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个耳光、一扇门开始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我开始修炼大法,是从两个耳光、一扇门的故事开始的。

那是二零零二年。我们厂有个地痞式的人物,长得就凶神恶煞似的,啥缺德事儿都干,周围的人都躲着他,生怕惹上是非。一次单位人聊起他,有人说:“别看没人敢惹他,他最怕Z。有一回这地痞看一老师傅不顺眼,上去就踹了他一脚,老师傅挨了打没敢吱声。这一幕正好被Z看见了,他过去就扇了地痞一个大耳光,大声训斥他。地痞没敢吱声。”

我见到Z,跟他提起这事儿,他一笑:“这是我修炼前的事儿了。大法要求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当时修炼就不会这么做了。我再给你讲个事儿,我单位有个老大姐,平时就挺不讲理的,因为涨工资的事儿不满意,闯進办公室,不由分说就给我一耳光,后来和她解释清楚才明白是误会了我,感到非常不好意思,来跟我道歉。我告诉她,我是法轮大法的修炼人,没事。”

听完这个故事,我感到不管电视怎么说,他修炼的大法是对的。一天,我在Z的办公桌上看见一张A4纸印的照片,我问他照片上的人是谁啊?他说是我们地区第一个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大法弟子。我吓得一怔,心里很为他的处境担心。Z很感慨地说起法轮功学员们当初在体育馆学法炼功的情景:那时候来炼功点的人很多,只有一个室外厕所。去过的人都知道,那个厕所脏的下不去脚。可法轮大法弟子到了那里,不嫌脏,墙上、地面上的粪迹全都清理掉了。厕所缺了一扇门,Z主动把自家阳台的门摘下来安在厕所上。

我听了这个故事,内心受到很大触动:原来法轮功就是叫人做好人的,这正是我向往的啊。我也想学习学习,就向Z要了《转法轮》带回家。

过关

当我静静地把《转法轮》看过一遍后,心灵象被洗净了一样。我由衷地感慨:法轮功真好啊!

在家里有空我就学法。丈夫警觉了,对我说:“你是在做一件危险的事儿。我们单位有个人学大法,印资料丢了工作、离了婚,还被单位开除抓進监狱。你要学你就是毁了自己,也毁了咱们这个家,你这书能不能不看了?”他和我长谈了一晚上,我看他那样认真祈求,就答应他不看了。我把书用胶条密封了,放在盒子里。记得当晚还做了一个梦,梦见在写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把其中的一个“鲜”字,竟然写成了危险的“险”。

而后生活如常。但是《转法轮》这本书,正如师父说的:“可能这本书你已经放不下了,终生都放不下了。”[1]我心里常常惦记着那本封存的书。终于有一天,我下定决心:这么好的法,我得学啊!我迅速地拆了密封条,看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往往人入了修炼的门就喜欢炼下去”[2],眼泪掉下来了,我深切感受到师父最懂我!谢谢师父!

当丈夫见我又拿起《转法轮》,又几次劝说不让我学。但我决心很大,他开始默默的抵抗,不再关心我了,也不管孩子,不做家务,我做完饭他就吃,放下饭碗他就去网吧。我每晚把家里收拾停当,把孩子哄睡着,就开始抄法。开始心不静,一行写错好几处,一边学,一边等着丈夫回来。有时十点多,有时更晚。听到他开门的声音,我才放下笔。时间久了,虽然我在法理的认识上有提高,对丈夫的行为时常反问自己,如果是神仙,他会怎么做?而忍耐下来。

但是对丈夫的怨,终于因为一点小事爆发了。争吵中,丈夫把我修炼的事打电话告诉了公公,公公又告诉了我爸爸。爸爸在电话里火冒三丈,要和我没完。他来到我家,先是劝我放弃,我不表态,而后他开始大声怒骂。见我还是不为所动,非常伤心,“扑通”就跪在我面前说:“爸给你跪下了,爸求你别修炼了,要是丢了工作,没了家,再把你抓進去,你这辈子就完了。”我见爸这样,不知怎么是好,也“扑通”跪在他面前,但是不论爸爸怎么说,我就是不吱声。爸爸气恨的开始打我,我纹丝不动,这更激怒了他,开始大打出手。丈夫把爸爸拉开了,我转身跑出家门,去找一位同修阿姨。丈夫怕出事也跑出来跟着我,都走下楼了,还听见爸爸喊:“等你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到同修家,我大哭一场,希望她能给我一个好主意。阿姨说让我先服软,这不是我想要的。

