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在呼兰监狱遭十二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李建国,男,今年五十岁,家住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康金镇。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到附近许堡乡去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派出所十多个警察手拿电棍、棒子,把李建国等一行八人绑架到派出所。

呼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姜继民指使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常江海、陈兆林、王可达、徐汉斌、颜庭辉等迫害李建国。遭受九个多月的残酷折磨后,李建国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于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五日送进呼兰监狱继续迫害,当时李建国才三十八岁。

下面是十二年中李建国遭到的残酷迫害:

一、在呼兰看守所遭受毒打、推、掰、撅、开飞机等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示意图:“开飞机”
中共酷刑示意图:“开飞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李建国被非法关押在呼兰区看守所,被超强度奴役劳动糊火柴盒给看守所赚钱,每天从早上六点一直干到晚上十一点,别人睡觉了,李建国被强迫值两个小时夜班。狱警唆使犯人柳河臣、宫秋雨等毒打李建国,两个犯人按住他的胳膊,两个犯人按住他的腿、脚,一个犯人在他的前胸上踩、蹦,同时还用推、掰、撅、开飞机等酷刑折磨他,犯人揪住他的头发往墙上撞。他的身上到处是伤,胸部疼的不敢直腰,呼兰看守所还纵容犯人逼他向家里要钱,不让吃饱饭、不让睡觉的方式进行折磨。每天三顿都是很稀的、能数出饭粒儿的大碴粥。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当时呼兰区看守所所长是赵连贵,自称“我就是这里的皇帝”,此人折磨人的手段极其残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赵连贵丧失人性的加进大量的盐给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进行摧残。其中五十四岁的张学文被赵连贵、王玉伙同王建新等人强行灌食迫害,张学文被铐在铁椅子上,多人按着强行撬开嘴插管灌食玉米面糊和浓盐水等。张学文的假牙和原有的剩牙全部被撬得脱落。灌完食后将张学文铐上双手扔到水泥地上。张学文被迫害得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可赵连贵既不让家人与他见面,也不让他到医院治疗,每天只是躺在看守所的木板上无人过问。没有经过任何正常法律程序,在呼兰区看守所宣布判张学文五年徒刑。二零零三年八月初在呼兰监狱拒收的情况下,硬是把生命垂危的张学文抬到呼兰监狱继续迫害,几天后于二零零三年八月七日张文学在呼兰监狱含冤离世。

善恶有报,没过几天赵连贵就遭到恶报被判刑五年入狱;随后妻子恶报身亡(妻子在看守所里高价卖货给犯人,并且在看守所还烧毁过大法书籍);赵连贵夫妇的恶行殃及其女儿离婚、精神失常。

二、在呼兰监狱集训队三个月的摧残

1、体罚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五日李建国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刚到那里就逼迫他背报告词,体罚他站三天三夜。

2、限制上厕所折磨

监狱限制上厕所的次数,五个多小时才让上厕所,上厕所时监狱让犯人看着,数六十个数就必须站起来,(大便根本就上不完,有时小便时间都不够用)即使上不完,还没站起来就会被强行拖出,每次大便只给十公分大小的一小块纸。

3、逼迫人超强度劳动,有的被逼上吊

开始时被强迫剥大蒜皮儿,两人十分钟必须剥一盆,剥不完监狱就唆使犯人用小白龙管子里面灌上沙子打脑袋。一次李建国干得慢了,犯人何岩打他的时候,他用手一搪,手竟然划了一个大口子,头也被打破了。每天下午六点虽然收工了,但狱警还强迫大家把大蒜拿到监舍继续剥到十一点半。现在集训队强迫编垫子超过人的承受力,编不完狱警就指使犯人用绳子编的鞭子抽打,有个犯人实在承受不住被逼的上吊了。之后集训队在收工时,怕有人承受不住用衣服上吊,就不允许犯人穿衣服(都光着身子,只穿内裤)。

4、剥夺睡眠消磨人的意志

干活干到半夜十一点半,然后强制背58条监规,背到半夜一点半才让休息,早上五点起床,每天都是这样,精神都快崩溃了。一次,狱警裴晓东讲课,李建国困的实在受不了,睡着了,六号屋的狱警尤仲明对他拳打脚踢,拿起一米多长、十五公分宽的板凳暴打他。虽然遭到这一番毒打,可他的大脑还是没有清醒,仍然处于迷糊的状态,因为他实在是太困了,之后又用开飞机的酷刑折磨他。

5、不让吃饱饭

当时监狱每天吃的是粘牙的黑馒头,盐水煮白菜,可就是这样的饭也不让吃饱。开饭时所有被关押的人两臂持平围着餐桌站好,拿起馒头刚咬两口,犯人的头儿就喊:起立,这时就必须得忍受着饥饿,回到车间继续强迫干活。

