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屡遭迫害 山东92岁季姜氏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九十二岁的老人季姜氏,家住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兰山办事处庙上村,老人自己没有修炼法轮功,但她的退伍军人儿子季中胜是法轮大法修炼者。

季中胜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长时间,他在潜艇部队服役十六年,在艰苦的工作环境中落下的所有疾病:白细胞减少症、胃病、关节炎、血色素低等全都好了,身体健康,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二十岁。

季中胜修炼法轮大法后,对母亲更加孝顺,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给母亲的零用钱母亲长年都用不完。每逢节假日、休息日,季中胜就回家看望母亲,给母亲洗头洗脚,缺什么就给买什么,从不与哥嫂们计较,是庄邻们公认的大孝子。

儿子身上的变化,让季姜氏老人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但自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老人的儿子季中胜也未能幸免。十六年中,季中胜被非法绑架关押四次,送洗脑班强制转化三次,被抄家、骚扰三次,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两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季中胜受到各种酷刑折磨,被双脚铐上铐后,双手再抱一只腿铐上(大刑抱镣),使人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直立行走,无法吃饭、大小便等。在洗脑班被毒打,长时间不让睡觉,逼坐小板凳。水中加芥末油往脸上喷,不让洗澡,致使他牙齿松动脱落,头发变白。

季姜氏老人说:“我就是想不通,一个叫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功法,一个能使人道德品质提升、身体健康的好功法,怎么反而遭到疯狂的诬蔑和迫害呢?我也是一个年龄不小的人了,经历了好多事故的人,没见过有这样的国家领导人,如此残酷的对待他自己的公民。”

二零一五年八月一日,季姜氏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书,控告原中共党魁江泽民一手挑起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要求将其绳之以法。控告书已被两最高院签收。

以下是季姜氏老人在控告书中陈述的事实与理由。

我虽然没修炼法轮大法,但从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儿子季中胜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我儿子没修炼法轮大法前,在潜艇部队服役十六年,在艰苦的工作环境中,把身体搞垮了,身体落下了好多种疾病,如白细胞减少症、胃病、关节炎、血色素低,整天四肢无力。身体抵抗力非常差,一有气候变化,就容易感冒;一到阴天下雨,关节痛的晚上都不能睡觉;还经常拉肚子。因此经常住院挂吊瓶,常年离不开药。自从他修炼法轮大法后,你说神奇不神奇,他所有的病一下子全好了。我儿子从一九九六年四月修炼法轮大法后,直到今天没到医院看过一次病,也没再吃过一粒药,身体非常健康,从表面上看比实际年龄年轻二十岁。

他修炼法轮大法后,也变的对我更加孝顺,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他住在市内,每逢节假日、休息日就回家看望我,我缺什么就给我买什么,而且从不与哥嫂们计较,他给我的零花钱我长年都用不完。现在孩子们轮流给我做饭照顾我。轮到他时,还给我洗头、洗脚,是庄邻们公认的大孝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江泽民以一己之私,凌驾于宪法之上,发动了对亿万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残酷打压,我儿子也未能幸免。我就是想不通,一个叫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功法,一个能使人道德品质提升、身体健康的好功法,怎么反而遭到疯狂的诬蔑和迫害呢?我也是一个年龄不小的人了,经历了好多事故的人,没见过有这样的国家领导人,如此残酷的对待他自己的公民。

我听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信仰自由。那为什么他们的信仰就不自由了呢?

自从开始对法轮大法打压后,我儿子在精神上和肉体上都遭到了很大的迫害。我在精神上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因为母子连心嘛,我整天为他担心受怕。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我儿子为给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依法去北京上访。回来后就被非法拘禁,不让回家,在他单位(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被限制人身自由多日。我儿子回家后又在他的楼道口设岗监视他很长时间。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610”(非法组织)办公室指示我儿子单位领导冯宝运、贾风华等及我儿媳庞宗芹(他们在高压及谎言的欺骗下,干了很多助纣为虐的事,他们也是受害者),阴谋将我儿子骗到临沂市“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致使他流离失所两年。由于长时间得不到儿子的音信,我经常担惊害怕,常常是以泪洗面,致使我的视力体力严重下降。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我儿子因散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在兰山区小城后村被恶人构陷,被临沂市兰山区大岭派出所与红卜寺派出所所长赵立洪绑架到临沂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八天后,又转到临沂市洗脑班继续迫害近两个月。在看守所被双脚铐上铐后,双手再抱一只腿铐上(大刑抱镣),使人不能站、不能坐、不能直立行走,无法吃饭、大小便等。在洗脑班长时间不让睡觉,逼坐小板凳。水中加芥末油往脸上喷,不让洗澡。因我儿子不转化惨遭保安人员拳打脚踢。强迫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假新闻、假材料。致使他受到严重伤害:视力下降,牙龈出血,牙齿松动、脱落,头发变白。(临沂市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有苏伟、陈军等)。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临沂市兰山区沂州路派出所警察又把我儿子季中胜绑架到临沂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强迫他放弃法轮大法修炼,把他单独关在一个装有防盗网,摄像头的房间里,除大便外,不许出门,不开门窗。洗脑班里的工作人员,有一个叫苏伟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残忍恶毒。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临沂市兰山区“610”办公室有个姓韩的,人称他为主任,伙同兰山区“610”办公室其他人员,叫一个姓杨的骗开我儿子的家门,强行入室、非法搜查、骚扰。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九日,临沂市兰山区“610”办公室不法人员:一个姓韩的和一个叫许杰的带队,伙同原临沂市兰山区北园路派出所的警察强行把我儿子非法绑架到山东省章丘劳教所省洗脑班,迫害五十天。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晚十点多钟,临沂市兰山区“610”办公室不法人员伙同庙上工贸开发区人员,非法强行侵入我的住房,非法搜查。谎称查租房的,那为什么邻居家里,他们就没去查呢?这事我村村长杨素华知道。我因此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好长时间心跳都不正常。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三十分,临沂市兰山区“610”不法人员,一个姓韩的主任,和一个姓夏的,伙同我儿子单位办公室主任张守金,分管办公室的单位领导徐天宇,以欺骗为手段非法侵入我儿子家骚扰。他们就是这样不断的对我儿子进行非法残酷迫害。

江泽民践踏了法律,泯灭了人性,不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犯下了滔天大罪,而且在它的胁迫下,在它的谎言下,有很多人也跟着犯了罪。如本地的“610”成员、公安人员、儿子单位人员等,也参与了对我儿子的迫害,实际上他们也是受害者。当法律公正,正义回到中华大地的时候,他们能逃脱了责任吗?

江泽民是迫害我儿子及千千万万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元凶,我先起诉它,将它绳之以法。还大法师父的一个清白,还法轮大法一个公道,还我儿子一个信仰自由的权利。还中华大地平安吉祥。其它迫害我儿子的组织机构及个人我暂不起诉,给他们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如能悬崖勒马,弃恶从善,也许能有一个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