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傲慢与自以为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这段时间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傲慢”,现在正在努力修去它。由于此问题非常严重能导致修炼人出现自心生魔,所以现在将此问题写出来,供同修们参考、借鉴,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几日前,学习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当看到师父讲:“我自己有一个独立的自我生存体系。”[1]我思想中产生了一个不正的想法,顺着它想了一下后,突然警觉到其中有对法怀疑和对师父不敬的因素,在吃惊之余,我立刻停止学法,开始静心思考这种想法的来源,以及是什么促使自己敢于产生这样的想法。

这种对法的怀疑与不信是来源于无神论的思想,这一点应该是明确的。再联想到自己曾经在洗脑班犯下大错时的心理状态,就是这种无神论导致的不信法的因素,致使自己在压力下走上歧途。但仔细回忆在洗脑班的经历,我发现不仅于此,当时自己的思想中还混杂着以“自己为大”的妄念在其中,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是特殊的,师父会原谅自己的所为,跟师父讲条件;再深挖下去,那之下隐隐是妒嫉心,妒嫉师父!我感到非常震惊,也很惶恐,不太敢确认,也不敢相信。就在此时,师父给我展现出在我生命的很深的微观中,有一个由数根黑色的粗的棍状物互相支撑、连接构成的一个球状支架,中空,看似很牢固。我当时悟到是在自己空间场中,有一些深层不正的因素互相依存,在深层空间中对我的表面思想与行为施以影响。

两日后,我与同修集体学法后,向同修谈到这件事,我们就此事進一步交流,过程中我思想中清晰的出现两个字“傲慢”。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就是我所有这一切不正思想的根,就是它。

回家后,我顺着这条思路查找自己,我想起了一个多年来一直困扰着自己的疑惑。几年前,我总结自己的整个修炼经历时,发现在我的思想中一直有“自以为是”的妄念,而它导致自己在修炼中出现种种不正的状态,包括修炼初期不愿与同修交往的自认了不起,正法修炼中自认为正念强而不顾安全的不理智,讲真相救人效果好时的贪天之功,被迫害时胆敢向师父讲条件的愚蠢狂妄,还包括学法中对超出自己理解力的大法内容的排斥与怀疑。当年总结的时候一直不解,这种导致自己出现种种狂妄与不理智行为的“自以为是”是从哪儿来的?“自以为是”的基础是什么?修炼了许多年怎么还会有这种东西不时冒出来?

随着思绪的展开,我回忆起多年前一个清晰的梦,在某一境界中,有三位法王,我是其中之一,那时我生命中有着“傲慢”的一面,在一次犯了大罪之后,旧势力要对我赶尽杀绝,师父在危急时出现救了我,当时梦中感到自己被师父那柔和的慈悲之场包裹着,温暖而祥和。这时我明白了,我修炼中不时出现的“自以为是”来源于自己生命深处的“傲慢”。而这“傲慢”又被生命无数次的层层转生及等待正法的轮回转世中经历的荣耀、高贵、富有变得更加的牢固,形成了表层以至不同层次的傲慢的物质。这是自己生命逐渐偏离法的过程。

多年前,师父就曾在《走向圆满》经文中要求弟子找到自己的根本执着,师父说:“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2]修炼中我曾多次试图找自己的根本执着,因得法时自己正在念高中,尚且年轻,不是出于治病的目地走入大法的,于是便认为自己是出于“正念”走入修炼的。现在想来,其实是自己当常人时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认为自己在人之上,看不起常人。当看到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明白大法就是修炼。初得法时,我时时能感受到来自生命深处的喜悦,但却没意识到其中混杂着自己的根本执着,用修炼到更高境界满足自己想超越于其他生命的傲慢之心。

