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柳暗花明

与过病业关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师尊讲:“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1]“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2]

我们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走向神的生命,就是要经历生与死的考验。迫害发生后能放下生死走出来证实法的大法弟子,过病业关的就少,(我是指那种大的生死考验的病业关)。当然也不完全是这样,还有自身携带业力的大小因素存在,以及修炼的路走不正时,旧势力的干扰、迫害等等因素的存在。

我觉得过病业关的同修要能把自己的生死存留全部都交给师父,生也行,死也行,就师父说了算了。也不要抱着求师父想活下来的想法,这个想法就是放不下那个病的表现啦。放不下那个病,你不就是个人吗?人就是存在生、老、病、死的。如果有去医院的想法,那不是对师尊的不信任吗?你就堂堂正正的、力所能及的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并问一下自己,为什么想要活下来呢?真的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吗?是不是还有怕死的人心呢?只有人才把人这个空间看重,神绝不会看重人世间的生与死,因为他明白,人死了只不过是脱掉一件衣服而已吗?有什么可怕的呢?只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难,而且你要真的站在法上了,看谁敢来动你,病业的假相也就烟消云散了。

谈到放下生死,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反迫害时,有的同修就采取绝食的形式反迫害,那真是放下生死了。

二零零零年冬天,我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的朝阳看守所,同修们商量决定利用绝食反迫害。当时我的心性还没达到标准,但为了配合整体,我也不吃不喝了,当时正好是来月经,平时来月经总是口渴,要喝很多水。这颗人心导致我绝食后口渴得嘴唇起皮、舌头发硬,恍恍惚惚中看见眼前都是各种水果、饮料在移动。绝食第三天早上,警察让我们三点多就起床了,让我们排队往出走,我刚站起来,眼前一黑就没有意识了,等恢复意识时,已经站在监室的外走廊上了,同修扶着我,塞到我手里一块馒头,让我上车后吃了它,上车后刚坐下,我就把那块馒头塞入口中,马上就过来一个警察,照我脑门就是一猛掌,我的头被打得“嗡”的一下,馒头也没吃下去,掉到了地上。他说,你等着,一会儿在路上就把你拉下车活埋了,昨天我们已经活埋了二、三个了。我听了之后想,活埋就活埋吧,这些坏人是什么坏事都能做得出来的,活埋了我也是大法弟子了。那时不知道什么是正念,也可能我的这个想法就是正念吧,我放下了对死的恐惧。心里非常坦然,连死都不怕,也就没有怕的东西了。立刻我也不渴了,我也不饿了。浑身暖融融的,身体感觉非常舒服。用语言都无法形容当时那美妙的感觉。放下了生死,生死也就远离了你。

第二次绝食是在二零零一年的过年前几天,我被绑架到洗脑班,進去后看到很多同修都被抓進来了,我带头绝食并与同修们交流,这样很多同修都开始绝食。警察发现是我鼓动大家绝食的,就把我调换了一个房间。结果这个房间的同修也开始绝食了,没有办法他们只好让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这次绝食没有不适的感觉,口中总有甜水往出淌,总得咽口水,还正常去厕所排尿。警察都觉得奇怪,不吃不喝的还象正常人一样的排泄。更神奇的是,到绝食的第四、五天时,有医院的医生来给我们检查身体,结果一切正常,只是体重减轻了,他们说真是不可思议。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让世人看到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美好。绝食的第六天中午,也就是大年三十那天中午,所有大法弟子被全部释放。

这次绝食后,我悟到,是真正放下生死了,才出现了这个神奇的状态。一点体会,希望能对病业中的同修有所帮助。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