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母亲同修的过程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六日】母亲同修去世了,对当地讲真相环境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同时也给我们每个与之经常接触的同修留下了反思与教训。回想自己当初之所以走入修炼,从表面上看,的确是因为母亲在大法中的辛勤付出,使我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明白了大法真相后,而毅然走入修炼之路的。

是啊,母亲同修在世时,的确付出很大,经常不分昼夜的打印真相资料和大法书籍。她曾对我自豪的说她做的真相小册子,众生都很喜欢看。但她把做事当成了修炼,而忽略了修心性,忽略了向内找。平常的小关、小难都没过去。关难越滚越大,最后很难过去。而导致出现脑血栓状态,在床上瘫痪两年,主意识比较弱,有时主意识不清,而后去世。

整整两年的时间,我照看母亲同修直至她去世,虽然自己付出了一定的辛苦,觉得苦也好、累也罢,但我觉得母亲同修更苦更累。虽然她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没有做到及时否定,失去了肉身。当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事已至此,无可挽回。同时我悟到,我们的师尊是利用了旧势力的这种安排成全了真修的大法弟子。

学法小组要形成向内找的整体修炼环境

我记得在回家照顾母亲同修时,当地的学法小组成员集体学法时,由于母亲同修学法状态不好,影响了集体学法,其他同修就都对母亲同修埋怨、指责、满脸不满的表情。而不是向内找自己。当时,我就说了一句话:“咱们是不是向内找一找自己。”这时,大家突然如梦初醒般的认识到自己应该向内找一找自己了。

母亲同修在世时,我发现她心里的一些执着心从不往外露,而是掩盖着;使旁边的人无法帮助她。而她自己又没有改变自己的意思。例如:有时我做了饭,碰上她喜欢吃的,就吃很多。碰上不喜欢吃的,就说自己不饿。如果做饭前问她喜欢吃什么?她却说:“我吃什么都行”。其实是隐藏着执着心。

在出现病业之前,有时我回家看望她,无意间听她说过,她有时出现感冒病业状态,就喝点感冒冲剂;咳嗽时就喝糖浆,还说糖浆不是药。而对外人却说自己从不吃药。我当时问她,喝完管用吗?她却说:“越喝越重。”我就同她切磋法理,她听着也明白,但是到关键时候,还是不行,以致出现脑血栓病业状后,被我弟弟(常人)先后三次送進医院治疗,以致第三次去医院后,输了七天液,没治好。医院说就这样了,不可逆转,回去吧,回家自己养着去吧。出院后回到家,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会自己吃饭了,只知道哼哼。

之后,我赶紧拽着她的胳膊开始每天炼功,看师父讲法录像,结果没过几天,就又会自己吃饭了,又开始背《洪吟三》了。从上面的例子可以分析出,她有一颗多么强烈的求名之心。

由于有这颗求名的心,从而掩盖了她的怕心、不信师信法的心等许多执着心。若她自己不说出来谁也不知道她还有多少执着心被掩盖着,只有她自己知道。表面上看,却表现的很精進,什么活动都参加,付出也很大。自己的工资也经常拿出来供给其它的资料点用。给别人的印象也很好。

后来我照顾她时,同当地其他同修经常集体学法,互相切磋向内找,在谈论关于资料点的钱如何严肃对待时,她自己才说出她曾经用同修赞助资料点的钱买了一辆自行车。还把自己的工资和同修赞助的资金混在一起用,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正如师父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所说:“有的大法弟子表面看什么大法活动都参加,挺好的,大家看着修炼还行,表面上看挺精進的,可是谁也不知道谁内心有什么执着过不去的心结甚至有多大,谁也不知道谁内心还有什么固执不放的东西,有多么难过,没有表露出来。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大法弟子是个严肃的修炼群体,旧势力会利用各种机会,给大法弟子制造麻烦,也会利用各种机会使一些大法弟子失去生命。”[1]

照顾母亲同修的过程,就是修炼自己的过程

我刚刚照顾病业中的母亲同修时,经常以帮助同修的身份自居,事事帮她找执着心。找到了,就给她指出来,过后她还那样,就又给她指出来,回头还那样。没完没了。于是,自己的不耐烦心、指责他人的心、看不起人的心、怨恨心等等心和魔性就全部暴露出来了。