6、变换各种招数折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白天不干活时,让所有被关押的人到操场上暴晒,一动不能动。当时是三伏天、零上三十多度,热的让人难以承受。一次,李建国摸了一下脸,狱警就用蹲刑折磨他,一条腿半跪,另一条腿半蹲,一动不能动的蹲了四十五分钟。他头晕目眩,浑身无力,腿疼的不敢走路。一次狱警逼迫木兰县六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安彦荣写违背良心、污蔑大法的话,安彦荣说他不识字,半夜时狱警伙同犯人用被子把他蒙住毒打(怕毒打声被人听见)。

7、人格的羞辱使人失去尊严

七个人挤睡在两张单人床上,队里的三百多人,都被限制洗漱、洗衣服。李建国从七月二十五日到十一月二十一日,将近三个月,期间只被允许洗了三回脸。李建国一直被迫坐在冰凉潮湿的地砖上干活,大便时只给一小块纸根本擦不净。长时间不让洗衣服,不让洗澡,所有被子都发霉发臭,床铺上、地上到处都爬满了虱子,大多数犯人身上都长了疥疮。狱警让三百多犯人每人抓两个虱子放到玻璃瓶子里,逼迫“不听话”的犯人吃。

三、在五监区熬过十一个春秋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李建国被转到了五监区。刚到的第一天被非法搜身,然后被关到犯人装行李的小屋子里,逼他坐“掌上板凳”(象手掌那么大的特制小凳子,是专门用于折磨人的一种特制刑具)进行折磨、殴打。每天从早上坐到晚上九点多,一坐就是两个来月。不允许他与任何人接触、说话。那时王斌是队里的中队长,他心狠手辣折磨、迫害善良的修炼人。

王斌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孙绍民和路兰方。让孙绍民坐掌上板凳,七个犯人轮流日夜看着、不让睡觉,只要一合眼就扒拉他。还被强迫坐老虎凳、被往鼻子里灌辣椒水、用塑料袋套脑袋、残忍的推、掰、撅等多种方式没日没夜的折磨,逼迫他写“三书”。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路兰方被扒光衣服、“开飞机”等酷刑折磨。

现被非法关押在六监区的肖志刚,二零一三年在集训队时,被狱警吊在两张床中间殴打;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的张文龙,被迫害的已经精神恍惚、不认识人。

李建国在黑暗的人间地狱里苦苦的煎熬了漫长的十一个春秋,终于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回到家中。

四、监狱在生活上的迫害

1、伙食极差

每天都是盐水煮白菜、萝卜,没有油,没有任何味道。一周偶尔有两顿改善,一周二十一顿饭只有两顿能吃的,其它十九顿都是难以下咽的盐水汤。监狱每年说杀了多少猪,可是菜里很少看到肉,很多犯人在车间里看到整车的猪被拉走。

没有吃饭的地方,每天只能把饭打到车间,车间里都在做服装灰尘特别大,每天吸入大量的粉尘,吃饭时又吃进大量灰尘,很多人都患有肺结核。

2、高昂的物价,榨取犯人钱财

监狱里每天提供的都是盐水煮菜叶,实在难以下咽,吃一段时间就会胃酸、恶心,为了活命被关人员不得不买那里的高价食品。监狱里的物品比外面正常价格超过很多倍,这里列举部分常用物品价格:狱警卖军工酒,五十元一袋,过年时达到一百至一百五十元;尖椒一元钱一个;黄瓜三元一根;干豆腐一元钱一张;鸡蛋两元一个;白面十元一斤;挂面八到十元一扎;五花猪肉二十五元一斤;肘子五十五元一个。家属接见合餐两百二十二元一顿饭,其中包括:饺子十个左右;一条鱼半斤左右;红肠十片左右;白菜木耳半碗左右;鸭肉十块左右。

3、卫生条件极差

五监区夏天洗漱水总是供不上,三楼、四楼根本就上不去水,这种情况持续五、六年了,现在仍然没有解决。被关在五监区的人今年一年之中只洗了两次澡,被关押的人每月还被强行扣两元洗澡费。

4、小号环境更糟糕

所谓“不听话”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关到小号和严管队迫害,强迫穿无数个人穿过的破衣服,又脏又臭带有病菌;每天只给两个象大纽扣一般大小的馒头;喝的水是便器里的水。

5、作秀迷惑视听

一次,狱警把犯人家属带到卫生科小饭厅,桌上摆了好几道菜,还有米饭,说是犯人的伙食,实际上监区里犯人吃的仍然是盐水煮白菜和馒头。

监狱里对人性的摧残达到极致,人人都在遭受折磨,意志薄弱一点的就会精神崩溃。然而那些酷爱折磨人的狱警却对外把这里描绘成幸福的家园,说监狱的生活丰富多彩。当电视台采访时,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犯人梁海涛竟被杜撰成:监狱把他教的会画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