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在诉江中清除邪恶、唤醒相关人员良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今年参与诉江后,可能在我放假离校期间,有610人员到我校,找我的行踪,但学校都说不知道,这件事就不了了之。我在给两高寄控诉状的同时,也同时给省高法和省检察院、中级法院和中级检察院、当地市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局、当地市教育局局长、一部份学校校长(包括我校校长)及相关人员、老师等,通过寄挂号信(平信),大概发了近百封,把我被迫害的经历及对江泽民的犯罪情况,让他们知道了。他们没配合所谓的对诉江的“询问”。

但是,610不甘心,在干扰我地其他同修时,让同修给我带信:你碰到某某某(指我),这样说:不要再起诉江泽民了,并且说他们在到处找我等等。九月的一天,我早上正拖着大法真相资料等,我们三个同修一起走在街上,我突然看见对面走来了那个带信的610人员。此人平时任何时候碰到我,都要主动跟我说几句,我知道此人是想控制我、管住我。可是,那天此人一看见我,就将头扭向一边走了,人恹恹的。我知道,是我给该人寄控告状之后,该人明白了自己跟随江泽民做坏事的后果,其背后的邪恶因素被解体了,此人就不敢接近我们大法弟子了。

还有一次,我身上背着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在乘公共汽车。而且,诉状里明确写了一个610人员几次绑架迫害我的事。巧的很,那个610人员在下一站口上公共汽车了。我正站在车门口,他肯定看见了我。我犹豫了一下,他那个国安特务,是不是又在执行命令呢?但我心一横:我江泽民都敢告,我怕什么。我在心里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他在车后找了个位置坐下了。我想给他劝善,但时间和别的条件不允许,就只发正念了。我提前一站下车,顺便看看那个国安人员,发现他的眼睛朝与我视线相反的方向看着。我当时从他的表情看,觉的他可怜又可悲。

我们大法弟子真的不能跟人一般见识,真的听师父的话,用慈悲化解一切,真正让生命有好未来。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