有时自己在指责母亲同修时,指责来指责去,却发现将自己指责她的这些话用在自己身上最合适。自己方才悟道,还是虚心修自己吧。

有时和母亲同修一起学《转法轮》,母亲同修念的很慢,而且总是念错字或念错行,我就不耐烦了,总是埋怨她;越埋怨,她就越念不成句。这时自己就向内找,是自己的急躁脾气该去掉了。然后。母亲同修自然就念的好了。我们学法小组集体学法时,母亲同修又出现这种情况;大家都向内找,结果某某同修也是产生了急躁心,私心。等大家都找到后,母亲自然就念的很好了。

母亲同修经常是白天睡觉,晚上不睡觉,晚上我刚刚睡着觉,她就把我叫醒;有时大半夜把我叫起来帮她找手机。有时我睡得正香,她打电话把我吵醒,然后说师父的诗词哪句不明白了,帮她解释解释。而且每隔一个或两个小时,叫醒我一次;问她为什么这样。她也说不清楚。

刚开始时,我真是受不了,心性守不住,就对她发火。就想:我侍候你吃、侍候你喝,帮你一起学法、炼功;每天凌晨3点50分准点炼功,炼功前先帮她解小便、穿衣服,然后把她抱到床沿上,让她的两条腿垂下来,蹬着地,她有时坐不稳还向一边倒,很费劲。几乎是天天如此。而且自己每个月牺牲自己一半的上班时间,从300多里之遥的外地赶回来,一个月回来两次侍候她(我和弟弟各侍候一半),她却还这样对待我。心里不平衡。过后看师父的广州法会讲法录像后。明白了。这是在还业债。

但是总是这样,又觉得是旧势力的迫害,不承认,发正念清除。效果也不大。慢慢的母亲功也不炼了,除了能念《洪吟三》,其他大法书也看不了了。我就想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侍候来侍候去怎么也不见她有起色?母亲同修啥时候能站起来和我们一起出去救度众生啊?

后来通过学法明白了,是有求之心。就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可能大家听到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2]。自己如梦初醒,原来自己侍候母亲是为了让她站起来,就好象站不起就不愿意侍候。侍候她的条件是她必须得站起来。自己和大法要求的标准差的太远了。

后来我想:她若能站起来,早就站起来了,也不会拖到这种地步了。站起来也好,站不起来也好,也不是我们所决定的。我们只能起辅助作用。那我们就顺其自然吧。把母亲安顿好,照样可以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我们大法弟子就是应该做自己应该做的。你旧势力不是就想干扰我们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吗?我偏要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照顾母亲说不定时间还长着呢,不能总这样拖下去吧。

于是,我就和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的同修一起互相配合,出去面对面发神韵光盘,真相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或晚上我们整体配合贴真相条幅。我们出去讲真相母亲很支持我们。自己在家坐着念《洪吟三》,或睡觉、或发正念加持我们。有时还提醒我们:“你们好几天不出去救人了,快去吧。”有时我们讲完真相回到家,母亲也睡醒了。有时回到家,母亲正在自己叨咕话:“师父啊,赶快让她们回来吧,时间太长了,怎么还不回来啊,让她们平安回来吧。”有时去的地方比较远,去一天,就给母亲准备好中午的食物,倒一杯水,一盒点心放在她跟前。

有一次讲完真相回到家时,看到母亲将点心扔了一地,自己正在生闷气。说:“你们去这么长时间,就剩我一个人。”当我看到这些,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就赶紧象哄孩子一样对她说:“我们救度的人也有你的一份,也有你的功劳。”也就没事了。

就这样,每周和同修们出去一两次救人,其它时间做家务、照顾母亲、和母亲一起学法。晚上同修们一起学法、切磋。无论是严寒的冬天,还是炎热的夏天,一直坚持下来了。这样大家心性提高也很快。

我们提高的快,母亲的身体却每况愈下,后来眼睛也看不清了,每天就和她一起背《论语》、《洪吟三》,最后眼睛都看不见了。直到她生命的最后,她心里始终装着法。咽气时没有痛苦,安然离世。

母亲同修的肉身没了,她给我们留下了难忘的反思和教训。由于篇幅有限,就写到这里。

以上所写属个人现阶段层次所悟,层次有限,有何不妥,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