但这种起初表现出来的对常人的傲慢,随着修炼中自己层次的提高,错误的对自我的愈发认可,逐渐发展为不仅针对常人,还生出了想在其他修炼人之上的妄念,以此来满足这种傲慢。表现在修炼中,就是自己一旦做了好事后,便自认为修的不错,或在那一件事中自认比同修修的好,自己会产生欢喜心,其中混杂着傲慢得到满足时产生的自以为是、在人之上。渐渐的发展为对其他修炼人的看不上,对常人的鄙视,自认高人一等,经常用法去衡量别人,苛求他人,对别人没修去的执着或常人的缺点,表现出难以忍受,时常用指导别人姿态指出问题,当别人不接受时就会触动傲慢的执着从而忿忿不平或不屑一顾,认为别人差劲,虽然不会表现出来,但确会因此与同修产生间隔或与常人产生矛盾。

其实,师父在正法中对所有的生命都一视同仁,但由于自己的傲慢和自以为是,错把师父洪大的慈悲理解为师父对自己很特别,认为自己与众不同,使这种傲慢不断加强。这其实就是在自心生魔,最后致使自己胆敢产生不敬师、不敬法的思想。

我现在明白了师父让我看到的黑色的球状“架子”,是自以为是,对其他生命的傲慢。

思考中,我发现傲慢源于对生命对自我的认可——自以为是,形成之后,又会反过来加强和保护“自以为是”的观念,其基点是为私、排他的,它是旧宇宙生命败坏的体现,与新宇宙的无私无我的纯善的标准是完全背离的。修炼人如果不修去它,那就会被它所左右而在矛盾中推责任、向外看,用法去衡量别人,而不会发自内心的向内查找自己的不足,或用以掩饰自己为目地的“向内找”遮盖真正的执着,表面行为上做出符合法的表现,其实这是假修炼,自欺欺人。这样既无法找到自身的漏,更无法做到真正的体谅别人,也就无法真正的同化真、善、忍。

傲慢和自以为是是生命同化法的巨大障碍。旧势力对师父正法進行干扰,妒嫉心是主要原因,而这种妒嫉又来源于它们的“自以为是”和对低层生命所为向来不放在眼里的“傲慢”。师父在世间讲法时也同时在向高层生命讲法,包括旧势力,但正法中不知师父来历的它们(旧势力)傲慢的对待正法与低层生命,不用大法对照自身,只执着于它们的所要,毁掉了无数的生命,强行破坏师父所要的,成为破坏师父正法中真正的魔障。

自以为是和傲慢相辅相成,相互依存,是旧宇宙败坏的表现,也会使修炼人产生形形色色的不正确状态,重名、求利、欢喜、妒嫉、显示、争斗、自负、自卑、坚持自己、瞧不起人、虚伪、气恨等等,不能做到坦诚的对待自己的修炼,甚至不敬师、不敬法,最后走向自心生魔。可是因为它埋藏的很深,致使当修炼人觉察到不正确状态后向内找时,往往找不准,容易找到表面的执着,而将它滑过去。

当我找到这个傲慢之心后,所要做的就是修去它,用符合法的思想与行为替代它,使自己完全的同化大法。从法中我知道,大法造就的生命应当有对师父、对大法的虔诚与谦卑,对觉者和其他修炼人的尊重、敬意和理解,对低层生命的怜悯、宽容与体谅。

明确法理后,我开始有意将自己放低,按照师父讲的:“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3]的法,放弃“我对”的思维方式,平时在思想中努力克制、排斥自己对他人不正的看法、想法和观念,将基点摆在尽量的理解别人上,警惕并修去表现自我的思想与行为,经常提醒自己要修去傲慢与自己为是。随着我这样努力之后,我感觉到自己逐渐在变的更加真诚、宽容、善良,更能够体谅别人,更容易觉察到常人的想法、动机和思想的根源,也更容易打开人的心结。大法为我展现出一种全新的境界,奥妙而殊胜,令我心胸宽广而愉悦。

以上短短数日内的经历,正如师父讲的:“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4], “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4]我在修炼中又一次体会到了大法的真实与玄奥,同时更加体会到大法对修炼人所要达到标准的严格和修炼的严肃。

感恩师父对愚顽弟子的包容与慈悲救度,弟子叩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