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没有迫害 只有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1]修炼这么多年了,师父正法近结束,只等我们大法弟子在收救众生和个人神起来了。限于篇幅,谨记述近期修炼中几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没有迫害

一天,同修来我家说:A同修被抓了。我想:得弄清情况报给明慧网。第二天,我去了她被抓地区的派出所,当时两个警察在。我问:“请问,你们这里前天抓法轮功学员了吗?”他们说:“没有,我们这儿不抓法轮功。”我一听这话音,是师父点我(他们善)要我帮他们“三退”保平安。结果,两个生命得救了。

我又去另一个派出所,见到四名警察。我说:“请问,你们这里前天抓法轮功学员了吗?”他:“有一个。”我:“她现在在哪?准备怎么处理?”他们说:“送拘留所了。拘留十天,到日子就放。”他们反问我是她什么人,我答:“我也是修炼法轮功的呀。”一个警察说:“哈,自投罗网啊。”我郑重的说:“××××××(他的警号)你错了,你怎么把你自己当网啊?我们是守法公民,你们是人民警察,你们是保护好人,打击坏人的。”他马上耷拉头了。其他警察哈哈大笑起来,我给他们讲了真相。有人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地区的?”我坦坦荡荡的告诉他们我的名字和所在辖区。

师父利用同修这事,引我去看守所讲真相,前后两个月。看守所院子不大,常年有警车、警察、探视人员等。来这里办事的人大多有时间听真相,极少不退。只一个警察(是收款的),怎么劝都不行,天天赶我走。一天,我给看守所送了神韵光盘和真相小册子,他终于“报警”了,我很平静,师父在安排我救人,到哪都一样。

警车一到,一警察坐在车里眯眯笑,就等我来收救了(谢谢师父)。我就堵着车门劝三退。他说:我是党员,我退!快到派出所的小土道旁,不知道哪来的男女老少,笑脸相迎,夹道欢迎。是他们明白的一面知道我干什么来了。

下车就迎过来一位警察说:“老太太啊,大热天你去那地方干啥啊?”我赶紧说:“天灾人祸多,讲真相救人!大姨也劝你赶快把你入的中共组织不要了,咱就要平安,幸福。”他眼睛一扫左右说:“嗯,那行。谁都愿要平安、幸福。”

他问:“你这碟(神韵光盘)哪里的?”我说:“做的。”(我是所答非所问,没正面回答他)他问:“你家有电脑吗?”我:“有啊。”:他问:“你会上网吗?”“你会刻碟吗?”我回答:“会呀,现在这个谁不会呀?”他又说:“你去看守所干什么?不怕抓啊?没事在家里呆着多好。”我说:“我们师父说你们警察最可怜嘛,上面啥也不让你们知道,就只能盲目的执行命令,迫害好人,善恶可有报。看守所的警察也需要平安啊,都不去讲真相救他们,他们咋办啊。”他说:“这话说的太对了,我们警察最可怜了!挣钱不多,啥都得干。”负责问我话的警察嘟囔着:“这也和她没啥唠的呀。”言外之意:不知道问啥了。感谢师父的安排!我不好回答的问题,师父也不让他们问,师父考验弟子是根据弟子的能力安排的。听师父的话,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堂堂正正,按法做就有主动权。那警察跑到沙发上去玩手机了。

没人理我,我就里外屋溜达,又讲退了两名警察。后来他们躺在沙发里睡着了。那个玩手机的警察说:“他们睡着了。”呀,师父在提醒我:玩手机的还没退呢。我赶紧劝他,他眼睛里闪着惊喜,高兴的点点头答应退了。这时一个头头回来了说:“还留人家干什么?赶紧让人家回家。”一个警察送到我大门外。我说:“孩子,你别迫害大法弟子,善恶有报是一定的。”他说:“大姨我知道,大姨慢走。”在师父的安排、呵护下,唠了不到一小时我回家了。

回家后,恳求师父再给弟子一次机会,去救那个发话让我走的警察头头。第二天,我去了那个派出所,在师父的安排下顺利弥补了缺憾,六名警察三退得救。谢谢师父。没有迫害。

后来我去看守所看过“报警”的警察。我问:“害我你后悔吗?”他不好意思了,他同事都憋不住哈哈笑起来,他讪笑说:“不后悔。”我开玩笑的说:“哇!这是什么世道啊?我为你平安一次一次来,你还害我还不后悔!天理何在(我理解他是不明真相)?”后来我给他写了劝善信,并送去了《九评》小光盘。以后我一直没见到他,我愿他明白真相得救。看到这些可怜的孩子们,能使他们得救,我真是由衷的高兴;看到他们无知的对善良人犯罪,我真是由衷的难过。

二、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只有神奇

师父说:“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2]、“所以我说有的你能做,能做的你要不做你就不是修炼的人;你不能做的大法一定会给你做,师父一定会有办法。”[3]