回家的路上,我和丈夫谁也没说话。我淡淡的想:“也许回去又是一顿暴风骤雨。这第一关挺不过去,第二关就更难守了,我说啥也得挺过去。”就这一念,也许符合了我当时的那个层次的理,爸爸见我们回来了,像没事一样打个招呼就走了。爸爸走后,我发现我的大法书全不见了,打电话问爸爸,他说全给扔垃圾箱了。我不顾一切地去楼区垃圾箱里找,周围的也找了个遍都没有,那一夜我是怎么过的啊!第二天一早我又去附近的收购站问,还是没有。我就去找爸爸,他在睡觉。我意外地在阳台上看见了我的大法书,那心情呀,真是悲喜交加。庆幸爸爸没有造业。我像生怕宝贝会飞走一样的把书带回家。

后来,家人特别是丈夫为了让我放弃修炼,甚至是当着两家父母的面要和我离婚。开始时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不执着钱财,除了孩子,啥都给你。”他听出我同意离婚,气急败坏。他又一次闹离婚时,我想:大法让我做好人,我又没做错什么事,大法弟子也应该有公民的权利,凭什么受欺负?我就跟他讲:“离婚可以,这个家什么都有我的一半,不论电视还是洗衣机,这些东西你想拿走,什么都得锯开给我留下一半。”他一听乐了,一场风波烟消云散。

其实我对工作、家庭,对丈夫、孩子都是尽心尽力的,和公婆、小叔、小姑也都相处和睦,孝敬公婆时,每次准备的钱物都比给自己父母的多。修了大法后,尽管他们给了我很多压力,我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对他们更好了。家庭的魔难渐渐平息下来。

转变

接着,一向勤俭惜财的公婆,竟然给了丈夫八千元钱让他买电脑,说是给孩子学习用,其实是要把丈夫留在家里不到外面泡网吧。

我父母为了巩固我的婚姻,不顾弟弟把婚结在家里,主动出钱先给我买房。当时我想,我绝不会为了买房张口向家人借钱,他们张罗这事出于好心,其实也是办不成的,因为我家里只有一万五千块钱。

结果却大大出乎我的意外,我的旧房不用卖,我俩启动公积金,家人凑了首付,十二万现金竟买了一百三十平的房子,还把屋子装修得很高档。啥时候想起这事儿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我体会到,只要弟子心无执着,正念强,师父无所不能,一切皆有可能啊。我深深的谢谢师父。

旧房出租养新房,邻居每年只租四、五千元钱,租我房的租户主动问我:一年八千五行不?卖这套旧房更有意思,别人笑话我的房子老的一推就倒,也就值个八、九万,还不见得有人买。可就有人出十四万非买不可。卖出去了。这都是修大法的福份啊。住过我房子的人,我也都给他们讲真相三退了。

讲真相

装修房子时,是我讲真相、劝三退最多、最好的时候。我有空就去装潢市场,一边手机发着真相短信,一边借着买材料询价的时机,一家店挨着一家店的進去讲。有时营业员三、五个围过来听,就退了三、五个。每次都能拿来一堆三退名单。等车时讲,坐公交车和邻座讲,出租车上讲,和路边发传单的讲……只要遇到的人,有机会我就讲。

来我家的装修工人,我更不放过劝三退、讲真相的机会,刷墙的,安灯的,送家具的,铺地板的……来我家都给讲退了。有时丈夫察觉我在讲真相,就大声把我叫出去制止我:“外人到咱家了你还讲什么呢,不许讲!”他怕我出危险。我笑笑:“你放心吧。”我不当着他的面讲,他不在哪屋我在哪屋讲。有一回雇了四个女工擦玻璃,我丈夫那天全程在家就是不走,把我急得够呛,干完活,有个女工说要上厕所,当时家里还没安装门,正好,我把丈夫合理的地撵了出去,把她们四个劝退了。

修炼十二年,抄法十年对我受益最大,现在师父的所有著作我共抄了三遍,过程中使我更加信师信法,去掉了很多执着和党文化的邪恶因素。刚开始时我写连笔字,一个同修阿姨提醒我应该一笔一画的写才敬法。现在我只写端端正正的楷书,抄法时也端身正坐,给师父敬香前都梳头洗脸穿戴整齐,从不敢怠慢。

几天前,我正抄法,师父说:“对于常人东西我说我没有什么最高兴的,当我听到或者看到学员谈心得体会的时候我最欣慰。”[3]抄到这,我眼泪含在眼圈里,我要做让师父欣慰的事,就第一次写了交流文章。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休斯顿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