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话平台上救众生、修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天在这里向大家汇报我参与打电话讲真相中突破观念、提高心性的心得体会。

一、加入电话平台

我是二零零九年在海外得法的,起初得法主要为了锻炼身体,祛病健身。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开始明白修炼的目地和意义,看到正法形势快速推進,我感到救人急迫。救众生不仅是提高修炼层次和境界的方法,更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史前誓约与使命。二零一二年开始,我加入了全球RTC电话平台讲真相。

二、在电话平台上突破观念

在常人中,我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也不懂察言观色,常被人说“哪壶不开提哪壶”。在平台上打电话,我也怕说错话,听的多,打的少;需要打的时候也常常担心电话被挂。这一观念在二零一四年年底,我参与向中国律师集中拨打电话的过程中,有了很大的突破。

起初,在得知平台将拨打律师为对像的专案时,我对律师的观念成了一个较大的障碍。在我看来,律师都是高学历、高收入一族,见多识广,能言善辩,那时我最担心的是:万一辩论起来,我恐怕难以应付。为了克服我心里的难关,我学习师父的讲法。我读到:“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摆在你们面前,没有选择,救人你有选择就是错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1]我反复揣摩这段讲法,终于鼓足勇气,给律师拨出电话。

结果发现,律师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那么难沟通,反而发现和其他专案比起来,他们更好交流。法庭式的唇枪舌剑,在我这里也几乎没有发生,相反,很多人表示,对中共践踏法律、违法迫害法轮功性质非常清楚。我意识到无论社会上有多少种职业,各行各业有多少成功人士,大法弟子才是现在这场历史大戏的主角。我们的电话,在人的层面上是向律师寻求法律援助,其实他们也许在久远的年代就为自己选择了律师职业,到法正人间时,用自己的技能来被选择,得救度。

我曾经遇到这样一位男律师,我说:某律师,你好!你知道吗,自从五月起,高院新政策,有案必立,有诉必理,许多法轮功学员真名向两高院控告江泽民。听的出,他很振奋,也能接受,但对自己接案子有怕心,说能否接帮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案子要报司法局审批。我告诉他,现在天象变化了,迫害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完全是根据江泽民的一句话,他们是在执法犯法。还告诉他,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在法庭上指出江迫害法轮功是利用权力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必将受到清算。我还告诉他使用翻墙软件的办法,告诉他要多了解真相,有助于办案,听的出他很有兴趣,认真记下了翻墙的方式。我顺势告诉他“三退”大潮,他告诉我自己不是党员,同意用化名退出邪党的团、队组织。我请他记住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连连道谢。

还有一次,我打到一位中年律师,请他为国内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他当即爽快答应了。当我要送他翻墙软件时,他说他可以看到,也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当问他是否“三退”的时候,他说:再退就退出地球了。我当时没听明白,平台同修告诉我,这是说他早已退过了。

对律师拨打电话,使我意识到,无论是律师或其它什么特殊职业,无论其地位高低,众生都在急切盼望大法弟子的救度,只要我们去做,师父就会给我们收获。障碍众生得救的真正原因不是外在的因素,很可能是修炼人自己的观念。修炼人是有能力的,即使这些能力自己并没有完全意识到。只要我们按照师父说的去做,过程中自己的观念就会不断突破,正念就会不断增强。

打电话也促進了我在日常中的面对面讲真相,我留意身边一走一过的每一个华人,尽量找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无论是上班、超市购物,还是排队等候,尽量找机会和华人交谈,然后合适的切入到“三退”上。我感到,只要我有心救人,师父总是把有缘人送到我跟前。

一次在商场,我远远看到三位留学生,我就迎过去。简短问好后,我直接问他们是否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他们说不清楚。我简要告诉他们加入邪党及其团队组织时发过为其党献命的毒誓言,这个誓言不吉利,要心里退出来。起初他们有点犹豫,我表明是法轮功学员,并告诉他们:课本里学的天安门“自焚”是造假的。还没等我解释,其中一个学生就帮我说:那个太假了,头发烧不坏,雪碧瓶烧不瘪。看来他看过真相。随即,三个人就很爽快地用英文名退了团。

还有一次在大组学法之后,一出门,看见楼道里一位中国面孔的年轻人,他主动和我搭话,问我:你们在做什么。我告诉他:我是法轮功学员,我们在这里学法,我告诉他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国内被活摘了器官。我看他对共产党的所为非常气愤,送他一个化名,他立即就退了团队。