那是不是修炼人完全修炼好才没有迫害呢?不是!只是要保证自己在修炼状态中,按师父安排去做了。上一条法没做到,还有下一条法跟着呢。不会出漏洞,就没有迫害。那是不是你出功能了才没危险?不是!就我自己而言,做三件事中,没想到用什么功能,也不知道自己有啥功能。凭的是信师信法,把自己全交给师父。

1.信师信法 除邪恶宣传品

一次,我见一个社区办公室对面道边的玻璃橱里,贴着大幅610迫害世人的宣传品,有五米长。让我看见了就该我清除,这是救人的举措,也是不使社区人对众生犯罪,确保一方平安。我早七点多去了,就什么也不想,操作起来。先徒手起下玻璃橱里三块大展板,再“稀里哗啦”处理掉六大张邪恶宣传品,一抱一抱的送到垃圾箱。过往人们离我操作地方都没有一米,声音还很大。人们来往着,上下班的,买东西的等等,我前前后后都是眼睛,我发现他们真看不见我,真神奇。在师父的呵护下,八点多清理完回家。

2、信师信法 除邪恶条幅

近期,常看到邪恶大条幅在社区、街道、大路旁、派出所等。我悟到是师父在一步步引着我走,让我遇到一处,我就处理一处。

听一清洁工说一大法弟子被抓,送某派出所了。我去了那个派出所,劝退了一个警察,也见邪恶条幅垂挂在楼门口。心想:这出出進進的人们看到那个条幅该多危险啊?

条幅钉在近三米高处弄不下来。寻觅一下,真在派出所院子一角找到了一把锄头,这时八点多,临街过往行人不断。派出所楼门口台阶上坐了六~七个男人,门内出来几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看见我说:“别拿锄头啊,那是公家的。”我说:“用用。”他就停在我附近和别人说话去了。另一个警察来在邪恶条幅下面的台阶上坐下,就是在我背后离我一尺多远。我赶紧用锄头把条幅上部划破,(我用完了)那警察很自然的走过来接过锄头收去了。过程中,有人喊:“干什么啊?呀!呀!真弄下来了,撕它干什么呀?”那个坐我身后的警察却一直没动。条幅撕下来了。我把邪恶条幅卷起来在众人面前走出了派出所院门。

两天后再去看,做个新的钉上了,内容不变。找锄头,没有了。院子里有六~七个人(其中三个警察站一堆儿)。我只能用力往下拉了,用我体重使劲往下拽。有人说:“干什么呢?”还有说:“那天都弄掉一个了。”一警察说:“别拽了吧,小心拽下来砸了脑袋!” 那固定条幅的是约40mm*30mm的方木和三颗很粗的水泥钉,都露出一寸长,又在三米处。我脑中唯有把邪恶条幅拿下来,销毁掉,完成师父布置的“作业”。没想自己什么脑袋不脑袋的,做正事怎么会砸脑袋?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发现他们三个警察离我才一米多远,方木和钉子完全可能砸到他们。我心说:“站远点,别碰了你们。”那另两位背对我的警察,回头看我一眼,好象明白我的心声又没发现什么,条幅终于下来了,我收拾收拾,把条幅卷吧卷吧走出了派出所院门。心里说:师父啊,谢谢您!

试想,在派出所楼门口,在警察眼皮底下公开这样干,他们都看不见或看不懂,神不神奇呢? 修炼原来是这样!还能有迫害吗?在师父的安排、演化与呵护下,这类事经历很多了,绝对不是巧合和侥幸(修炼路不同,得是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实际都是师父在做,绝对没有迫害!一切尽在亦真亦假中,都是师父在做。信师信法,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师父无所不能!

3、信师信法 除邪恶展板

前些天,我老伴每天晨练回来告诉我一次,他去了哪哪风景区游乐场,走了多远。天天说同样话,我就悟:师父是在告诉我什么呢?我就去看看。去后发现风景区大路旁那里立了一个高大钢架邪恶宣传板,约三米多长,几个邪恶大字十分醒目,二里外都看的很清楚。这也太邪了。它一面是大道(来往行人、车辆都必见),另一面是游园的行人与车辆。来来往往这车水马龙的,还有风景区办公楼、生活区、游园的人们络绎不绝,得害多少人啊?

