修通过微信方式传播真相,我认为初衷是好的,但有很多文章尤其关于修炼的文章个人觉得说的太高,有乱法或盗法行为。还有一些是其它宗教中的东西,比如地狱或者三界中的情况,也有同修天目看到的一些情况。我觉得同修在传播这些内容的时候应该慎重。虽然目地是好的,为了救度众生采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方法,从正面、侧面,从社会道德或者是宗教信仰、善恶有报、揭露谎言等各个方法起到了镇邪灭乱,启悟人的佛性与道德良知的作用。但有部份内容我觉得值得商议。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内容过高

师父一再告诉我们:“也不要把讲真相讲的太高,这样起的作用不好。”[1]师父还说:“我想你讲的太高了他就不接受了,你就等于告诉他“你不要听我讲真相,我都在瞎说”。”[2]如果我们讲高了,常人不能理解甚至还产生误解、抵触,那就不但不能起到救人作用,反而适得其反了。请同修注意这些事情。如果是同修之间的交流,那法理上的交流不如直接学法;交换心得或者是心性提高的体悟,那微信这种方式又存在安全隐患,况且我们有明慧交流文章。如果是同修天目看到的情况那也局限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方面,说三界内与证实法无关的事情意义并不大,所以同修应该把握好这些事情。

二、证实大法而不是其它宗教

其它宗教中的东西还是不触及为好,如果对证实大法有利,并能够善用、正用,也未为不可,但有负面影响的就不用。宗教都是教人向善的,基点都是好的,但当今宗教已经不能起到度人的作用,如果不注意,很可能会误导众生去信奉其它宗教,反而不能正确认识大法,尽管主因是向善,但找不到真法也是枉然。如果讲到其它宗教的局限性,進而引导正确认识大法,想法是好的,但很可能无意中树敌,使得对其它宗教有情结的人难以接受,反而会给这部份人了解大法真相造成障碍而不能得救。如果仅仅是证实善恶有报当然另当别论,或者是过去修道人的故事也另当别论。

三、避免盗法或乱法

师父在法中讲过宗教的末法及其教训,那作为大法弟子在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的过程中,师父怎么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说怎么做,同修说的东西有层次的局限,如果不注意掺入法中,后人如何分辨哪些是师父说的,哪些不是师父说的呢?师父讲过:“不管你天目开了也好,你看到什么也好,出了什么功能也好,你不能用你看到的那个情况来讲我们法轮大法。”[3]师父说:“所以今后你在传功时,千万注意这个事情,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法轮大法原有的东西不变。”[3]三件事是师父教我们证实法的主体方式,面对面讲真相或发放大法真相资料、光盘、拨打真相电话或者集体配合做其它证实法的事情等应该是证实法、讲真相救人的主要方式,微信作为一种辅助的方式也未尝不可,但因为一来有外星人的因素,另外牵扯安全因素,很多话由于关键词的限制,也无法直接说明,所以只能作为证实法的辅助手段。

同修在应用这种方式救人时应该慎重选择好题材,而且因为没有同修整体作监督容易把握不好而无意中起到盗法和乱法的作用。从实践效果看,微信文章对常人起到的实质作用如何呢,难说,倒是很多同修在看这些内容,容易偏离法的要求出问题。

试想想大法弟子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未来奠定基础,这种修炼方式能留给未来吗?如果是讲给常人要讲得那么高,不如直接把师父的海外讲法拿出来岂不更好,师父都没叫这样做,同修为何这样做呢?是不是欢喜心造成的呢?所以个人觉得如果牵扯到高深法理的理解部份,请不要在常人中讲,常人没修大法,不可能真正理解的。

四、传播真相是为了救人

有关地狱的一些内容都是其它宗教中的东西,对警示人是有好处,但这不是大法弟子做的。师父说过:“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使命。”[4]其它宗教中的人传这些当然没问题,也能起到约束人道德的一些作用,但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是为了让人能在是非善恶前分清邪党的恶,认同大法好,这样的生命才会有未来。如果传播的东西偏离救人的目地,我感觉那不是正法弟子要做的事情。

以上是我个人的理解,没有指责同修的意思,只是为法负责指出我的一些浅见和看法,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评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