象这样的救人的事例还很多。我体会到,讲真相很多时候,并不难,只要自己时刻有救人那一念,再就是付诸行动,动动嘴。师尊把一切都铺垫好了。

三、在电话平台上修心性

在平台上打电话的过程,是不断暴露人心、发现自己不足的过程,也是不断用法归正自己的过程。

起初打电话,我的顾虑较多,怕这怕那,除了上述怕打不好,怕被人问住,怕被挂电话,还怕对方不听,怕挨骂,怕平台上听我打电话的其他同修面前丢面子等。随着经验的增多,这些顾虑也渐渐减弱,我觉的这也是正念增强的过程。我体会到,打电话时,一定要让对方体会到我的善念。我起初打电话,总想体现对时事的精通,希望让对方感觉我懂的多。但每次听平台上老年同修打电话,觉的她们讲话朴实,口气就让人感到亲切,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了了几句亲切的话,就把人给退了,我感到那些言词非常朴素,但是话语里传递出非常强的善的场,众生会很容易就接受了真相。

师父说:“如果你讲出的话中,基点目地是为自己,每句话还得左右逢源:哎哟,他可别误解我这个,别误解我那个,我讲这话别叫人抓话把儿。什么东西你都有,在脑子里活动出来那个话带着的信息就非常的不好。你如果真的是善心,没有自己的任何东西,讲出来的话,就是单纯善良的。”[2]

我悟到,虽然我有时打电话前,看似也学法了,也发正念了,但对方就听不進,效果并不理想。向内找,其实就是我有一颗要证实自我的心,没有做到纯善。意识到这点,我就开始提醒自己加强发正念,告诉自己基点是救人,不是在参加辩论赛。

我的另外一个体会是放下自我。

从二零一五年起,RTC平台上多了一个八号键回拨项目。主要是对听完语音电话、按照提示按八号键、需要人工服务的电话進行回拨。因为这样的电话号都是听过真相主动按键找我们问问题,及时拨打过去,对方同意“三退”的人数比例很高。这种电话的特点是众生听了真相广播,有触动,也就是说很多已听明白了真相,有“三退”的意愿,这样互动就好,而其他类型的电话,主要是学员单向推动。我自己领了一些打,确实效果不错,相对好退。

但这种号码领的也快,为了多领到这样的号码,我会很紧张的盯着电脑,以便尽可能多的领到他们。打完这些号码,心情也很高兴。后来觉的这样不对,这是私的表现,还是把这当成了工作任务,而不是一件神圣的救人项目。八号键虽然劝退效率高,但其他可打的电话是很多的,而且RTC平台每天都生成大量的号码等着有人去拨打。这以后,我看八号键号码领的很快时,就不去抢,尽量让给其他同修,我想只要能退,谁做都一样。不要执着已退的人数作为自己有做三件事的标准,修炼不是简单的数字堆砌,而是真正放下为私为我的执着。

四、平台的帮助

我在参加RTC平台打电话之前,不知怎么讲真相,常常陷入常人的争辩,或者陷入自由、民主、社会制度等等非常庞大的话题,真相也没讲到位,“三退”效果也不理想。自从加入平台后,有了每周固定的时间与同修一起拨打,还有相互的切磋。平台还有定期同修们精彩用心的讲真相交流,对我打电话技巧的提高和法理上的帮助非常大。

我通过平台,学习了高效率讲真相的切入点,在讲的内容、方式、语气和善心上,都得到很大的改善。我把这些学来的经验,用在我的生活中,劝退了不少亲朋好友以及工作中接触的中国人,把与华人接触聊天当成一件快乐的事。虽然对一走一过的众生,劝退效果还时好时坏,但我感到走在师尊引领的路上,心里非常充实。

结语

在RTC电话平台讲真相的三年,虽然时有懈怠,幸亏有师父的看护,同修的鼓励与督促。我明白了救人的迫切。作为海外的大法弟子,没有国内同修安全的顾虑,对一些特殊的人群,如律师、政府官员、公检法司这些部门的工作人员,可能是国内大法弟子不容易或不方便接触讲真相的,他们正是我们海外大法弟子用电话发挥作用的地方。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如果没有缘份,今天在这个世上就当不了人,一个没有缘份的人都不可能在世上。”[3]

我经常提醒自己,真正心里能把生活中接触的每个人当作自己最亲的人,相信将要降临的大淘汰,我会这样无动于衷吗?我还要更加精進,救度更多世人,以报师恩。

感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