上前查看,是约3mm的塑胶透明板,很韧又很坚硬,石头砸上去会反弹回来,塑胶板不会受损。回家想:是师父安排的就一定有办法达到目地,信师信法。

第二天又去了,游人与清洁工很多,马路还有修路干活的等,总之不可能秘密進行。怎么办呢?我就在那里活动着胳膊腿琢磨着,终于发现有一地方的板与框之间有一点缝隙。找块石头当锤,把小石头砸進缝隙,挤罢小石头换大点的再挤。就这样干了近三个小时,终于有韧性而坚硬的塑胶板裂了一道十多厘米的裂痕。这是我想不到的,实际是师父看我再也想不出什么高招了,就帮助我了,谢谢师尊。再砸下去,塑胶板裂开了一个弧形,掰下来一块约10厘米*20厘米的塑胶板片(谢谢师尊啊)。我把里面的那层害人的图案划破,能处理多少就处理多少,再挖空它的肉(充填体),就可以撕碎另一面的(邪恶精华)害人的图案了。它中间有条龙筋很韧,我用它的皮(塑胶板碎片)把龙筋刺碎撕破,这样就达到我的目地了。

就在我停手时,一个保安冒出来:“你干什么呢?”继而来了好几个。我和他们讲:“我国贵州省有个藏字石,中间凸显一尺见方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中科院勘查后立碑证明纯天然形成,无任何人工雕琢痕迹。那就是说:共产党要灭那是天意,你们还弄这东西太害人啊。”他问:“你是信什么吧?”我说:“我是修炼人。信仰真、善、忍。”他们说:“你这是损坏公物!得赔!”我:“赔?我救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感谢法轮功,人命值多少钱?”期间,我劝他们(他们几乎都明白)三退保平安,有暗暗答应的,也有不敢面对的,最后报警了。

你说这邪恶展板两边都是道路,好多个保安开着旅游点的敞篷车来回溜达,人流车流熙熙攘攘,五面都是眼睛(旁边二十多米高处楼顶有多人施工),我在这里叮叮咚咚鼓弄了三个小时,怎么无人制止我呢?这不就是师父在安排吗?有师父在,我还怕报警吗?

我進了派出所。進门我就找机会劝三退,和他们唠嗑就是讲真相。警察都叫我大姨。不时,还有警察帮助我讲:“有些事你不信吧,它还真灵……”。师父安排的真好,一会儿就退好几个。一时他们七、八个人去里屋看电视了,我来这就是讲真相救人的,就也想進里屋,我跨着门槛。负责的警察说:“别進来呀,外屋坐着去。”我想师父告诉不能听他们的,再说我想到大法弟子的尊严(无理虐待,我不接受)。于是他说几次甚至吓唬我,我就是不收回腿。后来他软了说:“我求求你,求你了行不?”我笑了说:“行!”我收回了腿。七、八个人哄堂大笑起来。可能那屋不让外人進吧。警察竖起大拇指说:“我服了,我服你了!!这老太太!”警察和我说:“你教我们炼功吧。”我就炼了五套功法给他们看。他们说:“你喊一句话,就让你走。”(我不等他说完)就说:“好,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说:“这老太太,哈哈哈。”他们查我家人电话(想让家人赔钱),怎么也打不通。他们问我经过,我事先告诉:我不签字。他们就写上拒签。警察:“你是为救人这我们能理解,可破坏公物得赔啊。”我义正词严的说:“人命关天,我救人了,你们得谢谢法轮功!就算那牌子值一百万,那大马路和娱乐场天天车水马龙,我救多少人命值多少钱?”中午,他们给我端来了饭菜,还加了勺子肉,我说:“谢谢你们,我没带钱,不吃。”他们说:“不要钱。”我说:“你不要钱,我不可以不给钱。”我是感恩师尊:考验着弟子,也在令他们善待大法弟子,是在救他们。没有师父的安排,他们不会这样做的。他们前些日子抓的大法弟子还在被迫害中,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呢。我愿大法的慈悲伟大,圣洁美好而造就的大法弟子的优秀品格与情操通过我的修为展现给他们。所见到的警察除走了两个,其余都劝三退了。

他们带我去医院体检了。我见医生就劝三退,所有警察都不真拦我。進了拘留所我见警察就劝三退,他们笑着,也不拦我,还说:“吓得(警察)吱吱跑。”拘留所再次“体检”后,下午三点吧,劝退二十一个警察、保安等。出了拘留所,我说:我回家。他们问了我从哪地方下车,到地方我下车,他们走了。

下车后我想:没钱,打车回家吧。可是的士不拉我,“摩的”也不拉我,那是让我走吧,走能讲真相救人,也不错。没走多远,一辆轿车在我旁边停下,我孩子下班路过我身旁!神奇吗?丝毫不差。感恩师尊!感恩师尊!感恩师尊啊!!

师父说:“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4]师父不承认迫害,就说明法中没有迫害。那么我们是在法中修炼,就不会真的被迫害。除非我们自己没在法中修,脱离法了,脱离师父的保护了,那是自己出问题,那是自己的事了。我对大法修炼充满信心,深信“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的法理即将实现,就差大法弟子的提高了!

我坚信有师有法,我就定能跟师父回到美好的家园!我会努力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永远感恩师尊,叩首!再叩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问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