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送炭的亲友们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十八年,受益匪浅。大法不仅福泽我的一家,也福泽了我的亲朋好友,尤其是那些对我家雪中送炭的亲友们。

二零零二年春我因坚信“真、善、忍”做好人,公安局伙同镇派出所警察企图绑架我,我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四年夏天我悄悄回家,小姑妹和我一见面就说:“大嫂,你在外已跑了二年多了,别再跑了,你家的房子眼看就不能住了,赶紧张罗盖房,如果缺钱,我帮你们,你们缺多少我全掏。”大姑姐夫也和我说:“你回来张罗盖房吧,趁我硬实,帮你们忙活忙活。再等两年,我干不动了,那不糟糕了吗?”

两位亲戚的肺腑之言,使我难以平静下来。同年年底,我返家张罗盖房子,在大姑姐夫和小姑妹等亲戚的人力、财力的大力支持下备了各种建房材料。在我家筹备找谁建房的过程中,家族小叔弟伸出援助之手,献计献策,他找本村张瓦匠洽谈。瓦工活儿、力工活儿包给了他二人,张瓦匠主管全面。木工活儿包给了我朋友玉东妹的丈夫张木匠。

二零零五年春天,就在家里建房一事一切准备就绪即将开工的时候,县公安局一伙警察闯入我家绑架了我,非法劳教我二年,我被关进黑窝,忠厚的丈夫被这当头一棒几乎打倒了。

大姑姐夫挺身而出帮助擎起了这片天。在他的鼎力相助下,房子按时施工,一点没有耽搁。他家在外村,天天起早贪黑象上班一样来我家里里外外的忙活,风雨不误,还经常把自家种的菜带来给建房施工的众人吃。施工过程中,他和木工、瓦工们配合默契,方方面面提供方便,缺东少西都及时帮着张罗到位,使施工进展顺利,不误工,不误时,木工、瓦工们满意,能够确保施工的质量。

我身陷囹圄蒙受邪恶的迫害,家里失去了家务主妇,没人做饭,木工、瓦工们每天中午饭很简单,是高粱米饭煮鸡蛋,干豆腐卷大葱。有人挑吃挑喝,张瓦匠非常同情我家的处境,劝导他们吃饱就行;有人不想跟他干了,他耐心开导。玉东妹经常帮我家做中午饭,为了给辛苦的乡亲们调调口味,她多次把自家的芸豆拿来炖上半大锅,供给大家吃。

房子上梁那天,上完梁,丈夫给张木匠奖赏了一百元钱,他不要,在别人劝说下,他也没有自己留下,他拿这笔钱马上购来香烟、雪糕给全体施工人员,并且对大家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这是大家的功劳,都来抽烟、吃雪糕。”几十人笑逐颜开在一起欢聚一堂,分享劳动后的幸福和喜悦。

在亲朋好友们的大力帮助支持下,我家一百多平方米的新房竣工了。竣工后,丈夫为了使房子更美观大方,和张瓦匠商量再给房子东西面及后面墙壁顶端外皮粘一周墙壁砖,准备给工钱。张瓦匠说:“要啥工钱,就算我们给你家帮工了。”丈夫非常感谢他的热情相助。两年后,我们在给张木匠工钱时,他和玉东妹非得少留二百多元不可。

这十年中,我们一家人住在亮堂堂的房子里,没有忘记曾经帮助我们盖房的亲朋好友及众乡亲,他们在我受难时伸出援手,令我们难以忘怀,谢谢他们对我家难中相救、雪中送炭的大力支持和热情帮助。

行善的人必得善果,好心人终有好报。大法佛光普照着以下我的亲朋好友。

小姑妹全家人生活快乐,养鸡、养猪、种田样样顺风,年收入可观,不但拥有大笔积蓄,而且添置了四轮车、高档轿车。小姑妹夫被提到村政府管水利。儿子大学毕业后,工作得心应手,非常理想。

大姑姐夫已年近耄耋,是鹤发童颜,身体非常健康,种田、外出办事能力不减当年。他和大姑姐一起安度晚年,子孙满堂,共享天伦之乐。小姑妹一见到他就赞不绝口:“好人体格好,好人有福,好人福大。”

小叔弟一家七口四代同堂,他和儿子出外打工,年收入七、八万元,其父亲身体硬朗和他妻子在家种田,生活富裕;他家盖了新房,娶了儿媳,抱了孙子,可谓人财两旺。

张瓦匠家在这十年中,承包了上百亩田,不仅还清了近十万元的外债,并且购进各种农机为农民备耕、种田、秋收、脱谷,每年均有一定的经济收入;他家又翻新房子,同时装修得非常漂亮;他还给儿子在城里买了楼房。他和妻子及子女们生活的都很幸福。

玉东妹和丈夫张木匠先后去省城打工,幸运的是遇到了好心人帮助,挣了不少钱,在省城买了楼房,全家进了城;夫妻俩给儿子买了车,家里还有积蓄;可喜可贺的是他们又抱上了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