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走向神遇到的三个基本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在此,我和大家分享多年的修炼体会,以促進共同提高,共同完成好救人的历史使命!

在我的实修过程中,一开始要过的最大的关就是情关。我先谈谈男女之情。男性和女性在人类这层空间情感上的表现是有差异的。男性整体上比较独立,色和欲是一大关。如何看透色与欲背后那些毁人修行的魔性物质就非常关键,这必须要在学法中提高认识。而对女性而言,情色更偏重于一种情感依赖。女性普遍需要在情感上寻求依托,精神上不够独立。如何不被情所带动,牵制,根本上是要看透情爱的虚幻性。世间的情爱为何伤人,那是因为本质上情这个东西是为私的,是最不可靠,最变化莫测的,背后都是业力轮报,讨债的讨债,报恩的报恩,缘尽缘散。那么作为修炼人来讲,再难我们也是有法做标准的,在法上靠坚定的意志排斥它,师父就会在另外空间帮我们拿掉这些物质。

古人修炼:第一步就是出家,断绝世缘,也就是断情;第二步就是断色欲,这个不断就修不上去,高层次法根本不会给你展现;第三步就是断我执,自我不放下,容易自心生魔,一毁到底,根本修不成。大法弟子虽然修炼方式是在世俗中修,但标准更高,所以,修炼的严肃性还体现在:修炼者动心动情即是执着,瞬间就坠入三界内的业力轮报中,受三界法理的制约,身心便会处在痛苦中。很多时候在情感的漩涡中不能自拔,除了思想业和魔的干扰外,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把自己的位置摆低了,当作常人了,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

还有一个难过的情关,那就是亲情。从生下来就泡在亲情的温暖中成长,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父母之间的因果业报也在不断的展现,无论是爱与恨那也都是情的作用下在彼此还业。众生都是为法而来,但不都是来起正面作用的,也有不少是起负面作用来考验我们对法的坚定。我们那些不修炼的父母子女,他们的角色扮演早已是安排好了的,如何突破亲情的干扰,并救度他们,是每一位大法弟子必须面对的。在我心中,师父就是我的父亲和老师,是我最亲的人。我的家人,不修炼的都是与我缘份最大的众生,修炼的就是同修。彼此位置都摆对了,看似难过的关,也就能过得去。

在我的婚姻问题上,家人不能理解为何我不想结婚。他们会感到有社会压力,刚开始为这事也经常的争论,各谈各的理。最后,我用理性平和的态度为这事画了个句号。我和我的父母说:“佛教修炼是出家断绝世缘的,是无法在您身边照顾您,为您养老送终的,而我们这一法门是在世俗中修炼的,可以兼顾到人中孝敬父母的责任,你们是托了大法的福的。父母都希望子女过的幸福,而我最大的幸福是在大法中修炼,学法是我最大的乐趣。”常人遇到困难会去问父母,而我会想师父是怎么说的,我会去学法,而大法是无所不能的,在法上,有师父的加持那关就能过得去。从那以后,父母也都想开了,不过问我的个人婚姻问题。

随着修炼的提高,情的看淡,就突显出了第二大难关,那就是:自我,也就是证实自我。师父的法中,为何把无私无我,放在先他后我的前面?我的理解是:放不下私和自我,就很难第一念想到别人,特别是在放松的情况下,那第一念必然还是自我与自我的标准。

旧势力为何干扰了正法,给我们制造了那么大的魔难?不就是因为执着自我所在境界对正法的认知嘛!所以,自我不放下,修来修去也无法脱离旧宇宙的理。更严重的是,自我的魔障会不知不觉的把自己摆高了,遇到魔难过不去时,还可能会怀疑大法和师父的能力,那么这个信的根基动摇了,也就麻烦大了。

我是个主意识强但又非常自我的人,所以在自我这个关上,可以说过的是跌跌爬爬。直到最近和一同修交流后,发现自己在观念上有个误区,导致自我一直很难根除,这个观念就是:错把强势当正念。说话有气势,有气场那是党文化,那个气也不是功呀!修炼人没有气,只有功。正念是神念,是慈悲,是纯善,威力无比!慈悲心一出,所在空间场里一切邪恶瞬间解体,灰飞烟灭。看似平静祥和的话语,句句都是功力的体现;而强势是攻击性,是指责与批评,是魔性,是恶。在同修那里我看到了差距,同修只会去“善意的提醒”,而我修了那么多年,居然有颗心还在恶中。认识到这里,顿时,自大的心解体了,自我趴下了。

很多情关过的不彻底,反反复复,藕断丝连的,也是因为自我求名心的作怪,这是根子上的问题。在我的实修过程中,我反思了我的情感动机,发现自己对于情感上的追求是源于征服欲,这个征服欲就是证明自己能够得到对方的喜爱,一旦满足这个欲望,对这个人就不那么感兴趣了。那么,对于某一特定的关系一旦看清楚本质的危害性是很快就能断掉的,但是由于情欲的根子在自我,所以,自我不修去,情色欲还会卷土重来。还有情感受挫的时候,若是自尊心被伤害大于对对方的情感,那根子还是在自我。对他人的掌控欲也是源于要满足自我的安全感。很多时候和一个人产生感情并非是对方多好,而是当下自己需要。也就是说,一切感情除了背后的因果业债外,全部都是以自我的需要开始,这个需要是根据自己心的变化而变化的。那么,了解到一切问题的根源源于自我的欲望,也就知道该从哪里着手去突破了。

当自我放下很多时,我又发现还有众多观念的阻挡。情是被自我包含着,而自我包含在观念中。观念是人为了生存和维护自身利益而形成的思想。你对,他错,那都是常人在看待世间的表象问题,修炼人如果也争论对错,那也是没跳出常人的理。

