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心溶于法中 不断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师父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说:“人是不一样的,心态不一样。因为那是法嘛,你心态不正,你对待他的心态不一样,他给你显示的也不一样,显现的也不一样,甚至不显现。”[1]

我想就信师信法,从思想上根本改变常人的观念,以真正修炼人的心态精進实修,不断提高自己这方面,谈谈自己这几年修炼中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信师信法,走出巨难

2010年末,我失去了朝夕相守、至亲的丈夫,他是我的同修。那时我走入大法修炼才三年多。但无论怎样,我生命明白的一面却十分清晰的知道:千年的期盼,万年的等待,慈悲的师父把无比珍贵的宇宙大法捧给了我们,送到了我们家门口,我怎能再错失这万古机缘?!无论面对的魔难中,有多少自己不很明白、不很理解、肉眼看不见的背后的因素,我还是非常严肃的对自己说:必须尽快走出这生死考验的大关。作为一名承担重大历史使命和责任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唯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才是出路。

在经历了大约三个月的、几乎完全自我封闭式的超大量学法及剜心透骨向内找的深省反思后,我真真切切的感到,自己各个空间中的身体都在从沉睡中苏醒。层层空间的我齐跪在慈悲的师父面前承诺:师父啊,您已让弟子从常人沉迷的假现实中走出来,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弟子永远不会再回到常人的状态中去了!在转瞬即逝的人间幻象中,除了修炼其它什么都得不到。只有大法,只有宇宙大法值得我无限珍惜。大法就是弟子生命的全部,弟子唯有信师信法,真修实修。

我不知向师父重复、承诺了多少遍自己生命最深处最本源最坚定的这份真愿,难以置信的神奇出现了:我再次真切的感到,慈悲的师父帮我消掉了身体上好多好多的业力以及思想中太多不正、不好的因素。从那以后,种种意想不到的身体整体状态的变化,逐渐出现在我的修炼中:以前很难突破的长期学法易困的状态,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脑中只要想开始学法,层层空间我的身体的所有细胞马上全都精神十足,并以最饱满清醒的状态,恭敬的和我表面这层人的思想一起学法;以前我炼动功时总是不自觉的胡思乱想,及炼静功时经常昏睡不止的状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我炼动功时只听到炼功音乐,脑中空无却心清如玉;静功打坐时,自己主意识明明白白的感受着坐在鸡蛋壳里般的美妙;以前发正念时常倒掌还走神儿的状态也改变了,而今清醒的真我一立掌,心慈意猛却通天彻地般在除邪恶清烂鬼。

我深深的体会到,所有这一切的改变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帮我做的,只因自己有想提高向善的心,想坚定修炼的真愿,慈悲的师父就把我的身心层层净化,把弟子提升到了另一个自己根本不敢想象的境界上!而这一切是用我人的观念、人的办法怎么努力都绝不可能做到的。

二、实修真修,同化大法

修炼中没有小事,看似平凡的点点滴滴,慈悲的师父教诲我们每天都要做好的三件事中包含着一切。随着师父正法洪势的迅猛推進,我感受到慈悲的师父为了让众弟子能够真正修成圆满、为了让更多的众生有机缘走入未来,而一再延续正法结束的时间,我一定得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为众生延续来的每一天!

为最大限度保证入心学好法,我要求自己在各种环境中学法时,努力排除所有杂念,以最珍惜、最恭敬、最谦逊的心态学法。读出声音的每一句法都是能量,不只是我们周围、我们这层空间的所有生命都能听法受益,其它各个空间的所有生命也都在学大法、同化大法。此外,我还要求自己尽量多学法。除坚持参加面对面的集体学法和每天早晚的网络平台的集体学法外,我还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认真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体会到思想中装的法越多,其它杂念和人念就越少,遇到问题时自然就会用法来衡量,就不容易偏离法。

在这渐進的过程中,我切实感到自己生命深层与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溶于法中时才是我最快乐的时候,自己身体从最微观到最宏观,全是对慈悲的师父的无限感恩和喜悦。因为越学看到法中的内涵越多,就越知道法的弥足珍贵,越学脑中装的法越多,对法的理解也越深。大法给我的正念和智慧也随之越强、越多。

在做全职常人工作之余,我还参与了媒体的版面设计等其它证实大法的工作。和同修们一样,每天有限的时间总觉得不够用。为此我就坚持每天凌晨两点半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接着参加五点至七点的两小时的网络集体学法,然后才去上班。经过日复一日的不懈努力,几年下来已经形成一种自然状态,自己每天都感到精神饱满,周身轻松。我真正亲身体会和见证了炼功就是最好的休息。

