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重伤不治自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我今年六十九岁,于一九九七年六月喜得大法。得法前我是一个药篓子,身患十多种病:冠心病、心动过缓(心跳每分钟四十几次)、严重的溃疡性结肠炎、胃炎、胆囊炎、长期腰痛、坐骨神经痛(腰椎骨质增生)、肩周炎、贫血、长期严重头昏头痛、脑供血不足、脑血管硬化、不明原因的皮肤病(严重到天天用开水烫手脚两次才能止痒)等等,每年都要住几回医院。得法后半个月的时间,我身上各种疾病不翼而飞,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十几年下来至少为国家节省了十几万元的医疗费。

下面讲讲我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闯过两次重伤的魔难关。

一摔不起 坚信大法两周恢复

那是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我在厨房做完事匆匆走向饭厅时,因地板砖上有水很滑,一不留神,“啪”一下,我仰面朝天重重的摔在地上,昏了过去。过了片刻,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摔跤了,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腰痛难忍。但我心里清楚:我是修大法的,我没事!当时准备去上班的女儿看到我脸色都苍白了,忙说:“有师父保护,没事,没事!”

我在地上躺了一阵,身上的剧痛丝毫没有减轻,心想:我得起来,不能就这样躺着。嘴里念叨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请师父加持让我爬起来!我忍着剧痛,死命的爬了起来,一步一挪的走到寝室,躺在了床上。躺在床上我就象瘫了似的不敢动,一动就疼痛难忍。

我艰难的伸手拨动床头柜上的电话,叫了一个同修来我家。同修来之后我请她帮我把mp3找来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给我听,然后又请她帮我买菜、煮饭。残疾的女儿下班之后就尽量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鼓励我正念闯关。尽管无法动弹,我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信自己没有事。我在心里鼓励着自己:“我是炼功人,炼功人必须学法炼功发正念!不学法、不炼功、不发正念就不是炼功人!”因为身体剧痛,我炼功时咬着牙强忍着,能炼多久就尽量炼多久,一次一次的延长着时间,开始只能炼一会儿,然后在师父的加持下能炼一套、两套、三套……每次炼功都痛的大汗淋漓,全凭对师父的正信才闯了过来。

期间妹妹从外地打电话回来听到我在电话里痛苦呻吟就问我怎么回事。我不得不告诉她实情。妹妹听了很着急,想过来照顾我,又说起一堂嫂从树上摔下来瘫痪了,被外县的一个会小能小术的师娘子治好能走路了。还说堂哥愿意去请那个人来给我医治。我当即就在电话里回绝了妹妹的好意:“她再能干也没我师父能干!我师父是世界上最能干的!我就信我师父!我很快就会好起来!”我这一念一出,真的很神奇,我能翻身了,我能起床上厕所了!起初照顾我的同修见我腰痛难忍,就劝我请医生拔火罐(其实是师父借同修的嘴考验我),我一口回绝了。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能请人服侍我,我是炼功人,我要自理!”因为我的这一念,师父帮了我,我很快就能自理了。

就这样摔“瘫”两周后,我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我深深知道,摔伤这么严重能不治而愈,是伟大的师父救了我。

不慎致严重内伤 信师信法不治自愈

后来我们在乡村学校生活,家中吃的井水是水泵抽上来的,有时候很浑浊,需要先储存净化。二零一四年四月的一天,我准备接一桶井水澄清后再用。那桶是能装二百斤水的不锈钢大桶,我先把桶放在厕所水管下接水,然后就去厨房炒菜,等把菜炒在锅里再去关水时,却发现已接了满满一桶水,本打算接半桶水,但我舍不得倒掉一部份水,就把这一大桶水提到煮饭的桌子上,我双手使足力气捧着水桶往桌子上搬,搬了三次,最后一次用尽全身力气提桶的一瞬间,感觉腰扭了一下,然后就剧痛起来,我马上鼓励自己:“我是炼功人,没事!”但随即肝、脾部位也剧痛起来。于是我又给自己鼓劲:“我是炼功人,肝脾不会破裂的!这是假相!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大法弟子不会有危险的!”

我忍着刀割般的疼痛继续炒完菜,把菜盛到碗里后想端到客厅饭桌上。刚端起这碗不足半斤的菜时,却感觉肝脾又象撕裂般的疼痛起来。我当时真想不端菜了,想等女儿下班回来端。但是转念又一想:“我不能放下,我必须把菜端到饭桌上!我没事!”我心里念叨着,一步一步的挪动着脚步,肝脾和腰痛的我汗水直流。两米远的距离,似乎走了很长时间才到饭桌旁。

之后那段时间里,我坐下、站起、睡觉躺下和坐起时都非常艰难,因为腰和肝脾痛的钻心,但我始终没有动去医院治疗或躺在床上养伤的念头,就坚持一念:大法弟子不会肝脾破裂,不会扭伤的!我在心里一直求师父帮助我,我克服不能躺下睡觉等一切困难,加强学法、发正念,并坚持炼功——炼功时尽管痛的撕心裂肺般,但我就是不放弃,就要坚持炼完五套功法。慢慢的,我好转起来,康复了。

感谢师尊!感谢大法!要不是师父的救度,我就是去医院治疗花上数万元也不一定能够彻底治愈,我真的会瘫痪在床上成为一个废人。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唯有努力修好自己,抓紧救人才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