高层次修炼讲无为,世间一切皆因果,根本就是不能管,常人的一生都是神的安排,我们一动念就是执着,管了很可能就干扰破坏了神的安排,就造业掉层次。在过关中,我发现如果我没那个执着,别人攻击我,感觉就象风吹过一样,身心是通透的,因为一切的攻击没有落脚点;但如果有那个观念,自我,情的执着,就会不同程度的感觉不舒服,难过。但一定要清楚,那个难过是执着心在难过,因为它被触动了,所以我所理解向内找是法宝,他就象是个连接宇宙特性的开关一样,直通天顶,是佛性的体现。

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中说:“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过去一些人讲修炼不上来,怎么能修炼上来呢?因为这是一个最大的障碍,谁都不愿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觉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还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对,真的很难做到的。如果谁能做到,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

师父就要我们那颗时时“向内找”永远向善的心。在我们忍痛坚定向内找的时候,他实实在在的在灭我们的魔性,无论有多么难过,我们必须加持法宝的威力,使他彻底的铲除邪魔。若觉得力不从心,一定要请师父加持。

“妒嫉”心的涵义我原来一直没搞清楚。在人的知识中学到妒嫉的含义:是指我们看不上的人,突然比我们好了,心理不平衡所产生的情绪。可是我们会觉得,那个人也没比我强呀,我也没有心里不平衡为啥还是妒嫉?后来在实修中我悟到:是因为妒嫉本身就是恶者境界中的状态,所有与恶有关的状态基本上都是与妒嫉有关联的。表面职业地位,那是德和业多少的体现,并不完全代表生命心性的位置。

人无完人,那么看不起别人,是因为自己心的容量小,承载力不够,其背后因素是自我的标准和自大的心。自我的标准能是宇宙的标准吗?这不就是恶嘛!是恶,心就在不平衡,不平静中,一旦这个人命中有某方面的福份超过了我们,或者他命里有的,我们没有,妒嫉心就显出来了。师父的法是永远悟不完,学不够的,层层都有法,就看用不用心学和实修了。只有实修才能得法,高层次上的法理才会不断为我们展现。

修炼是幸福的。我们得法了,有师父管了,而真正达到身、心、脑的轻松,那必须是要在实修中放下执着。当常人占我便宜,自私自利时,我想到的是,因为他们在迷中,内心是苦的,所以要在生活中占到便宜,获得些甜头来安慰补偿自己的失落,而大法弟子无论表面上多么辛苦,困难,可内心是甜的,因为我们得的是宇宙大法,是师尊的孩子,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内心是充盈和丰盛的。当别人对我不好时,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有需要被尊重的求名心和委屈心,对方是来帮我提高,转化业力和长功的,我在心里默默的谢谢了他。

我所在层次理解的善就是:付出,担当与责任。若同修们有出现精神上在苦熬的状态,一定要找找根源,因为牵扯到修炼中根本执着和不实修的两大问题。根本执着就是在人中抱着什么观念入大法门的。不实修:就是固守着自我最本质的利益不能触碰。表面上,三件事可能都在做,但心不在法上或者很少在法上,习惯性的用法理去指导和对照他人,帮他人修,自己实修的少。那么,心在人中多的时候那当然是苦了,压力也会大,就出现苦熬的消沉状态,自身不能超脱凡尘俗事的干扰,心就累。这两个问题直接关系修炼的实质问题——是否在法上认识法。而修炼的精進就是体现在一思一念中。

思念上,精神上能否牢记自己的大法弟子身份和救人使命。具体事情上,过关中,能否在法上思考辨别,用法中修出的智慧去处理问题,指导生活,不在法上认识法,是做不到实修精進的。

还有两个观念上的问题,一个观念是风吹了会感冒,吃什么是食补,喝什么能健康,什么热性体质,凉性体质等等,这些事情虽小但很顽固,可是也反映了一个大问题,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人,都是常人的生活观念,我们的功中涵盖了宇宙中所有的物质元素,我们还能缺什么?不就缺那个心性不到位吗?对大法弟子来说,我们思考的永远是:这事符不符合法!

另一个就是爱听顺耳的话,渴望被认同,为了能被认同,同修之间彼此也在争论对错,这也是求名心。我的求名心也挺重,一直也在去。我知道只有观念的转变,才能真正在这个问题上提高。我悟到:常人认可我们,是因为我们说的话符合了他们的观念,他认同的其实并非是我们,而是观念。同修认同我们,那是因为我们说的话符合了法,本质上是认同法。那么认同不认同我们人这个物质载体重要吗?我们来到人中,不过是为了完成使命就回去了,这些虚名要它有什么用?就象那些小能小术一样,不过是为了在人中显耀,还助长了人的执着心。

在世俗中修炼,救人是苦,是难。但是我们有师父有法,这是我们生命存在最根本的荣耀!在考验中,过关中,魔难中,为何我们的意志打不垮,压不倒,那是因为我们珍惜师尊为我们的付出与承受,正如师尊珍惜我们一样。那是世间一切荣华富贵不可相比的恩义,那是宇宙中一切邪恶无法撼动的正信,那是弟子们心系师父与使命的真念。

正法修炼是根据师父的需要与标准不断变动的,跟得上正法進程就是能理解师父的需要,眼下的诉江大潮就是如此。师父说:“正法中哪,有个理──我要怎么处理,都是正的。你们记住师父说的这句话:我要怎么处理都是正的,被处理的都是错的。(鼓掌)因为那是宇宙的选择,是未来的选择。”(《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望同修们都能背下这段法,在关难中想到法,请求师父的加持,不要气馁,这也是信师信法的体现。大法弟子与师父同在,与正法同在,信师信法是我们能完成使命,归位,大圆满的根本的保证。

以上是个人所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