去年有一段时间,我右手小指上不知不觉长出一个很小的疙瘩。开始并没在意,直至后来长到有小指粗的一个肉瘤,而且出现象刺到神经一样的痛。右手小指刚触到键盘就钻心般刺痛神经。于是我先自己发正念:不承认肉眼所见的假相,我的身体我主宰。从师父的法中我们知道,在正法时期出现这种干扰,一定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必须从根本上解体另外空间的业力场,清除一切影响我小指正常工作的黑手、烂鬼。同时我诚心求师父:我的一切由师父做主。即使是弟子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弟子也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更不会去承受,一切都得为今天大法弟子证实法让路。我的手是师父赋予弟子证实大法的法器,决不允许邪恶迫害我的手,影响我做好证实法的事。我轻缓但很严肃地对着手指上的肉瘤说: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之后就没再理会它了。当夜入睡前依然还是很疼,可第二天早晨洗漱时,每当碰到就疼的小指上的肉瘤一夜之间不见了。感恩慈悲的师父给我把在另外空间那个不好的东西拿掉了。

三、向内找,提高心性

在过关中,我告诫自己一定要珍惜师父精心为弟子安排的每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遇事必须无条件主动向内找。

2012年6月,中共前首脑来丹麦国事访问。因具体日程官方公布很晚,同修们临时决定印一个四米长、较大规格的横幅。因费耗材且工期紧,所以费用也比较高。当时由我来排版并联系印刷。只要证实法需要的就应该做好,这个大横幅如期赶制了出来。那次活动也有其他人权组织等在场抗议中共。人们手上高举着横幅,地面上也摆满了大小条幅。因各种原因,同修在最佳视觉位置上用了邻国同修带来的只有两米长、半米宽的相同内容的横幅。我看到后心里油然泛起一种莫名的情绪:特意花几千克朗为今天做的又大又醒目的横幅,怎么不用到最抢眼的位置上呀?!转了一圈,发现自己做的大横幅,只被放在路边不起眼的位置上。我心中的情绪更大了,这协调人在协调什么呀,怎么就没有其他同修看出问题呢?!就这样直到当晚活动结束,我的心都没能平息。回家后甚至觉得心中一股很委屈的情绪往出翻,这才猛醒,赶快静心学法找自己。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很多事情虽然没有那么周全,可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不是留给你们自己修炼的空间吗?自己怎么样把没有想全面的、或者是你觉的还不够完善的地方,自己把它做好,那不就是留给你的吗?那不就是你们正应该自己去做的吗?”[2]修炼就是去人心,而我恰恰在这样一件小事上,都暴露出如此强烈的证实自我的人心。不就是想让别人看看你做的这个有多好吗?证实法中人心不去,就是人做人事。天上的神其实不看我做的横幅放在哪儿,神看我的心在这事中放没放下,我真的人心放下了,即使没有用我做的横幅又何妨呢?

2013年夏,欧洲法会在哥本哈根召开,27国大法弟子齐聚丹麦首都共同举办游行、集会等系列讲真相、反迫害活动。同修们除一起制作了各类手举牌、横幅之外,还要赶制一个近1.2米高的巨形《九评共产党》书模型用在游行中。工作之余我用了几天找到了需要的材料并排好了版面刻出大字和图形,又和同修们一起如期完成了这个巨形《九评》书模型,大家都说效果很好。但始料未及的是,第二天活动时,由于事情繁多,负责开车运送物品的同修竟然忘记了把它运到活动现场,大家辛苦耗时做成的《九评》书模型没能在游行时用上。面对同修真诚的歉意,这一次我心里出奇的平静,没有一丝抱怨,反而诚心劝慰这位感到不安的同修。当我在自己所在境界中不断提高心性后,明白了“修、炼”两个字,修比炼更重要,在参与证实法救人的过程中修去了人心,放下了执着,又能圆容配合整体将事做的更好,我就在提高。

在修炼中不断的升华着,大法在不断的洗净着我。几年来,我就这样让自己置身于大法中,努力象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一样堂堂正正的修炼。

慈悲的师父给我之多,我从法中身心受益之巨,时时刻刻让我感到全身心愉悦、幸福无比!我愿以今天作为自己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路上的新起点,不断升华,同化大法!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